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章

26

-

唐匠門存在四百餘年,經曆過數十個朝代,能延續至今,憑藉的是唐匠門門人的堅韌和不慕名利的匠人匠氣。

可,不是所有的門人都能忍受住落魄和貧窮,也不是所有人在麵對錢財美色時能收住本心。

他們走出唐匠門後,無論有何名利,唐匠門也會將他們拒之門外。

唐匠門收徒謹慎,即使變心走出唐匠門的人,也有著最基本的寡廉鮮恥,不回再回來打擾唐匠門,也不會再用唐匠門門人的身份。

是以,江湖上不曾傳言唐匠門中的是是非非。

秦穗按照三長老給她的資訊,找到鐵珠機關其中最為關鍵的一個部件的匠人家中。

家中之人看見秦穗,隻以為是哪家迷路的小姐,熱情周到地招待著。

唐璞一身疲憊地走回家,看到秦穗腰間的機關,警惕地看向他,避著家人,低聲質問道:“你來乾什麼?是來威脅我的家人嗎?我在這裡埋了爆竹粉,如果你敢輕舉妄動,將死無全屍。”

秦穗眼神黑幽幽地看著他,想著,研究機關巧術的人都如此地富有想象力嗎?唐匠門門主如此,三位長老如此,這位也是如此。

她的無相功第七層地無形不是虛如擺設,從地麵到地下水,在她眼中皆是透明。

方圓十裡,冇有爆竹粉。

不過,他看起來很害怕,她不揭穿。

第040章

.機關

秦穗坐在石頭墩上,安靜地等他冷靜下來。

唐璞緊繃著身體,

剛硬地直視著她。

漫長的對峙後,

他的身體疲軟了下來,

他隻是一個會些機關巧術的匠人,從機關作坊到家有六十裡地的山路,他走了三個時辰到家,回來後又提心吊膽了一陣,早已筋疲力儘。

唐璞直接坐到地上,泄氣道:“你到底是誰?怎麼找到這裡的?”

秦穗剛來到他家時就受到了他祖母的熱清招待,

吃了一個裹著山澗野菜乾的黃窩頭,

她又從湍急的瀑佈下捉了幾條大魚給祖母,

吃了一大鍋的酸菜燉魚,她愛屋及烏,

他問,

她便答。

“秦穗,唐匠門門主畫的地圖。”秦穗想了想,

補充道:“壽穂長公主。”

唐璞聽到唐匠門時,

臉色落寞了下來,

他有愧師門。

“壽穂長公主?”唐璞久在密閉的機關作坊中,

作坊訊息閉塞,這裡又距離皇城遙遠,

他並冇有聽說過什麼壽穂長公主。

秦穗緩緩地點了點頭,想起她離開弈北時唐匠門門主的特意叮囑,又補充道:“龍隱山,

九師祖。”

唐璞倏地睜大了眼睛,結結巴巴道:“九、九師祖?”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他信也好,不信也好,他們師門冇有印紅們和唐匠門這類門派的代表身份象征的圖騰腰牌。

唐璞進入機關作坊後,為人更加警惕了一些,聽到了她的身份,震驚了一下後,又立刻收斂警覺道:“你如何來證明你是龍隱山九師祖?”

秦穗思忖了片刻,用了一招師傅的浮塵道。

唐璞冇有覺察到他五臟六腑內的病晦之氣已被清除,仍執著地盯著她看。

秦穗頓了頓,腦海中浮現出二師兄當年的話,世人多愚鈍,他們要多體諒。

秦穗回憶著在江湖上有更大名聲的七師兄的必殺招,以往冇注意,現在想起來,似曾相識。

似乎是她陪狼崽子玩時的隔空擲物。

秦穗使勁想了想,纔想起,七師兄的必殺招是他求她教給他的。

想了明白,秦穗站起身,用這塊石頭墩來了一次隔空擲物。

唐璞眼睜睜地看著一人高一人寬的巨大石頭墩,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在遠處的半空中,像落葉一般,慢悠悠地飄下來。

他隻聽過龍隱山七師兄的必殺招,從未見過,真正看見了,才知道其中的可怕。

如果不是巨石,而是一把刀,人將死的悄無聲息。

他這時才醒悟到,她想殺他的話,易如反掌。

唐璞雙腿一軟,跪了下來,唐匠門的人從不要求有骨氣,更何況,他早已被唐匠門趕出師門,他身為一個無權無勢隻有點小技術的匠人,他從來都是欺軟怕硬的。

麵對在江湖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龍隱山九師祖,他能想到的唯一一個能保他全家平安的便是

——拜師。

“師傅!”

唐璞喊的真情實意,蕩氣迴腸。

唐璞的曾祖母顫顫巍巍聽見曾孫子的聲音,顫顫巍巍地從東屋走出來,看見他曾孫子跪在小姑孃的腳下,失禮地抱著小姑孃的腳不放。

“壞小子!”

曾祖母拿著柺杖打向這個輕薄小姑孃的曾孫子。

唐璞捱了兩下,躲著掃把爬起來,飛快地躥到他的屋子裡,一袖子下去,把他精心收藏在抽屜裡的小機關全部掃到包裹裡,提著包裹來到秦穗麵前,給她一一展示。

“師傅,這都是我設計,彆看小,我都已經想好如何變大了,隻要

這些小機關變大了,就能掙大錢,我本想著等自己從機關作坊中出來後,就自己建一個小機關作坊賣這些,能掙夠幾輩子花的錢。現在都給師傅!”

唐璞說完,眼睛閃亮亮地看著秦穗。

頭髮花白的曾祖母用柺杖敲了下唐璞的頭,訓斥道:“你多大了,人家小姑娘纔多大,你好意思叫人家師傅。”

唐璞躲到祖母身後,伸著脖子,大聲道:“有什麼不可以的,拜師傅,看的是本事,我師傅本事大的很。師傅,給您乖徒的曾祖母看一看您的本事。”

秦穗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無動於衷。她不是很想收這個徒弟,太吵。

祖母端著一碗酸辣蘿蔔塊給秦穗,慈愛地拍了拍她的手,“不用管這個臭小子,他從小就冇大冇小,滿腦子奇奇怪怪的東西,要是有喜歡的小機關,直接拿走就行。”

在祖母慈愛和善的眼神下,秦穗乖乖地坐在飯桌前,就著大餅吃著酸辣可口的蘿蔔塊。

吃完了一碗酸辣蘿蔔塊,秦穗幸福地眯了眯眼睛。

唐璞從地窖中,從地窖中抱出三大探子醃蘿蔔塊,“師傅,給您。我有的,都給您。”

秦穗緩緩地“嗯”了一聲。

唐璞乾巴巴地看著她,滿眼期待。

秦穗仰頭看了看曾祖母和祖母,慢吞吞地起身,來到曬柴的院角,把樹乾成一節一節,再把一節一節的乾柴撕成一條一條。

曾祖母和祖母驚詫地看著她,柴火在她手中就像麪糰一樣。

唐璞看著他的小師傅特彆接地氣地蹲在地上,把柴火均勻地撕成拇指粗,然後再一條一條地疊放至角落。

毫無違和。

他還記得他小師傅說她是壽穂長公主來著。

唐璞認了師傅,便死心塌地了。

仗著有師傅護著,他也不再違背本心地去機關作坊製作部件。

他昨晚問了師傅,雖然師傅冇有理會他,但他從師傅的冷靜睿智的眼神中看出了師傅的自信,師傅會把他們一家子保護的妥妥的。

他早就不想去機關作坊日複一日地做枯燥的零件了,現在有師傅護著,他還去什麼去,他又不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