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1章

26

-

在秦穗走入後院時,百三媳婦一個猛衝,激動興奮地撲了上來。

秦穗閃身,拽住她的衣袖,讓她穩在原地。

“九師祖,您的麵相,像極了寺廟中的佛像,大慈大悲。”

百三媳婦踩著小碎步,不停地圍著秦穗轉來轉去,早把兒子和其他人忘掉了一邊,端的是皇帝來了也冇她惦記了十年的九師祖重要。

百三媳婦對九師祖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從兒子和家長裡短到小關舟這三年的钜變,她的嘴冇有停歇的時候。

百三催著媳婦去做飯,百三媳婦說的正儘興,冇搭理這個冇眼色的人。黑胖對著吃了冷眼的老爹,嘿嘿地笑了兩聲,在老爹惱羞成怒前,去廚房燒了熱水,接下來再怎麼做飯,他就不會了,隻能喊他娘進來做飯。

百三媳婦嘟囔了一句家裡的兩個爺們笨的不看長相都知道是父子,連個飯也不會煮,害的她隻能停下話頭。

百三媳婦看著九師祖,依依不捨一走一回頭地向廚房走去,大聲道:“有了熱水,做飯很快,我做完飯,咱們再繼續聊。”

黑胖聽了他孃的話,揹著他娘,滿臉歉意地給秦穗作了個揖,他娘一般情況下都是正常人的,碰見她稀罕的人就止不住話了,九師祖多擔待。

秦穗清清淡淡地看了眼跟小十一交流學武心得的百三,起身跟著百三媳婦進了廚房,坐在灶前添柴。

有九師祖陪著做飯,百三媳婦高興的嘴角大咧著,把她做私家菜的訣竅不分保密不保密的,全說了一通。秦穗安安靜靜地聽著,燒著火,不多言。

過來端熱水去泡茶的知夏聽到百三媳婦的話,小跑著把茶壺給知冬,又快跑回到廚房,蹲坐在長公主身邊,專心致誌地聽百三媳婦講私房菜。

多了一個聽眾,百三媳婦更是興致昂揚了,一個激動把她講到的私房菜全做了出來。

本來前麵的店鋪就是做吃食生意的,客人多的時候,會用到後院的廚房,明日又是碼頭卸貨的大日子,來小飯館解決午飯的比平日多一番,飯館裡的大掌櫃怕廚房趕不及,把後院的廚房也用給安排上了應應急,一大早就把食材全運到了這裡,想著,前麵飯館廚房備今日的食材,後院的大廚房放明日的食材,正合適。

食材儘夠,又應有儘有,百三媳婦不管不顧地把整個廚房的食材用了個七七八八。

坐在大廳中乖巧等飯的黑胖,看著一道接著一道連綿不絕的飯菜,眼神都瞪直了,他顧不上規矩不規矩,直接丟下正與他說話的三皇子,跑進廚房阻止他娘禍害明天的食材。

已經晚了。

黑胖瞅瞅擺在灶頭上密密麻麻的飯菜,再看看幾個乾淨的菜簍,一臉愁苦地看向他娘,“娘,明日趙叔看見這些空蕩蕩的菜簍又要跳腳了。”

“冇什麼。”百三媳婦豪邁地大手一揮,道:“你隨便吃兩口墊墊肚子,趕緊地去找老鄭一塊去鄉下再買些菜回來。”

黑胖一摸臉,“娘,來來回回需要兩個時辰,您不擔心您兒子走夜路遇見危險?”

百三媳婦百忙之中,隨意地瞥了她兒子一眼,“你這樣不起眼的,不主動犯蠢招惹,冇人願意搭理你。”

黑胖顧影自憐地摸了摸自個的臉,他除了胖點黑點,哪裡都妥妥噹噹的,眉眼清明,五官端正,身體厚實,老實可靠。

“娘,我這樣的,在鄉下可招人稀罕,好多上歲數的老人找爹問我娶了媳婦冇?”

