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0章

26

-

十一皇子和知秋聽到三皇子的問話,一起抬頭,眼巴巴地看著秦穗。

知夏從冰玉瓶中給東陵小質子和陰蛇門天醫門的小少爺們各拿出一個黃粒小卵,走到長公主身邊,把冰玉瓶中所有的卵全塞入了她的手中。

“這個小蠱蟲,護主,性情溫順,烏祖族人都會養一條這種小蠱蟲。它開心時,身體分泌的黏液能滋潤皮膚,胭脂店花重金收購黏液。”

“可惜,這種蠱蟲鮮少有開心的時候。”

“小蠱蟲孵化出來後,肉嘟嘟的身體上蓋著一層半圓的透紅甲殼,吸飽了陽光,還會閃光,很漂亮。”

秦穗看了一眼不遠處綁在樹上的黑衣人。

知夏知曉長公主的顧慮,道:“小蠱蟲孵化時需要人體溫度和一點點的血,孵化後就會飛出人體,吸收陽光和花汁過活,對人冇有傷害,烏祖族人都是放在自己身上孵化。”

“小蠱蟲孵化時極其脆弱,稍有差池就會失敗,失敗的小蠱蟲會在他們身上落下一個黑痣,半年後消失。”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允許他們把卵放在黑衣人身上。

不明情況的黑衣人,看著他們把蠱蟲卵放在他們身上,一個個緊繃的像下一刻就會步入死亡。

十一皇子挑了一個最合他眼緣的胖黑,看他眼眶發紅快要被嚇哭的樣子,安慰道:“不要怕,它冇有毒,等它七天後孵化出來,就會從你的身體裡飛出去。”

臉蛋有些嬰兒肥而顯胖的胖黑驚慌地掙紮著,長著嘴巴,因孟古和苗絲醉的木木粉致使的聲帶疲軟,而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他整張臉憋的紫紅,仿若下一刻就會暈過去。

十一皇子喂他喝了點水讓他壓壓驚,評價道:“你膽子真小,你看看你身邊的其他人,處事不驚,臨危不亂。一看就知道你是個新手,殺過人冇?”

胖黑急促地搖頭。

十一皇子看向坐在樹上望山景的秦穗,大聲問道:“小姑姑,他冇殺過人,我可以給他鬆綁嗎?”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

十一皇子給黑胖鬆綁,警告道:“你彆想著跑,我小姑姑的武功出神入化神秘莫測,你這種小嘍囉,跑不掉的。你好好表現,爭取讓我們另眼相看。”

胖黑滿眼感激地看了一眼樹上的秦穗,使勁點頭。

苗絲醉過來,給了黑胖木木粉的解藥。

孟古這兩天玩蹴鞠玩的正上癮,抱著乾草揉成的球跑過來,邀請道:“要不要一塊玩球。”

黑胖看著他們的臉色,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

三皇子悠悠地走過來,對其他黑衣人笑道:“羨慕?不用羨慕。安然無恙地活到這個歲數總得有些親人和朋友,再不濟也有個指使你們過來的主子。我們心善,不為難你們,隻要你們的贖金一到,就放你們自由。”

黑衣人們看著三皇子,皆是一臉的疑惑追問。

“不要急,我家的小姑姑已經在江湖上放了話,你們的人很快就能找到這裡。你們能不能得到自由,全看你們的人品過不過關,有冇有人來贖你們了。”

“不過,我們等了一夜,又慢走了一晌,還冇等到贖你們的人,看來你們的主子放棄了你們。現在,就看你們是在這世上是不是孤身一人了,要真是孤身一人,也太可憐了點。”

三皇子揣著胳膊搖著頭離開。

一行人不慌不忙慢慢行走,在進城大門口見到了第一個拿著贖金的人。

來人小跑到秦穗麵前,雙膝跪地,踏踏實實地九叩頭。

“九師祖!”

聲音異常高亢,透著股歡天喜地激動勁兒。

秦穗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散開渾身的威壓。

“九師祖,七師祖的大徒是我師傅,我在師門排行一百零三,您喊我百三既可。”

“也不知道您記不記的我了,七師祖發脾氣甩鞭,我剛入師門還冇學會護身,被勁氣傷的皮開肉綻,九師祖把七師祖扔到了禁閉室,又把我送到了三師祖麵前治傷。”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記得。”

百三興奮地搓了搓手,“離開師門這三年,有師兄師弟們幫忙,稍微混出點頭。一直謹遵九師祖的師訓,日子過的和和滿滿。”

秦穗眼中多了些茫然,她的師訓?

冇有呀。

百三冇有看出九師祖的異樣,一腳踹在了胖黑的屁股上,道:“九師祖,這是我不成器的兒子,隻知道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胖黑扁嘴,老爹又說他的壞話。

“我讓他恭恭敬敬地請九師祖路過此地時來家中小憩,他個滾犢子竟畏畏縮縮地偷跟著。”

胖黑默默地揉了揉屁股,委屈道:“爹說請九師祖,我又冇找到頭髮花白上年紀的人。是爹冇說清楚!其他師門的師祖都是一腳踩在棺材板上的老頭。”

第036章

.縣令

一行人進城,

百三介紹著小關舟的人土風情,

悠悠閒閒地走了五條街,

來到繁華地段的一排店鋪

前。

“這一排店鋪是我這三年來攢下的家業,

後麵是住的地方,臨街,

免不了吵鬨,

但更方便照顧生意。左鄰右舍都是這條街道上一同做生意的,遇見個急事,都能相互照應。”

“這些店鋪掛在七師祖名下,

我們一家三口以及孩子孃家的人都冇人入商籍,

想著好好培養這小子,讓他考個秀才童生什麼。結果,

這小子在學問上就是不開竅,冇了辦法,

讓他走武舉,

考了三年,

連初試都冇過。這笨勁隨他娘。”

胖黑買下十個糖葫蘆,一人發一個,挑最大的給九師祖,聽見老爹又在詆譭他娘,

耿直道:“我娘說,笨勁隨你,你三年前從龍隱山下來,武功遠遠不如同門師兄弟。”

百三又是一腳飛踹,

教訓道:“九師祖師訓,學武在心不在形。回去給我默寫一百遍。”

胖黑憂傷地看向秦穗,求做主。

秦穗移開目光,清官難斷家務事。

三皇子對一切關於小姑姑的事情都充滿了好奇,跟百三程稱兄道弟地問道:“我小姑姑的師訓都有哪些?”

秦穗瞥過去一眼,認真道:“冇有。”

她冇有說過這些話。

百三渾身一正麵色鄭重嚴肅道:“雖然九師祖冇有說出口,但九師祖不怕苦不怕累無所畏懼的精神一直激勵著我們,您的師訓,不是您說出口的,而是我們由心感受到的。”

三皇子和十一皇子崇拜地看向小姑姑。

秦穗雲淡風輕地掃他們一眼,揹著手率先離開,與他們隔開了一段距離,玲瓏剔透的小耳垂漫上一層紅暈。

孟古和苗絲醉一左一右地站在東陵小質子的身邊,仰慕地看著師傅厚重沉穩的背影,心念著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如師傅這般鎮定自若榮辱不驚。

戎執看著他小師傅的耳垂,心中悶笑,小師傅害羞了。

一行人聽了百三的建議,在小關舟住一晚,明日再隨著商船走水路。

百三媳婦在龍隱山腳下的小鎮暫住等百三學有所成時就聽說了九師祖的威名,在武林盟主邀戰戰敗後,九師祖的威名響徹了整個小鎮,可惜,她心中敬仰,卻一直未曾有機會親眼見過九師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