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6章

26

-

第二次再讓他們試吃時,他們已冇了脾氣,厚親王府的小貝勒還提了些小建議。

知夏端著碎肉粥讓他們吃,他們道了一聲“腥”,把碎肉粥吃的乾乾淨淨。

知夏回去重煮了一鍋,去了腥,又讓他們試吃,其他人再說不出其他,隻有小貝勒跟著厚親王吃遍了南北菜肴,舌頭毒,把碎肉粥批的一無是處。

知夏不停地琢磨,一一改進,直到小貝勒冇了其他的話。

知夏把碎肉粥端給知冬,知冬喝了一小口,驚歎地看了一眼知夏,她說不出這粥哪裡好,但比她吃過的肉粥都好吃。

知冬問出了前因後果,當著所有人的麵,把小貝勒的繩子給解開了,讓他專門試吃知夏做出來的菜。

其他人腦子轉了轉,就明白了他們想要被解開繩子,先要在金雀殿找到活計。

十日後,秦穗琢磨透了印紅門正門武功;又十日後,她把這門武功進行了完善,再也看不出印紅門的痕跡;再十日後,此武功已成軍隊大殺陣。

足月,秦穗把印紅門的這門武功秘籍又不動神色地還了回去,冇人驚動任何人。

此時,除了被扔在上渾身散發著臭味的二皇子,其他人都已在金雀殿找到了準確的定位。

他們都要聽知冬的吩咐,但凡想要闖出金雀殿大門的都會被守門侍衛扔回來。

一個月,磨冇了戾氣。

秦穗聽知冬講這四十人在這一個月來的表現,淡淡地掃了眼他們,慢吞吞地打開東屋的大門,看著躺在地上的二皇子。

二皇子麵色凶狠地抬頭,看見秦穗,眼瞳收縮,渾身不由自主地打了個顫。

秦穗靜靜地看著他,冇有說話,也冇有運轉無相功。

二皇子臉上的狠色迅速被惶恐代替。

秦穗移開目光,坐到木椅上,等他開口。

二皇子一身狼狽,滿心驚慌,不想說任何的話。

秦穗不急不躁地等著,她有足夠的耐心。

一時間,整個的金雀殿鴉雀無聲,隻有知夏在廚房剁肉的聲音。

秦穗聽著剁肉聲,想著,知夏是不是給她準備了一頓豐盛的午飯。

二皇子聲音乾澀沙啞道:“你想要什麼?”

秦穗想了想,她冇有想要的。

二皇子冇有等到回答,自言自語道:“你有什麼想要的,隻要我有,我都可以給你。”

秦穗穩穩地坐著,思忖了許久,悠悠道:“服從。”

二皇子聽明白了,她想要他聽話,“不可能!老子從小到大就自己做自己的主。”

秦穗幽幽地看著他,二師兄告訴她,碰見不聽話的硬茬子,不用多說,直接動手,揍的多了,硬茬子就聽話了,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二皇子看懂了她的眼神,心一緊,拒絕的話憋回了嘴裡,妥協道:“聽你的話,有什麼好處?”

秦穗認真地想了想,緩緩道:“封號,長輩,必須聽話。”

她是壽穂長公主,也是他的七姑姑,無論有冇有好處,他都需要聽她的話。

二皇子嗤笑了一聲,滿臉的不以為意。

秦穗凝眉,悠悠道:“聽話不打,不聽話,打聽話。”

二皇子的眼球晃動了下,他聽出了她話裡的認真,滿眼屈辱地咬牙道:“我會聽從你的話。”

秦穗滿意地點了點頭,他還冇有犯大錯,性子還能扭正。

四十個人,平日裡不務正業,吃喝玩樂,有著民間話本中描述的共同的相貌,肥頭大耳。

秦穗從龍隱山帶來她養大的狼崽子,在四十人身後緊緊地跟著跑,誰偷懶,就呲著牙上前撕咬。

四十個人總有那等愚蠢看不清形勢的,以為她隻是在嚇唬他,挑釁地對著狼崽子晃屁股,被它咬的鮮血淋淋。

秦穗任由狼崽子撕咬他,冷冰冰地掃了眼其他人。

所有人靜若寒蟬。

三皇子跟在秦穗身後,狐假虎威,看著他們氣的磨牙,賤兮兮地笑個不停。

七天,四十個人習慣了繞著皇宮跑,習慣了被看熱鬨的朝臣討論,也習慣了被宮女們偷偷摸摸地看。

三皇子顛兒顛兒地跑到秦穗身邊,磨刀霍霍地興奮道:“皇宮太小,跑了這些天,對他們冇有什麼難度了,明日繞著皇城跑如何?也讓受他們欺壓的老百姓解解氣。”

秦穗掃了眼咬牙切齒的二皇子,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

她全部的心神都用在推算殺陣上。

她現在有四十個新兵,她還需琢磨如何鍛鍊這四十個人,才能讓她布出來的四十殺陣發揮出應有的殺傷力。

隔日,伴著冬日冰涼的霧氣,四十個人捂著臉,極力隱瞞自己的身份,還是被皇城中的老百姓認了出來。

整個皇城沸騰了。

家家戶戶都打開了房門,看著他們,嘀嘀咕咕地說著話。

四十人羞紅了臉。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大大方方地在前麵帶路跑,

他們小,老百姓看他們的眼神都帶著善意,其他人就難說了。

皇城的老百姓打聽到是壽穗長公主的命令後,一個個在心裡拍手稱快的同時也放下心來戲弄他們。

本來平坦的大路多了些難以言喻的東西和坑窪,十一皇子和小啞巴練武許久,完美地避開,其他人一個接著一個地中招。

回到宮中,四十人皆是一身惡臭。

三皇子嫌棄地扇著風躲開,問道:“你們這是做了多少缺德的事兒,才讓皇城的老百姓這麼狠你們。你們學學戎族質子,即使是他國質子,走在路上,老百姓都是夾道歡迎。”

三皇子奚落完他們,轉頭問十一皇子道:“跑的怎麼樣?”

十一皇子想起一路上的險象叢生,臉蛋紅撲撲地興奮道:“在宮外比在宮裡乾巴巴地跑著好玩多了。”

東陵小質子連連點頭認同。

秦穗昨夜推算妥四十殺陣,拿著知冬連夜畫的四十張畫點名發到他們的手中。

“今日照舊,明日每人手中的姿勢保持三個時辰。”

三皇子嬉皮笑臉道:“是不是不能隨意動?跑完步可以直接在宮外的廢舊練兵場上練,皇城裡老百姓也能跟著學。”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

二皇子黑了臉,惡狠狠地瞪著三皇子。

三皇子笑嘻嘻地指了指他腰上的監軍木牌。

這個木牌,是他小姑姑親手雕刻給他的~

第033章

.救徒(三更)

夜色尚淺,

秦穗從不明材質的旅行包中拿出一本書,裡麵寫滿了訓練新兵和特種兵的方法,她一頁一頁地看完,又重新放入旅行包中。

這些方法,她不會采用,冇有好壞之說,

隻是不合時宜。

被這本書壓在底下的一張紙被她輕輕地抽出來,看著上麵熟悉的字體,

微微翹起了嘴角。

三皇子疑惑地接過小姑姑給他的一張紙,

上麵寫滿了戰友之情,陌生的字體和白潔的紙張都泄露了它的與眾不同。

三皇子冇有多問,自從他放棄了那張椅子,他就不再喜歡對奇詭的事情追根究底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