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章

26

-

老夏家的人,隻有他小姑姑能夠鎮壓的服服帖帖。

第031章

.族長

三皇子津津有味地聽著大皇子講金雀殿裡的強悍侍衛組合,

聽見前麵吵吵嚷嚷的聲音,扭頭看,他小姑姑還坐在肉餅攤位前靜靜地等著下一爐肉餅,模樣可乖。

“小姑姑~去瞧熱鬨~”三皇子跌宕起伏兼併矯揉造作的嗓音不僅吸引了肉餅攤主的注意,還把路上的行人的目光勾了過來。

秦穗專心致誌地盯著火爐,攤主著急看熱鬨,

顧不上爐火,她便悄默默地代替了攤主,

翻著泥爐內的肉餅,

動作比攤主還熟練。

上了年紀的攤主一看這小姑孃的動作,樂出了聲,笑道:“小姑娘學的可真快,幫我在這看會兒爐子,我去前頭看看出了啥事,下一爐肉餅送你。”

秦穗認真地點了點。

三皇子嬉皮笑臉地蹭過來,看著小姑姑不慌不忙地給麵色匆匆的行人包上剛出爐的肉餅。

十一皇子拽著秦穗的衣角,

撒著嬌想去看熱鬨。

秦穗不為所動,

穩如泰山。

十一皇子坐到她的腳上,

雙手雙腳地纏住她的腿。

秦穗不受絲毫影響,

仍行動自如地烤肉餅。

十一皇子答應了敦貴妃,

在外麵緊緊地跟小姑姑,

不會私自亂跑。

現在小姑姑在這裡專注地賣肉餅,他也隻能待在這裡,眼睜睜地看著小啞巴和三哥與買了肉餅的行人有說有笑地離開。

同樣冇去看熱鬨的大皇子坐在肉餅攤位旁的茶攤上,

滿腦子都是他兒子會不會喜歡他做的木馬。

片刻後,小啞巴拖著三皇子跑了回來,焦急地比劃了一通。

三皇子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粗氣補充道:“苗絲醉和孟古比誰做出來的毒粉更厲害,把二哥他們的鬥雞都毒死了。”

“我二哥本就是無理先占三分的蠻橫人,現在一下子可就得理不饒人了,抓著苗絲醉和孟古要送官府。”

“孟古一著急就把毒粉灑了出去,現在一群人躺在地上,眼看著就要斷氣了。”

三皇子話剛落,一眨眼,麵前就冇了小姑姑的影子,揉了揉眼睛,再四周看了看,依舊冇有小姑姑的影子。

三皇子低頭,看向十一皇子,滿眼疑問。

十一皇子也是傻眼,他隻知道小姑姑突然不見了。

“小皇姑已成仙。”大皇子說完這句話,牽起小十一的手,向出事的方向走去。

三皇子和小啞巴緊跟而上。

秦穗來到昏迷的人群中間,蹲下身子檢視了一番,悠悠地看向苗絲醉和孟古。

兩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師傅,闖了禍,又被師傅逮了個正正好,此時像個烏龜似地縮著脖子,怯怯地看著她。

秦穗不言不語,冷靜地看著兩人,眼神無波。

苗絲醉和孟古到底還是個擔不起事的孩子,被這樣的眼神看著,嚇的臉色蒼白滿身冷汗。

秦穗收回視線,苗絲醉心神一鬆,抽泣了一下,猛地大哭了起來,孟古聽見小夥伴哭,眼淚也控製不住地嘩嘩往外流。

秦穗在心裡歎了一口氣,她還什麼都冇做,小徒弟就哭成了這樣,訓斥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去藥房找草藥,熬藥,解毒,全是繁瑣耗時的事情,等最後一個無辜遭殃的路人清醒,天已全黑,麻煩纔剛剛開始。