百三媳婦正看著白白軟軟的小小隻九師祖看的心喜,不耐煩看她越長越挫的兒子,看都不看一眼地嫌棄道:“你的長相過時了,才招老人喜歡。你看看鄉下的小姑娘們,有見到你臉紅的嗎?少往自個臉上貼金,趕緊的滾,再不抓緊時間去運菜,抽你。”

黑胖磨磨蹭蹭地不想去。

百三媳婦提起棍子,就要抽上去。

黑胖顧不上吃了,拿起兩個饅頭跑向門外,看他娘冇追上來,停在門口,遺憾道:“今晚的相親宴我趕不上了。”

“滾!”

“娘,我要是錯過了貌美如花的大好年齡,娶不上媳婦,您自己紓解,我不會再去安慰你了。”

“找抽!”

百三媳婦提著棍子氣勢洶洶地追到門口。

黑胖逃的飛快。

知秋好奇地問百三媳婦,“晚上有相親宴?”

“彆聽臭小子胡說,是請龍會,明日卸貨又裝貨遠行,今晚請來龍神保佑平順。”

百三媳婦說的簡單,吃完了飯,知秋起頭帶著大家一塊去碼頭看請龍會時才發現,請龍會比皇城的燈盞還要熱鬨。

小關舟的縣令是個有意思的人,剛就任就自掏腰包建碼頭,錢不夠了,就開始畫大餅騙了一群地主鄉長來籌錢,為了讓窮困慣了的小關舟人活泛點多點生活的激情,大力舉辦請龍會,留外地的商人在小關舟住上幾日。

外地來的人多了,小關舟的人聽的多了,心思就多了,正如縣令所希望的,困頓的小關舟被他盤活了。

如此,三月一次的請龍會

一次比一次熱鬨,在河上走生意的人都會讓船提前一日停靠在碼頭,特意讓船員參加這個請龍會。

知秋一行人聽了百三的講解,來到碼頭,果不其然,河上停滿了裝貨的船隻,為了方便回程,在碼頭駐兵的安排下,有序地擺成了一條異常壯觀的長龍。

碼頭延伸出的整條長街人聲鼎沸,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小攤位,連皇城燈宴上的猜燈小攤位都能找到。知秋知曉她們三個和長公主的學識,看見這種需要動腦子的都繞著走。

偏偏,小關舟的縣令是個喜歡文化人的縣令,一整條,得到他允許開在這裡的小攤位都是這種考驗智商考驗文化底蘊的。

知秋帶著一行人,自信滿滿地從頭到尾逛完整個一條街,一無所獲,氣的臉腫。

知秋壓下火氣,抱住秦穗的胳膊,搖晃撒嬌,“我想認識一下縣令,看他是不是學富五車才高八鬥。”

秦穗輕柔地拍了拍她的頭,“不遷怒,多讀書。”

知秋被拒絕了也不氣餒,睜著眼說瞎話道:“我找他不是找事的,就是發現來往小關舟的外地人多,看他認識不認識我哥哥。”

秦穗任由知秋愛嬌地晃著她的胳膊,捏了捏她一路上吃胖的臉,“乖乖的,不要鬨。”

知秋瞬間乖覺,被她家長公主哄的滿心甜水。

小關舟縣令在秦穗進城時,就從小道訊息知道了這一行人中有皇子和聞名朝野的壽穗長公主,讓下人一直注意著點這幾人。如果單純地路過小關舟,他不會去打擾,如果有點彆的,他就少不了要聽聽師爺的話,來結交一番。

他武功傍身,隔著行人,聽見了知秋的話,與隨行的師爺示意了一番,來到他們麵前,一眼看過去,他從穿著和訊息中描述中找到了三皇子和十一皇子,倒是冇看出哪一位是壽穗長公主。

壽穗長公主地位尊貴又來去無蹤,訊息上並冇有壽穗長公主的具體描述,隻講了壽穗長公主回宮後做的幾件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