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7章

26

-

天矇矇亮,四十餘人的小隊伍繞著皇城,曆經艱難險阻,終於平安地到達了擱置不用的練兵場。

二皇子粗魯地用衣襬擦了把臉上的汗,

他跑在第一個,

差點陷入坑裡,

差點被竹竿碰到,

差點被突然出現的磚頭絆倒,

終於膽戰心驚地跑到了這裡。

所有人都送了鬆了一口氣,

有個別隻顧得了腳下冇顧上頭被竹竿給敲了一捅的,從懷裡掏出化瘀藥水抹到額頭上。

三皇子從皇宮帶來琴師和鼓師,讓他們彈唱了一遍氣勢恢宏的戰歌,

笑眯眯地對四十個人道:“今日,你們需要練三個時辰的姿勢,還要唱半個時辰的歌來陶冶情操。”

二皇子擺出紙上的姿勢,閤眼,不理會三皇子。

三皇子敲了敲木牌,笑嘻嘻道:“這是小姑姑命令的,第一個學會唱的、唱的好的、唱的最大聲的,都能得到一分,攢夠十分,能夠休息一天。”

二皇子不為所動,其他人眼睛亮了。

厚親王府出來的小貝勒,在青樓中聽曲聽多了,對音律有所涉獵,很快就學會了戰歌,有模有樣地唱完後,隻得到了一分。

小貝勒跟三皇子爭辯,“起碼兩分,我第一個學會唱的,而且是唱的最好聽的。”

三皇子揣著手,悠哉哉地笑著,道:“是唱的最好的,不是最好聽的,你唱的好聽是好聽,卻冇有感情和氣勢。”

小貝勒質疑評判的公正性,“你能聽出感情和氣勢?”

“有幸在弈北聽過一次,刻骨難忘。”

小貝勒聽到弈北,不再質疑。

小貝勒開了頭,也冇人接著學唱戰歌。

三皇子擺擺手,示意琴師停下來,對著擺各式各樣古怪姿勢的四十人,眯眼笑道:“忘記告訴你們了,每日訓練結束後,需要大聲地唱一遍戰歌,如有濫竽充數不唱的或者不會唱的,扣一分,扣夠了十分,小姑姑會測測你們筋骨的耐受性。”

二皇子猛地睜開了眼睛,其他人也緊張了起來,隻有小貝勒得意地吹了吹鬢髮,他早就知道小姑姑下的命令要積極主動地去完成,拖延敷衍的早晚會遭殃。

琴師再次彈唱起來時,多了些跟唱的聲音。

循著琴聲來的人受氣氛的影響,也開始跟著唱。

廢棄的練兵場頓時變的異常熱鬨。

此時,秦穗在安泰殿聽秦裕講戎族內部的割裂紛爭,垂眸沉默著。

“七妹,放戎執回戎族,是否放虎歸山?”

“無礙。”

秦裕做甩手掌櫃,悠哉哉道:“七妹去拿主意,你做的任何決定,我都支援!”

秦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心寬體胖。”

他已胖了不隻一圈。

“有七妹在,我睡的穩吃的香,免不了發胖。”

“七妹給了我極大的安全感,有七妹在,再難抉擇的事情再困苦的境況都不是問題。”

“七妹深不可測的武功和推算,讓我不怕子嗣凋零後宮起火。”

“有七妹撐腰,萬事舒心。”

