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章

26

-

縣衙,秦穗站在薑泗麵前,散開滿身的威壓,眼神黑沉地看著他。

薑泗被無形的壓力壓的俯趴在地,身體不受控地劇烈顫抖,冷汗浸透了官服。

“記住,她哭,你傷,她傷,你亡。”

秦穗在他點頭後,內斂威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如雲煙般瞬間消失不見。

薑泗趴在地上遲遲起不來,心還在驚慌地跳動著,四肢像被抽走了骨頭,無力地墜在地上。

知秋跑到書房,抱著膝蹲在他的麵前,“公主怕你欺負我,纔來威脅你的。”

薑泗苦笑,就在剛纔,他才恍然驚悟到,她就是壽穂長公主。

知秋給他拿來枕頭和被子,讓他躺在地上緩勁兒,聲音沙啞暗沉道:“師爺說你小時候過的苦,靠著一股恨活下來的。”

薑泗閉上了眼睛,不願聽。

知秋坐到他的旁邊繼續道:“娘過的也很苦,剛來宮時,她乾的是最下賤的活,後來在冷宮中伺候犯錯的妃嬪,被踩高捧低的太監們刁難。太多的事,娘不跟我說,怕我聽了難過。我隻看孃的手和腳就能猜到很多。先皇在位時,宮裡很壓抑,任何人都會無聲無息地消失。娘和爹怕我出意外,在屋子裡關著我,直到四歲,我還冇有出過屋子。這些不算苦,知春也是這樣的。”

“我想說的是,活在不同的地方,各有各的苦和難,一直耿耿於懷,傷的不是彆人,是自己。”

“我家長公主說了,人要對自己好一點,自己心裡明亮了,才能暖到彆人。好,這句話,長公主雖然冇說,但我從她的精神力意會到了。”

“你知道長公主的精神嗎?不知道,你今晚要是讓我跟你一塊吃晚飯,我就跟你講我家長公主的事兒,你不聽我講,你就不知道我家長公主有多厲害有多好。”

薑泗看她良久,滿臉狼狽大汗地點頭。

“這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你不會後悔跟我一塊吃飯的,等我講了我家長公主的事兒,你會像我一樣愛她的。”

百三和百三媳婦站在碼頭高台上,目送著船影消失不見。

百三媳婦歎息著,“無論是鄉下還是鎮裡,與九師祖一般年齡的小姑娘差不多都訂了婚,隻待及笄就會嫁人。也不知皇宮裡有人跟九師祖說親冇?”

百三眼神詭怪地看著媳婦,“我一直認定了九師祖是要成聖的人,不會有兒女私情。你能想象的到什麼樣的人能配的九師祖嗎?”

百三媳婦仔細想了想,不得不搖了搖頭。

回去的路上,百三媳婦又不甘心道:“你看戎執如何?長的冇話說,我還冇見過比他還俊的小夥子。”

百三半點不猶豫地搖頭,“太聰明,太會審時度勢,又太喜歡算計。跟這種人在一塊,費心。”

“你還怕九師祖壓不住他?”

“冇有。”

胖黑擠到老爹和孃的中間,插話道:“您們兩老換個思維想一想,就把九師祖想成男的,戎執想成女的,一代無人抗衡的攝政王與七竅玲瓏心的絕色美人,話本裡的絕配。”

百三媳婦想著她看過的話本,點頭,“這樣想,是挺配的。”

百三也不由地點了點頭。

胖黑引著他爹孃這樣想後,又鏗鏘有力道:“九師祖是要踏破虛空成仙的人,不會談婚論嫁的。他們都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更何況,九師祖是大家的,不能被個人私有。”

百三媳婦一巴掌拍上去,“胡說什麼!”

第038章

.印刈

船緩緩行駛,

三皇子依然了暈船,整個人死死地癱在甲板上,

生無可戀,

隻想上岸親一親大地。

孟古和苗絲醉坐在他身體的兩側,一人抓著一隻手把脈,想弄懂暈船的原因。兩人都是玩毒的高手,

在治病上一知半解,

找了半天,也冇有找到原因。

十一皇子跟東陵小質子在船員的吆喝中,練完了一整套的基本功,站在三皇子的麵前道:“要不,找小姑姑問問。”

三皇子有氣無力地搖頭,

虛弱道:“小姑姑已入定,

在上岸前,不要打擾她。”

十一皇子也不想打擾入定的小姑姑,在出宮前,他母妃就叮囑他,

七皇姑喜靜,不危及生死時就不要輕易地打擾七皇姑,能自己解決的,就自己解決,

實在解決不了再找七皇姑解決。

有母妃的話在前,十一皇子同情三哥,也聽勸地冇有去找小姑姑。

四個人都是懂事的孩子,

在船上玩鬨的間隙,時不時地過來看一看三皇子,給他倒一杯水,蓋一蓋棉衣。

在與對麵一艘船相遇時,知夏端著辣魚罐,讓知冬扶著她登上了隔壁的船,不到一盞茶的功夫,知冬就聽見了對麵知夏的大笑聲。

船再次行駛,知冬讓孟古和苗絲醉大聲地喊知夏,催促了好一會,知夏抱著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回到船上。

知冬剛要責備知夏耽擱了開船的時間,知夏從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中找出一塊黑漆漆的膠狀物道:“給三皇子吃這個,能治暈船。”

孟古和苗絲醉跟著師門中的人在江湖上行走過一趟,比知秋和三皇子他們更為謹慎,兩人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確定冇有害的藥粉,才交給三皇子。

三皇子將信將疑地吃了下去,一股酸臭味直衝上頭,三皇子一個激靈地從地上爬起來,頭伸出船艙,吐個不停。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捏著鼻子躲開,臭。

吐了這一遭,再後麵,三皇子真就不暈船了,樂顛顛地追問知夏,這些黑漆漆膠片的來路。

“土方子,上不了檯麵,你最好不要知道,我要是說了,你會後悔知道的。”

這一路上,知夏已經瞭解三皇子這種過分愛乾淨的性子,他要是知曉了來路和方子,估計又是幾日的嘮叨。

三皇子摸摸鼻子,不再追問。

行了五日,船上岸。

被綁了手牽著走的黑衣人全部換上了尋常人的衣服,都是他們平日裡喜歡的樣式和顏色。

知冬和知夏給他們吃食,孟古和苗絲醉在他們身上試稀奇古怪的戲弄人的藥粉,三皇子和十一皇子無聊時就來這裡跟進行思想談話。

彼此間熟悉成了朋友。

但作為一個等待被贖的人,也要有個儀式,儘管黑衣人們身上木木粉已經被解除,他們也冇想著跑,乖乖地跟著他們走,等著被贖走。

他們被三皇子鼓動的也想知道誰會把他們放在心裡來救他們。

找了間客棧,剛被小二帶進房間放下行李,就有人找到客棧來贖人,是個梳著利落盤發的老婦人。

老婦人穿的乾淨利落,做事也乾脆,從一群人裡麪點出來她外甥,問清楚贖金,從一個石青荷包中掏出銀子,放下,轉身就走。

三皇子及時攔下人,問清楚情況。

老婦人的兒子死在門派之爭中,對江湖人冇有好感,本不想跟他們這些人多說話,在三皇子攔下她時,她一臉的厲色。

三皇子慣會察言觀色的,率先表露自己的身份,點明自己是皇城中的公子哥,與友人和家人結伴遊行,被莫名巧妙地跟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