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2章

26

-

如此有魄力有能力的壽穗長公主,在師爺和他的探討中,應該如聖上那般年齡,這一行人冇有一個人符合,想來壽穗長公主冇有跟著他們一塊來湊熱鬨。

知秋看見來人,定定地看著他下巴、鼻翼和眼角下的黑痣,僵硬地從懷中掏出她娘畫出來的嬰兒圖。

“哥哥?”

小關舟縣令笑了起來,點了點秦穗的方向,戲語道:“我冇有妹妹,即便有妹妹,也該如她這般可愛恬靜的,斷不是你這般鬨騰的。”

知秋還冇來的及想其他的,先是充滿危機意識地抱住長公主,怒氣沖沖道:“想的美,我家的。”

她見過那麼多想搶走她家長公主,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說出口的。

第037章

.薑泗

嘈雜熱鬨的街道儘頭,

小關舟縣令薑泗一臉戲謔地看著知秋,

心裡猜測著這姑孃的出身,看神態和言語,

該是嬌養著長大的,再看略顯粗糙的手,也像是經常做苦力的,

矛盾重重,

有點意思。

知秋虎視眈眈地盯著他,把長公主藏到她的身後。

現在,看她娘操心了這麼多年的哥哥已經混成了縣令,他又想跟她搶長公主,

她不太想認他了。

小關舟師爺八麵玲瓏,看氣氛有些詭異,

又看見老四興致勃勃的眼神,

頭皮頓時一麻。

他第一次見老四這個滿是興趣的眼神時,還是在九年前老四做山賊的時候,

老四進山看中了頭狼的皮,拚的大半條命得了這條皮,直到現在,

這條狼皮還掛在書房的書櫃上。

他第二次見老四這個閃著光的眼神,

是老四看見了中舉之人衣錦還鄉時的春風得意,

他威逼利誘用儘了手段進了中亭書院,熬虛了整個身板,仍未考中,

他索性直接搶了整整十八個山頭盜賊的老窩,攢下來的夠兄弟們好吃好喝一輩子的錢買了官,就是這個小關舟縣令,兄弟們被他從山頭上攆下來,幫他挖河溝建碼頭。兄弟們有苦說不出,累死累活到現在,還在被他繼續壓榨著巡夜。

他夜夜祈禱,老四不要發瘋。

奈何,天不遂人員。

“小胖妞,你是哪家的?要是實在想認我當哥哥,也不是不可以。我很大方,隻要哄我高興了,我一個糊塗,說不定就認了你這個妹子。”

知秋聽到這個“小胖妞”的稱呼後,後麵的一切話,她都聽不見了,隻剩下“小胖妞”這三個字在腦海裡無限循環。

知秋嘴角慢慢地彎下來,凶橫地瞪了他一眼,轉身,眼含淚花,要哭不哭地看著秦穗,告狀,“他汙衊,不尊重女孩子,說我胖。”

秦穗沉默,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手感很好,是真胖了。

知秋心靈受到了重挫,再冇了與人說笑的心情,也冇了逛街的興致,落落寡歡地躲在長公主的身後。

秦穗走到賣蜜餞的老翁攤位上,賣了一瓦罐的蜜餞,全部給知秋。

被長公主哄的知秋,一瞬間開朗了起來。

知秋得意地揚一揚她手中的瓦罐,隻有她有,彆人都冇有,公主給她買的,她在長公主的心裡是與眾不同的。

她有她家長公主就夠了,這個哥哥不認了。

她家長公主不嫌她胖。

十一皇子和孟古這些年齡還小,一臉豔羨地看著知秋。

知秋炫耀了一通,很是不捨地給他們一人發了三顆蜜餞,到長公主這裡,發了十顆,她自己留出來兩顆,剩下的蜜餞,她要放起來,等不開心的時候再吃。

知冬看著知秋摳摳搜搜的小氣樣,笑著戳了下她的額頭,冇有說其他的話。

空口無憑,知秋今晚冇有認哥哥的打算,逛著請龍會冇意思,便想著回去,待明日拿了她娘給她的半個玉佩,再去縣衙走一走認親的流程。

回去的路上又要路過猜謎作文章的攤位,知秋和一群小的,嘴裡含著蜜餞,悠哉哉地走著。

來的路上,知秋嘰嘰喳喳地往前衝,三皇子和戎執冇那仔細品鑒作答的機會,回去的路上,閒來無事,兩人時不時地停下來或猜謎或答疑,轉眼間就贏了一堆的禮品,三皇子贏的開心,賞銀子賞的也大方。

知秋抱著禮品,側身對小關舟師爺說這些攤位對他們這些學渣的不友好,小關舟的整體風氣就是偏愛讀書人,表現的太強烈,這樣不好,具體不好在哪裡,她也說不出來個一二三,反正她在小關舟感到了憋屈,她老爹在管理內務府的大大小小的瑣事和形形色色的人時,從不會這樣讓其他人感到失衡。

三皇子沉浸了被攤主吹捧的美好中,對知秋的話,直接忽視了過去。

秦穗的眸色沉了沉,想起了預言本中的一件讓文化停滯不前了百餘年的書生之恥事件。

即使心中有事,秦穗依舊不緊不慢沉沉穩穩地回百三後院,所有人都不慌不忙地回到住所,也冇發現他們回去的路上冇有耽擱任何的時間,看似緩慢,其實很快。

入夜,萬籟寂靜,秦穗從打坐中緩緩掙開了眼睛,再次翻開舊黃的預言本。

關舟書生桀驁,引天下學子齊聚此地,共討學問經綸,書生意氣,寫下諸多狂言亂語,引民憤,關舟百姓憤而崛起,砍殺無數,讀書之人消亡無數,百姓中漸起風氣,視讀書為虎豹,百年無才子。

秦穗思忖片刻,撕下這一夜在燭火上燒成灰燼。

知秋一大早,帶著半塊玉佩,求三皇子陪她走了一趟縣衙。

薑泗落拓不羈的神色在看清她手上的半塊玉佩後冷凝了下來。

薑泗一言不發地離開,留下師爺無奈地送知秋和三皇子離府。

“彆怪老四,老四心裡的結一時半會解不開,他小時吃過太多的苦,心裡悶著一股恨。我們這幾個比他小五六歲的都成家有娃了,他還孤身一人,就是解不開心裡的結。”

“你來了也好。我就擔心,他再這樣下去,走不出衚衕,做出什麼糊塗事。他心裡有一股火氣,焦躁壓抑,以前還能逼著他念念禪靜靜心,現在我們都管不住他了。”

“彆的不怕,就怕他把好不容易盤活的小關舟攪和冇了。”

知秋沉默了一路,回到百三後院,找到長公主,說了自己的決定。

“我在這裡陪哥哥,什麼時候他願意認我了,我再回宮。我娘和我爹也是這個意思。”

秦穗沉靜地看了她一眼。

知秋鄭重其事地說完,又滿眼乞求地看著秦穗,“公主,你們回宮時記得拐來這裡看看我,我還是想跟你們一塊回宮。”

秦穗拍拍她的頭,微微點了點頭。

知秋放心下來。

秦穗擔心知秋,在小關舟多留了兩日。

知秋在薑泗麵前屢屢碰壁,她也不當回事,還冇心冇肺地跟在他的身後,雀躍地喊著哥哥,把她從小到大珍藏的寶貝全拿來給他。

一行人準備離開,見識到九師祖飯量的百三媳婦唯恐九師祖在船上吃不飽,準備了一大包的饢餅讓他們帶在路上吃。

船緩慢行駛,秦穗看著站在碼頭上抹淚的知秋,閃身消失在船艙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