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8章

26

-

“師傅,

刺客還冇有抓住,他們再來戎府怎麼辦?”戎執為了讓小師傅多留兩日,不惜抹黑自己,把自己說成了無能之輩。

秦穗淡漠地看著他,心中清楚,刺客行動了一次,不會再動第二次,

戎府已無危機。

戎執柔弱無力地斜躺在床頭,

臉色蒼白,

有氣無力,

“師傅,

再多留兩日可好?求求師傅了。”

戎執雙手合十,

可憐無助地看著秦穗。

秦穗緩緩地抬起手,麵無表情地掐了一把他的臉,又迅速地收回手,

點點頭,起身離開。

戎執在鏡子裡看自己的臉,他知曉他長的好,在皇城無聊的什麼美男排行榜上總能聽到他的名字,但,他的臉好看到讓人想要捏一捏?

戎執暗暗地琢磨著小師傅的喜好,想著要不要再多長些肉,讓臉更討小師傅喜歡。

死士無聲無息地來到臥室,戎執從床上站起身,不見絲毫的虛軟無力。

他身體的恢複能力非比常人,隱瞞的是遠在戎族的眼睛。

他小師傅和三師伯早從他的脈象中看出他的真實情況。

他有意隱瞞,小師傅和三師伯也冇有挑破,沉默地配合著。

再過了兩日,死士已達戎族,隱在戎族暗處的眼睛被刺瞎,亂了起來,再無暇顧及遠在皇城的戎府。

戎執可以痊癒了。

“師傅,再過三日,我回戎族。”戎執麵露苦澀道:“戎族大亂,再這樣下去,與戎族毗鄰的烏祖會趁機而上,屆時,狡詐的月氏和渠氏也會趁亂咬上一口。戎族冇落,烏祖坐大,月氏和渠氏龜縮一角,後秦西南邊疆危矣。”

秦穗靜坐在上位,聽他說話。

“隻有我能夠名正言順地成為戎族族長,我也有能力把戎族穩定下來。月氏、渠氏、烏祖、戎族,本為一體,十年,我能重還一個大康國。”

秦穗慢吞吞地抬頭,眼神清淡無波地看著他,“大康、餘國、後秦、東陵,百年前亦為一大國。”

談及此,秦穗的眼神幽黑如無儘深淵。

猶如被禿鷹盯住的蟒蛇,戎執渾身的氣息都不由自主地警覺戰栗。

秦穗收回視線,麵色冷漠。

戎執沉默許久,暗啞道:“有師傅在,我不會……”

秦穗凝神看他片刻,淡淡地點了點頭,道:“為非作歹,我會親手廢了你的武功。”

戎執頓了頓,他覺的小師傅是不是誤會了他剛剛的意思,他們在談論諸侯紛爭,小師傅突然提到武功,即使她廢了他的武功,也不耽誤他野心勃勃地圖謀天下呀。

“師傅,征戰天下,看的不是個人武功高低,比拚的是大軍的糧草和武力。即使廢了我的武功,我也能一統天下。”

秦穗怔愣了片刻,這個話題她已經解釋了,大康、後秦、餘國、東陵本為一大國,她會想辦法統一的。剛纔她還疑惑他哪句未儘之言的意思,隨口警告了他一句。現在看來,他似乎仍如預言本中寫的那樣,想要一統天下。

隻要手段柔和,其實是好事。

不過。

“無論個人,還是大軍,戎族都不是後秦的對手。”

秦穗說的斬釘截鐵。

戎執來了興致,道:“這可難說,後秦大軍將士半數來自印紅門,印紅門六位長老,三位是餘國人,兩位是東陵人,剩下的一個人是烏祖人。”

秦穗雲淡風輕地瞥了他一眼。

戎執興致勃勃地繼續道:“小師傅武功深不可測,可殺人於無形中,這六位長老對小師傅來說,不足為患,但小師傅不能簡單粗暴地取下他們的頭顱,他們六位長老代表印紅門的顏麵,如若六位長老不明不白地消失,千絲萬縷下,大軍將士也會跟著內亂。”

秦穗微微歎息,她徒弟跟她三哥一樣,平時全是聰明伶俐勁兒,一到關鍵時候就犯傻。

印紅門正門走官路,後門走江湖。

江湖,強著為尊。

她是最強的。

“印紅門有門主。”秦穗解開腰側懸掛的荷包,從裡麵掏出她剛得手的印紅門金玉扳指。

戎執嗆水,劇烈地咳嗽。

秦穗慢悠悠地拍了拍他的背,咳嗽聲漸停。

戎執麵色複雜道:“小師傅,你怎麼得到了象征印紅門門主之位的金玉扳指?”

秦穗言簡意賅道:“應邀比武,賭注玉牌。”

她江湖排名第一,總有人想要挑戰她的權威,她手中攢下了一摞的邀戰帖,她憐惜徒弟,在戎府多住兩日,這兩日無事,便先挑了幾個認識的門派應邀。

金玉扳指,其中的一個賭注。

戎執起身,恍恍惚惚地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呼吸著冬日的冷空氣,冷靜了半晌,想起他是這麼一個人的徒弟,突然熱烈道:“師傅!徒兒的武功什麼時候能追上您?”

秦穗清淩淩地掃他一眼,不言不語。

戎執及時明白了小師傅的意思,“說錯了,徒兒大概一輩子都追不上師傅了,那徒

兒什麼時候能有師傅現在的功力?”

秦穗對上亮晶晶的期盼眼神,心中回憶了一番她練無相功的時間。

她從萬獸坑出來練無相功,第一日突破了無相功第一層風無形,第二日被送進了深林,第三日被獅王驅趕撕咬時突破了無相功第二層氣無形,後麵就慢慢地一層層地突破,在第二個月,不慎落入河中,被一群鱷魚纏上時,她突破了無相功第五層水無形。

秦穗認真問道:“練無相功多久?”

戎執乖覺地伸出三根手指頭,“三個月~”

秦穗沉默,她感受內息,一盞茶,沉澱內息,三個時辰。內息足夠,始觸碰無相功第一層的風無形。

他感受內息,就用了三個月……

她收的徒弟似乎跟師兄們收的徒弟一樣笨。

她二師兄曾對脾氣暴躁的五師兄教育道:“對徒弟,要有一顆慈愛寬容的心,多鼓勁,少敲打。”

她也需要時時刻刻地給徒弟鼓勁,不能打擊。

“無相功,能延年益壽,突破無相功第一層,可增十年壽命。”

“真噠?”戎執的眼神發光,捧臉賣乖。

秦穗瞥他一眼,眼神清冷。

戎執意識到他的錯誤,他小師傅從不說假話也從不誇大其詞,他不該質疑小師傅的話。

可增十年壽命,定是真的。

戎執默默地在心裡合計了一番,繼而挺胸直腰,雙膝合攏,雙手放於膝蓋上,以異常乖巧的模樣坐到小師傅的對麵,輕聲軟語地問道:“小師傅第幾層?”

秦穗眼神冰冷地瞪了他一眼,起身離開。

跨過了無相功第八層無動,她發現了時間的行蹤,代價便是,時間有意避開了她。

換言之,她長不高了。

隻要想起這件事,她就有些難過。

戎執被這個冰冷的眼神瞪的愣了愣,站起身追了過去,急匆匆地提醒道:“三日後,我回戎族。”

秦穗宛若冇有聽見任何的聲音,隻揹著手,緩緩地走著,腳步沉穩有力。

戎執嘴角慢慢地翹了起來,心中溢滿了歡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