秦裕臉皮極其厚實地恭維著秦穗。

黃昏,練兵場,四十個人擺著姿勢一顫一抖地唱著歌。

練兵場周圍擠滿了小攤位。

哪裡熱鬨,小攤主就把傢夥什擺在那裡。

現如今,練兵場周圍來來去去的人最多,他們就從三天前還是最熱鬨繁華的四巷街搬到了這裡。

秦穗幫忙烤肉餅的肉餅攤老攤主也搬到了這裡,每出一爐肉餅,就要吆喝著擺著古怪姿勢不動的皇室子弟們過來嘗一嘗。

看向他們垂涎卻不敢動的樣子,能讓他心裡樂上好一會。

他等了十年,終於出現了能夠鎮住他們的人。

他終於可以換一個擀麪杖了。

時辰到,秦穗來到練兵場。

剛剛還哀嚎肩酸腿疼的人見到秦穗,一個個地屏息憋氣,踉蹌僵硬地走過她,走出很遠的一大段距離,才摸一把額頭的汗,深深地吸上一口氣。

秦穗準備離開,被肉餅攤主硬塞了一根擀麪杖。

秦穗頓了頓,拿著擀麪杖回了金雀殿,將信將疑地掰開擀麪杖,裡麵掉出來一張薄如蟬翼的紙,紙上畫著地圖。

地圖碎片藏在了一個肉餅攤主的擀麪杖裡……

她想,她大概集不齊這個不知撕裂成多少塊的地圖了。

知夏剛擺上夜宵,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手牽著手走了進來。

知冬滿眼笑意地看著這對時刻黏在一起的小娃,溫柔道:“吃過了夜宵嗎?”

十一皇子搖頭,“不急著吃,小啞巴找姑姑有事。”

知冬看向東陵小質子。

陵君源繃著小臉,嚴肅地點了點頭。

知冬放下湯勺,帶兩人來到書房。

來到書房,東陵小質子從懷中掏出信鴿傳過來的紙條給秦穗。

秦穗看了眼紙條,身影消失。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侄子見

怪不怪地走出書房,去吃夜宵。

戎府臥室中,秦穗凝眉看著插在戎執背上和肩膀上的箭。

府中其他人都中了蠱毒,人事不省。

戎執咬著毛巾,滿頭冷汗地拔下肩膀上的箭。

秦穗上前,在他身上點了十三個穴位,他頭一歪,睡了過去。

秦穗拔掉他背後的箭,撒上藥粉,一手提著他背上的衣服,把他從木椅上放到床上。

天亮,戎執醒過來,他身上的箭傷已結痂,府中的人也解了蠱毒。

三師兄打著哈欠走進來,“你哪來那麼多錢養這麼多的暗衛,隻解蠱毒就忙的我一整晚顧不上睡覺,困死我了。既然醒了,你跟小九解釋,我撐不住了。”

三師兄話落,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秦穗端著藥進屋,把碗遞給戎執,“湯喝了,渣吃了。”

吩咐完,秦穗一手向上頂起三師兄。

戎執急忙道:“讓三師伯在我床上睡即可。”

秦穗淡淡地瞥了眼他的床,“挑床,睡不好。”

她三師兄的床至少鋪五床厚褥子,他的才一個。

秦穗頂著三師兄送回深巷小院。

戎執喝完藥湯,看著藥渣,下不了嘴,想想岌岌可危的戎族,咬咬牙,把藥渣胡亂吞進了嘴裡。

秦穗回來,看到乾乾淨淨地碗,驚歎地看了一眼戎執。

他三師兄熬的藥有多難喝,冇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三師兄每次給她熬藥,都是這麼一句“湯喝了,渣吃了”,她從來都冇吃過渣。

藥渣冇有多大的藥性,純粹是她三師兄太摳,不捨得扔掉藥渣。

她端藥過來,直接把三師兄的話說了出來。

她冇想到他會吃掉藥渣。

徒弟有點傻。

第034章

.時間

藥性上來,

戎執又陷入昏睡中。

秦穗照看了他兩日,直至戎府下人身上殘餘的蠱毒全部代謝乾淨,恢複了精力,秦穗有了休息的時間。

戎執被小師傅護了兩天兩夜,心裡踏實,身上的箭傷恢複的很快,

又有三師伯的藥粉,兩日的功夫便已長出了新肉。

戎執忍著傷口處的瘙癢,

心裡不捨小師傅回宮。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