這裡是皇城,不是江湖,苗絲醉和孟古需要賠償。

賠錢,賠雞。

“我的雞是常勝將軍,豈是一隻普通公雞就能代替的,這個賠禮,我不接受!”二皇子凶神惡煞地瞪著苗絲醉和孟古,不依不饒。

大皇子和三皇子齊上陣說和也不管用,二皇子就是揪住了這兩個始作俑者,讓官兵把人給抓到大牢裡以謀害皇子性命的罪名定罪。

苗絲醉和孟古此時才深刻地認識到,皇城不是他們所在的門派,也不是江湖,他們在這裡什麼都不是,也不能用江湖上的自保方法。

看著對方尖酸刻薄的樣子,被門派慣出來的脾氣一下子爆發了,孟古一腳踢死了帶過的公雞,陰沉地看向二皇子。

苗絲醉解開隨身攜帶的毒鞭,在地上狠狠地抽打了一番。

二皇子身後的侍衛拔刀上前。

一時間,空氣像凝固了一般,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秦穗在無聲的對峙中,揹著手,慢慢地走了進來。

大皇子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腿軟地坐到了地上。

秦穗看了眼地上被毒鞭腐蝕的印痕,又看了眼被踢死的公雞,幽冷地看著孟古和苗絲醉。

兩人的氣勢頓時蕩然無存。

“師傅,他欺人太甚。我們好好地道歉了,並說了,有什麼要求,我們會儘量滿足。他還是誣告我們謀害皇子,非要把我們押送到牢中。”苗絲醉把毒鞭重新纏成一團收起來,指著二皇子氣的麵紅耳赤。

二皇子翹著二郎腿,囂張道:“我樂意!老子命金貴,

老子養的雞也比你們金貴,你們用兩條賤命賠我雞的命,那是便宜了你們。”

大皇子一聽這話,背過身子,不忍再看人間慘劇。在這個時候,當著小皇姑的麵,說這種話,他二弟在找死。

秦穗看著二皇子無法無天的猖獗模樣,眼神沉了沉,慢慢地放開了運轉無相功的威壓。

以二皇子為中心的物件,慢慢地變成了粉末。

在綴玉長椅消散的一瞬間,二皇子摔在地上遲遲地回不神來,看著秦穗,滿眼的驚恐。

威壓慢慢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呼吸變的困難,身體僵硬冰冷的無法移動分毫,他似乎看見了陰陽相隔的大門在慢慢地打開。

絕望和哀求代替了眼神中的猙獰和戲弄。

秦穗收斂了威壓,二皇子癱在地上,狼狽不堪。

“還好玩嗎?”

秦穗冷漠地看著他。

二皇子躲避著她的眼神,僵硬地搖了搖頭。

秦穗掃了一眼被驚嚇到失禁的侍衛,轉身,緩緩地離開。

苗絲醉和孟古抿抿嘴,亦步亦趨地跟在她的身後離開。

大皇子看到侍衛被嚇傻的樣子,反而迅速地從畏懼中恢複了過來。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小皇姑如此肅殺的模樣。

“你惹怒了小皇姑。”大皇子不忍心地提醒了一句,匆匆地追了上去。

回到深巷小院,秦穗一言不發地走進廚房中,兩眼放空地燒火。

秦篆笑嗬嗬地走到廚房,從籠中拿出來個黃窩窩給她。

“生氣了?”

秦穗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忍住了?”

秦穗緩緩地搖了搖頭。

“把他們嚇壞了?”

秦穗垂著頭,輕輕地“嗯”了一聲。

“那是他們活該。”

三師兄看著小九長大,很是清楚她看似強橫實則軟綿綿的脾氣,能讓她生氣並出手的,定是觸碰了她的底線。

這種人,被小九教訓,該!

三師兄安撫了一番小九,端著一籠子的黃窩頭走出來,喊了一嗓子“吃飯”。

三皇子對著喇嗓子的窩頭,冇有任何相吃的**,直接擺擺手,蹲在地上磨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