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章

26

-

冇有道彆,便意味著,小師傅會親自護送他回戎族。

“姑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我跟著你一塊去戎族。”十一皇子從荷包中倒出十個金元寶,“我跟母妃說了,母妃也答應了,這是母妃為我和姑姑準備的路上花銷。”

秦穗還是一如既往的好說話,確定了他已與敦貴妃說好,便把金元寶全放入了行李中。在外行走,她睡在哪裡都無所謂,他不行,他還小,睡在外麵,容易著涼。如果住在客棧裡,這些金元寶能派上用場。

知秋抱著一個大行李包,一蹦一跳地跑過來,雀躍道:“公主,我跟你一塊去戎族,我老爹讓我去看哥哥在外麵過的怎麼樣,有冇有人欺負他。”

“哥哥?”知春疑惑地看著她,她們兩人幾乎一塊長大,她怎麼冇聽說過她在外麵還有一個哥哥。

知秋小聲地解釋道:“同母異父,我娘嫁給我老爹前被山賊搶走了,生了一個兒子,後來我娘逃了出來,怕被山賊報複,這才進了宮。”

知春恍然大悟道:“難怪我娘說你娘剛進宮的時候,天天晚上偷偷地哭。”

“想兒子想的,我娘現在每年的年底都會哭上一天,我估摸著這一天就是我哥的生辰。”知秋向上托了托大行李包,道:“我哥從小就冇了娘,太可憐了,我去看看他,要是過的不好,就把他帶到皇城。”

“是這個理兒。”

秦穗安安靜靜地聽了知秋的解釋,掃了眼桌上的三大包吃食,看向知夏。

知夏笑容燦爛道:“烏祖與戎族挨著,再多走半日的路,就能到烏祖,我回烏祖看看。”

十一皇子不明白道:“你去烏祖看什麼?”

“回家呀。”知夏訴苦道:“我已經兩年冇回家了,再不回去,他們就把我給忘了。”

十一皇子驚詫道:“你是烏祖人?”

“對呀。”知夏眉眼彎彎道:“我還是烏祖夏氏的嫡長女。”

十一皇子驚嚇地長大了嘴巴,結巴道:“夏、夏氏?冬香夏蠱的老夏家?”

知夏笑著點頭,指了指知冬,“我是夏蠱,她是冬香。”

三皇子老僧定定的淡定模樣破了功,震驚地看向知冬。

他從大哥那裡剛知曉知夏是老夏家的人,冇想到知冬是餘國冬氏族人。

仔細想想,冬氏歸隱多年,難怪大哥打聽不出知冬的來曆。

可,知夏和知冬,一個夏氏嫡長女,一個有名望的冬氏族人,為什麼進宮?

第035章

.夏蠱

三皇子想到了這個問題,十一皇子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受知冬知夏諸多照顧,

不想什麼陰謀詭計,直接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知夏的臉皺成了一團,

愁苦道:“烏祖想跟後秦聯姻,

我是夏氏嫡長女,

最為合適。”

“我本來也冇什麼情投意合的人,想著嫁給誰都行,就跟著族長來了這裡,

到了皇城才知道,

不是誰都能嫁給皇帝的。”

“千辛萬苦進了宮,

又發現皇帝不是族長說的風流倜儻英俊瀟灑,

皇帝比我爹的年紀都大,而且,後秦跟我們烏祖不一樣,

我在烏祖是最好看的,在後秦就成了陪襯,皇帝看不上我。”

“我及時轉頭,

奔去了鳳壽宮求皇後收留。現在回烏祖,

也不知道族長的鬱氣消了冇。”

“在我們烏祖,皮膚越黑越水潤越受歡迎,如果身上的肌肉線條修長優美就更完美了。當初,族長知道我因皮膚黝黑被刷下來時,氣急了眼,

說皇帝有眼無珠。我當初是這麼認為的。”

“現在,我還是覺的人黑點修長點更好看,除了長公主,長公主什麼樣子都好看,白白軟軟的樣子也好看,當然,再曬黑點再長高點再有點肌肉線條會更好看。”

“族長直接把你扔在皇宮不管,你家冇有像姑姑這樣替你撐腰的人?”十一皇子皺著小胖臉,替她憂心地問著。

“冇有,我小時候,太不知分寸,得罪了很多的人。”知夏憶起當年,羞愧地遮了遮臉。

十一皇子也是從欺負小啞巴走過來的人,十分理解知夏這種回憶曾經的慚愧之心,踮著腳尖,伸直胳膊,拍了拍她的胳膊,安慰道:“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金雀殿,知春出宮去店鋪裡看生意,知秋和知夏跟著她去戎族,隻剩下了知冬。

秦穗看向知冬,道:“回程,可路過餘國。”

知冬眼神凝滯了片刻,笑著點了點頭,把她昨夜猶豫不決時打包的行李從衣櫃中拿了出來。

壽穗長公主送戎族質子回戎族繼承大統的訊息在朝中朝外引起了軒然大波。

大臣們心中道了一聲長公主威武,在早朝中紛紛像個送兒千裡的老父親,各種虛偽矯作地擔心長公主一路上的安全。

秦裕坐在高高在上的皇座上,無聊地看著他們尬演。

宮中,六皇子和九皇子聞聲,在秦穗出發當天,提著包裹,偷偷摸摸地跟了過來,在宮門,被他們的舅舅一手一個提回了墨香宮。

文妃害怕他們像她父親那般在外稀裡糊塗地被殺身亡,為阻止兩人再次偷偷出宮,把兩人鎖在書房中。

兩人摔東西撒氣,被秦裕揍了一頓屁股,老實了下來,卻也很長時間裡不跟文妃說話。

高嬤嬤看著文妃一日日的落落寡歡,找到躲在金雀殿的九皇子,勸道:“皇城外很危險,你們小小年紀,萬一出個什麼意外,可讓娘娘怎麼活?”

“十一弟比我們還小,敦貴妃就同意了十一弟跟著姑姑出宮,有姑姑,我們不會出意外。”九皇子倔著脾氣,不肯跟她回墨香宮。

高嬤嬤心中歎了一句敦貴妃的糊塗,繼續道:“壽穂長公主出宮是為了護送戎族質子,她隻有一個人,無法護全所有的人。”

“你們不知道,小姑姑很厲害,比所有的人都厲害。”

“是,壽穂長公主很厲害,可萬一中了彆人的調虎離山計怎麼辦?”

九皇子抿嘴,恨聲道:“姑姑聰明,不會中計。你彆勸我了,母妃不認錯,我是不會回墨香宮的。”

此時,中了敵人調虎離山計秦穗一手提著包裹一手像提雞崽子似地提著偷包裹的小偷,回到原處。

其他人安然無恙地圍成一圈坐著,四周躺了一群昏迷的黑衣人。

被偷了包裹時,她在小偷後麵慢悠悠地走了許久,就為了等這些黑衣人出來。

這些黑衣人從皇城跟了一路,知秋疑神疑鬼地問了她一路,知冬也睡不安穩,她隻好將計就計,把所有黑衣人全引過來,省著漏掉的一兩個,又帶來一群人。

戎執一個個地摘掉黑衣人的麵巾,確認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不認識的人。

確認完,孟古和苗絲醉把人一個個地綁起來串成一串,他們兩人一塊玩出來的木木粉,能夠壓製他們的內息,短時間內虛弱如病人,不怕他們掙脫繩子。

三皇子顛兒顛兒地跑到小姑姑麵前,張開手,露出手心裡的一個黃粒小卵,“小姑姑,知夏給我的小蠱蟲卵,我能不能灑他們身上,把小蠱蟲孵化出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