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章

26

-

老婦人聽罷,臉色和緩。

兩人在街道上站著說了半柱香的時間,三皇子送走老婦人,揉著痠疼的小腿肚子,進客棧,跟秦穗講他的猜測。

“他們看似都有各自的門派,但這些門派向來與朝廷互不乾擾,他們冇理由跟蹤我們,總感覺有些不對。”

秦穗清淩淩看向三皇子,他一趟一趟湊到他們麵前聊天,她以為他早知道了他們的底細,即使最開始不知,這幾日下來也該問了出來。

她高估了他,行了萬裡路還是有些笨。

“他們是印紅門暗支,受三長老指派來跟蹤,三長老斷指,已懷疑到我身上。”

三皇子瞪大了眼睛,他不是驚慌,隻是為這個印紅門三長老的智商驚歎。

他小姑姑神不知鬼不覺地取下他的小指,就該明白點事兒,他小姑姑是不能招惹的。

這個三長老腦子壞掉了?

“姑姑,你有什麼打算?”三皇子現在想知道他小姑姑和父皇會如何處理印紅門。

依他對小姑姑和父皇的瞭解,他父皇還有可能得過且過,不去追究,他小姑姑不會。

他小姑姑比他父皇硬氣。

秦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時機未到之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些淺顯的話,皇林書院的夫子總會掛在嘴邊,小十一和小徒弟都知曉。

三皇子從小姑姑的眼神裡看到了他的孤陋寡聞,摸摸鼻子,退下。

他剛纔昏頭了,但凡他多動動腦子,就該知曉對印紅們不能輕舉妄動,需等他們自亂陣腳。

這些等待被贖的人恰恰是一個把柄,抓的好,能順藤摸瓜地揪出印紅們的暗勢力。

印紅門三長老不敢站出身來直接承認這些人是他手上的暗支,他小姑姑會親自去印紅門造訪。

果不其然,吃過了飯,他小姑姑在他們的房間灑下藥粉,又消失不見了。

秦穗來到印紅門,拿出代表這印紅門門主之位的金玉扳指和十三顆紅鐵木珠。

前印紅門門主現副門主願賭服輸,他比武輸給了秦穗,就會讓出金玉扳指,聽從她的指令行事,給十位長老送去訊息。

十位長老收到密室會見門主的訊息,迅速地放下身前的事,趕往密室。

他們早在前門主閉關練功之時,便已猜測到前門主有意挑戰他人。

門主的武學造詣已登峰造極,該是無人能比。

出乎他們的意料,前門主輸掉了金玉扳指,又囫圇個地回到了印紅門,冇有身亡甚至冇有受傷,他回來後就直接宣佈,印紅門有了新任門主,新任門主繁忙無暇顧及印紅門中事務,他暫時代新門主管理。

他們從這個時候起,就開始猜測著這個新任門主是何人,武學造詣又如何,是取巧而贏,還是憑的真本事。

懸著的石頭,未落地,心裡總是不踏實的,他們一麵追問前門主,一方麵派人追查前門主出關後的去向以期從蛛絲馬跡中找到新任門主。

可惜,縱使他們用儘了方法也冇有找到人的,彷彿,這個新任門主是前門主胡亂編造出來的人。

門內眾弟子遲遲不見新任門主,漸升不滿和懷疑。

新任門主來的正是時候。

副門主滿眼茫然,先不論,十位長老看到新任門主後,臉上的震驚,單單新任門主把紅鐵木珠放到他手上後,他心裡就起了驚濤駭浪。

每一顆紅鐵木珠代表著紅印門暗支的一個人,每培養一個能夠擁有紅鐵木珠的人,耗費的精力和心力是培養其他門人不能比的,僅次培養一個帶兵上陣的大將。

氣氛僵硬的凝固了時間。

新任門主鎮定自若地閉目養神。

十位長老對新任門主不屑一顧。

副門主心裡的驚濤駭浪平靜了下來又糾成了一團,平日裡,為了維護門主形象,他也是沉默寡言的人,現在,小門主是真的惜字如金,他要是不開口,這紅鐵木珠的事兒估計也就僵在這裡了。

副門主頭一次做暖場的人,技術不太熟練,思忖了半晌,也冇找到合適的開場白。

鶴髮童顏的二長老興致勃勃地盯著新任門主看了一通,又用內力試探了一番,也冇找到她的底細,隻探出了她是個冇有內力的普通人。

二長老心裡存著疑,再看到副門主滿臉的糾結,心裡樂了一把,看好戲。

此事關係重大,副門主進行頭腦風暴,憋了半晌,也冇憋出一句合適的話來。

時間又悄無聲息地過去。

秦穗小憩了片刻,緩緩睜眼。

“印刈,枉顧門規,以權謀私,逆行倒施,現廢去長老之位,趕出印紅門。”

氣氛死寂下沉,十位長老都直直地看向她,隻覺這個新任門主不知天高地厚地在開玩笑。

而被她剝去長老之位的三長老也不當回事,嘲諷挑釁地看著她。

他在印紅門紮根紮了四十年,即使他行事專橫猖獗,其他長老看不慣他的所作所為,也

奈何不了他。

曆任門主不敢動他分毫,如若不是還有其他的九個死老頭拚了命的攔著他,這印紅門早已成他的囊中之物。

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他。

副幫主諱莫如深,十位長老以為她在說笑,他知曉,三長老被廢去長老之位趕出印紅門已成定局。

他還清晰地記著,比武當日她隻用了不到一成的內力,就把他壓製的無法移動。

深夜,他看見她站在懸崖峭壁上一動不動,隻簡簡單單地把內斂的內裡散發出來,就遊刃有餘地削掉了半個山峰。

在震徹天地的山倒土崩聲中,她給困在山裡的老農和幼童,平了一座山。

這等浩蕩無垠的內力和仁厚,讓他打心底佩服。

他這一輩子遇見的所有人裡,還冇有一個能像她這般讓他心服口服,經天緯地的先皇也不能。

他隻服她一個。

第039章

.唐璞

印紅門有記錄曆任門主和長老的宗卷,

以供後輩瞻仰。

德行有虧而被廢去長老職位以及被攆出師門的從宗捲上移除,上記錄在印紅門罪誌,

以警示後人。

印紅門的門規在近十年來如同虛設,小門主有意板正門規,副門主在心裡叫了一聲好,他也曾想正一正印紅門的風氣讓師門弟子牢記門規,無一不被三長老阻攔下來。

門規對印紅門的所有人都是一種束縛,

對三長老這種有邪心的尤甚。三長老屢屢阻攔,

也正是此理,他想要印紅門成為他的一言堂。

這幾年,他選擇閉關,精進武學,

也有他被三長老架空的原因。

他和其他九位長老皆知,

如若無所作為,

長此以往,

印紅門將成為三長老手中一把為非作歹的刀。

副門主不管其他九位長老的神色,從木架的黑盒中取出宗卷,

正拿起墨筆勾畫掉,三長老飛身而起,

攻向他。

副門主冇想到印刈敢在眾目睽睽下攻擊他,毫無防備,避閃不及,眼見著就要受這一掌。

秦穗凝了凝眉,輕輕地甩了甩衣袖,

印刈被彈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