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7章

26

-

距離小院六十裡外,陰暗潮濕的地下機關作坊中,一群蒙麵的黑衣人在忙碌手上的小部件,另一個密室中,有三個地位更高的銅麵黑衣人快速地組裝成一個個的機關殼,相隔深遠的一件石屋中,隻有缺少了最關鍵部位的機關殼,冇有任何的人。

秦穗帶著金麵,慢吞吞地走出石屋,被帶刀的金麪人攔了下來。

金麵不貼麵,秦穗摘了下來,麵無波瀾地看著金麪人。

金麪人直愣愣地看著她。

“讓開。”

金麪人抽刀,刀尖尚未抽出刀鞘,暈了過去。

秦穗慢吞吞地一路走過金麪人、銀麪人、銅麪人、遮麪人,最後來到所有黑衣人通過的入口。

散開內力,運轉無相功第四層物無形,她循著留在空氣中的痕跡,找到了所有負責機關作坊的人。

機關作坊關係重大,印刈親自管理作坊,隻有他知道機關作坊中所有人的底細,所有參與的人都被分隔開,金麪人把最終的機關交到他的手裡。

機關作坊已堆疊了成千上萬個機關殼,而最終的有殺傷力的機關隻有三十個。

限製產量的便是最後的一個關鍵部件,他尋找了許多方法許多地方許多的匠人,隻有唐璞能製作出如此精湛的物件。

他用家人安危控製住了唐璞。

唐璞挑剔,不是他認為合格的機關殼,他連碰都不碰,扔掉百八十個不過關的機關殼,才發現一個他看的上眼的。他習慣了精益求精,隻有他一個人能製作的關鍵部件又耗時良久。這些年下來,他隻製作了三十個鐵珠機關,每一個機關中都有他留下來的蛛絲馬跡。

他私心裡想著,萬一有一天,他在這裡死於非命,唐匠門的人能根據他留下來的蛛絲馬跡知道他的死因,通知他的家人,讓他的家人雇人替他報仇。

這僅有的三十個鐵珠機關被印刈給了他親自訓練的死士手中,作為他功虧一簣後的一條後路。

秦穗解決了機關作坊的隱患,冇有繼續追下去,她已知曉這三十個人的去向。

她無意審判他人善惡,更無意審斷他人生死,但附在黑衣人身上的血障模糊他們本身的生生之氣。

無需審問,她隻需運轉無相功氣無形,他們在她麵前無所遁形。

無辜之人被殺時的紅色血氣會粘附在他們的身上,殺的無辜人越多,身上的血氣越重,漸漸地形成血障。

而作惡多端的人被殺時,他們身上的血障消失,被血障悶在裡麵的生生之氣猛然爆裂,附著在殺人者身上,益壽延年。

留在機關作坊中製作零件的都是印刈的心腹,全是血障纏身之人,竟無一乾淨。

秦穗歎氣,散開全部的內力,把這片地重歸荒蕪。

天道好輪迴,多行不義必自斃。

回至客棧,秦穗放下手中舉著的唐璞。

唐璞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十一皇子戳了戳地上的人,“他怎麼了?是小姑姑新收的徒弟嗎?”

秦穗緩緩地點了點頭,坐到飯桌前,安安靜靜地看著掌櫃。

她夷平地下密室時散開的內力,她隻收回了足夠回來的內力。放下唐璞,散儘最後一點內力後,她處在返璞歸真的空無境界,異常的舒適。

也,很餓。

掌櫃笑著吩咐小二趕緊上飯上菜,不拘葷素。

在這個小客人剛來時,他就見過了這個眼神,知曉這是無聲地催促。

這軟軟的眼神,總讓他想起他那還在繈褓中不會說話的小孫孫。

第041章

.烏祖

飯菜一盤接一盤的端到餐桌上。

知冬把醃蘿蔔瓦罐放到廚房後俯身看唐璞的情況,

道:“總不能把人丟在這裡不管,

地上涼。”

秦穗慢條斯理地吃飯,聽見知冬的話,

慢吞吞地側身看了眼地上的人,

緩緩地歪了歪頭,

起身,把他提到空置的飯桌上,

舒心地眯了眯眼睛,又慢吞吞地回到飯桌前吃飯。

這樣就不怕涼了。

孟古與苗絲醉抱著一堆的小吃食從門外衝了進來,看見師傅,眼神爍亮,

把路上捨不得吃的小吃食全放到她的麵前,“排了好長的隊買到的,給師傅吃,

不給其他人。”

秦穗微微點了點頭,

看了一眼她置放行李的地方。

苗絲醉心領神會,

帶著孟古打開行李,裡麵全是精緻的小機關玩具。

孟古和苗絲醉興奮地又喊又跳,

把所有人都引了過來。

秦穗指著被孤零零仍在桌子上的唐璞,“他做的,掙大錢。”

秦穗感覺她已經全部解釋清楚,

轉過身,專心致誌地吃飯。

孟古從行李中挑出一個他喜歡的小機關玩具,蹦跳著來到唐璞身前,

扒開他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眼球,對知冬道:“冇事,被嚇暈了。”

知冬看向長公主,她家長公主又做了什麼嚇壞人的事情?

秦穗的心神全部留在飯菜上,極緩地抬頭看了看知冬

又低頭吃飯。

知冬揉了揉額頭,捂嘴笑了笑,她現在有些想念知秋了,也許知秋來了,就能明白長公主眼睛裡藏著的意思了。

知夏和大廚一左一右抬著大鐵鍋放到地上,嫋嫋水蒸氣和香氣四溢。

秦穗吃完最後一個荷葉包,緩緩地看向地上的大鍋。

她冇吃飽……大鍋裡的大魚看起來很好吃……

知夏擦擦臉上的汗,對秦穗道:“這種大魚是這個地方的特色大菜,昨天,我們一塊吃了一鍋也冇吃完,這一鍋,專門煮給公主的。”

秦穗嘴角翹了翹,又極快地隱了下來,隻眼裡的星辰還在流轉。

入夜,飄起了雪花。

被贖走的黑衣人一身飛雪地回到了客棧,硬邦邦地坐到秦穗的麵前,生硬道:“我以後跟著你。”

秦穗淡漠地看了他一眼。

黑衣人說著他離開客棧後,查到的訊息,“你是印紅門門主,關了三長老,三長老的親信在追殺你。”

其他十二個一直留在客棧冇被贖走的黑衣人看向秦穗,他們還不知道印紅門門主之位已經換人。

秦穗麵無異色。

黑衣人繼續道:“門主不需要我們,其他人需要,我們跟著,保護他們的安全。”

秦穗淡淡地看向三皇子。

三皇子連連點頭,“需要!需要!”

他堅信,遇見危險的時候,小姑姑定能護住所有人的安全。他就想著,如果對方用車亂戰術,有了這些黑衣人給對方添添亂,他小姑姑能省點力氣。

知夏看向三皇子和黑衣人,她首先要搞清楚的一件事情是,“誰給你們發月俸?”

三皇子指著自己,“我!我!我有錢!”

秦穗幽幽地看向他。

三皇子一個激靈,從袖籠中掏出一張銀票,“這是尾款。”

秦穗把銀票摺疊著放到荷包中,準備明日寄給大師兄,大師兄在信裡催了。

三皇子從懷裡掏出平安符,翻來覆去地看著,“小姑姑,購買這個平安符的回頭客很多,他們都說自從帶了這個平安符,感覺所有事情都順利了不少,連我母妃也這麼說,這個世界上真有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