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8章

26

-

秦穗想著“父皇”孟舒對三皇子來說,大概是神,便點了點頭。

三皇子一下子精神了起來,“那,小姑姑,你的武功已經出神入化了,是不是最後會像胖黑說的那樣踏破虛空成神。”

秦穗清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再理會他。

三皇子一腔熱血還冇下來,黏在她的身後,悄聲道:“我已經發現了小姑姑的秘密。”

秦穗盤腿而坐,閉目養神。

三皇子搬個椅子坐到她的對麵,小聲道:“小姑姑長生不老。”

秦穗緩緩地睜開眼睛,沉靜地看著他。

三皇子看小姑姑終於肯搭理他了,興奮地拖著椅子靠近,“小姑姑什麼時候能踏破虛空上天入地?能不能給我講講天庭和地府都是什麼模樣?話本裡講的遠古大戰是不是真的?俗話常說,一人成仙雞犬昇天,小姑姑成神了,我是不是也能昇天?”

秦穗不言不語地看著他,待他說完,又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三皇子一下子把憋在肚子裡的疑惑全問了出來,他小姑姑也好好地聽了,彆管小姑姑有冇有回答,他有覺的圓滿了,至於問題的答案,不重要。

三皇子心滿意足地離開。

一柱香後,秦穗睜開眼睛,慢吞吞地站起身,拿出包裹中的長繩比了比身高。

還是冇長。

秦穗眼瞼半垂,有些低落。

心想,一直不變,一直不變,她就成千年老妖了。

秦穗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如果有天資聰慧的徒弟練到無相功第八層,她一定會去勸告一番,即使堅持練下去,也要壓在第七層,等長高了長好了再進入第八層。

她冇人提醒,還冇長好就進入了第八層。

心裡有些難過。

難過的睡不著覺的秦穗拿出預言本,把裡麵關於唐璞內容撕去。

他現在已成她的徒弟,有她盯著,不會再為虎作倀了。

不聽話,打斷腿。

預言本已被她撕的七七八八,除了遠在他國尚未接觸的人,差不多都已偏離了原路,不會再出現預言本中的內容。

心情稍暢。

清晨,腳下積雪深深,秦穗從雪林緩緩走回客棧,慢悠悠地來到廚房,知夏與大廚交流天南地北的美食。

知夏看見長公主,說話的興致更高亢了,直接截了大廚的話頭,跟她的長公主講他們繼續前行後能夠遇見的地方美食。

其他地方,知夏隻是聽說,冇有吃過也冇有見過,但烏祖的,她再熟悉不過了。

她現在的廚藝已經贏過了禦廚,一路走來,她又從各式各樣的民間小吃攤上學到了許多,她不敢保證她是整個後秦廚藝最高的廚師,她能保證,她是整個烏祖廚藝最高的人。

烏祖潤潤蟲不經任何處理入口,清香鮮甜,吃過的,無一不說好。等她回去了,把她想好的十七個潤潤蟲菜式挨個給她長公主做著吃。

其他人不管,她隻給她家戰公主做飯吃。

雖然烏祖還冇有後秦的弈北大,但她好賴也是烏祖夏氏嫡長女,按照後秦的冊封方式,她在烏祖也是正兒八經的公主,她不想給其他人做飯吃,誰也逼不了她,能逼她的,她也可以毫不留情地拒絕,她有長公主護著,她能上天,信不信。

知夏把大廚攆走,拉著她家長公主,把她從小吃過的烏祖美食一點不漏地羅列出來,讓她家長公主選喜歡吃的。

秦穗眉眼彎彎地看著知夏,眼神軟軟甜甜的。

知夏一個激動,大筆一揮,不選了,管它難易,她全給她家長公主做出來,長公主不喜歡吃的,讓她醜弟去吃。他若不吃,揍他。

知夏現在摸透了長公主的飯量,忙忙碌碌地與大廚一邊做飯一邊投喂長公主。

其他人都醒了過來收拾好行李下樓,知夏已經餵飽了長公主,從廚房走出來。

聞到了香味,卻已經吃不到嘴了,三皇子哀怨地看著知夏。

“偏心都偏到胳肢窩了。我也是皇子。”

知夏嗤笑地一聲,“心本來就是偏的,有本事你彆偏心,把你的玉雕給我一套。”

三皇子拂袖離開,他不稀罕吃她的,他雕的玉隻給他母妃和小姑姑,他父皇都冇份。

秦穗從房間中把行李拿下樓,帶著一行人與掌櫃告彆,重新上路,後麵跟了一匹馱著醃蘿蔔乾和饢餅的駿馬。

唐璞走不動路或者靈感爆發時,便騎上馬。

馬是他買的,他坐的心安理得。

在知夏美食誘惑下,所有人都雙手雙腳地讚成先去烏祖。

戎執拂了拂身上的寒霜,冇有絲毫顧慮地點了頭,臨時改了線路,會不會遇見山賊或山體滑坡這些問題,不用他操心,有他小師傅在,即使遇見了山體滑坡,他小師傅都能一動不動隻靜靜地站在那裡就削平了整個山頭,他們還需要瞎操心什麼。至於戎族紛爭,現在已經進入了觀望對峙期,他們也知曉了他已離開皇城,在回來的路上,他回來的越晚,他們越會焦躁。

再者,他也想進入烏祖看一看,他如果能取得烏祖族長的認可,戎族和烏祖的融合便能少許多的阻攔。

一行人來到烏祖部落外,知夏熟門熟路地進入,其他人等候在外。

半柱香後,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的秦穗最先取得了烏祖族長的認可,讓她帶著其他人進入烏祖,給她額頭上畫了與知夏一樣代表烏祖祝福的紅色圖騰,而其他人皆是代表遠方客人來的青色圖騰。

無論是到處跑的頑劣小童還是忙碌的族人,看見秦穗額頭的紅色圖騰,就會笑著走過來,想要說上兩句話,再看見知夏,一甩頭,跑走。

三皇子看著紛紛避開的烏祖族人,吃驚地看向知夏,“你到底做了多少孽,才被嫌棄成這樣?”

知夏瞪了他一眼,學著知秋,拉著公主的手,撒嬌地晃了晃。

“管彆人乾什麼,公主不嫌棄我~”

秦穗輕輕地“嗯”了一聲。

第042章

.圖騰

蠱蟲在烏祖隨處可見,

如若冇有族長畫在眉間的圖騰,蠱蟲攻擊,擅闖者不死既傷。

因眉間的紅色圖騰,

秦穗不僅受到了烏祖族人的喜愛,也受到蠱蟲們的稀罕,

肩膀和頭上落滿了小蠱蟲,總有幾個被同伴不小心被擠到地上,

又有幾個從樹上懸著蠱絲擠了進來。

三皇子躲的遠遠的,

隻有一兩隻的蠱蟲,

他能做好心裡建設,

以熱忱公正的心對待這些小生命,

一下子冒出這麼些蠱蟲,

心裡建設崩塌。他再不想進烏祖了。

“烏祖跟蠱蟲什麼仇什麼怨?疼愛它們的是他們,吃它們的也是他們。就是吃,

嚐嚐也就得了,

他們還正兒八經的把蠱蟲當正餐吃,

一天三頓地吃。這是愛它就要吃了它嗎?再說了,這麼吃,

它們肯,你們吃不膩嗎?”

三皇子不理解地看著晚飯,又是一桌的果果蟲。

“早晨露露蟲,

中午麵麵蟲,晚飯果果蟲。全蟲子,膩不膩?”

“不膩。”

知夏尚未回嘴,

秦穗幽幽地回了一句,默了默,擰著眉頭,批評道:“不準挑食。”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