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9章

26

-

知夏笑著給三皇子夾了一筷子的果果蟲,“雖然都是蠱蟲,味道不一樣,這個是用瓜果餵養長大的,有香甜的瓜果味,入鄉隨俗,我剛來皇城的時候,也是不理解你們的飲食的。”

十一皇子吃下一大口的果果蟲,看向三皇子,搖頭不讚成道:“三哥,你不要嬌氣,烏祖族人熱情招待,你都騙吃騙喝了,還挑三揀四的,太不應該了。”

三皇子憋屈地吃下第一口果果蟲,唧唧嘴。

咦,除了長的醜了點,比麵麵蟲還好吃。

過了幾日,三皇習慣了一天三頓的蠱蟲,也發現了眉間圖騰顏色不同的深意。

灰色的圖騰,代表著烏祖中犯過錯的族人,烏祖的老人們看管的嚴。

青色的圖騰,代表著外來的受歡迎的客人,族人們會提供幫忙也會監督,能看到他們養蠱蟲的場所,但不允許進入他們孵化小蠱蟲的場所。

黃色的圖騰,是烏祖多數人的顏色。而紅色的圖騰,代表著烏祖的權貴,能夠進入普通族人都無法進入的烏祖聖地。

三皇子覺的他小姑姑是壽穗長公主,能夠得到紅色圖騰進入烏祖聖地,他也是皇親國戚,按道理講,他差不多也該是個紅色的圖騰。

三皇子坦率地把他的想法給知夏講了。

知夏像看傻子似地看著他,認真道:“長公主說你有些笨,我還幫你辯解了兩句,現在看來,還是長公主看的更透徹。”

“有話說話,不帶人身攻擊的。我就是再笨,也比你強,彆忘了,誰幫你和知秋在小關舟贏的美人鏡。”

知夏臉皮厚實道:“好,看在美人鏡的份上,我承認你比知秋聰明那麼一點。”

旁聽的知冬笑看了一眼知夏。

三皇子聽了知夏的解釋,眼睛都瞪大了,他又在不經意聽到了一個在皇宮打聽都打聽不到的關於小姑姑的事情。

在他稍微懂事,知曉壽穗長公主這樣的封號是如何的尊貴時,他就開始打探關於小姑姑的一切資訊,打探了良久,發現,他小姑姑身份成謎,就像從石頭堆裡突然蹦出來的一樣,關於她的生母一片空白。

現在,知夏告訴他,他小姑姑有四分之一的烏祖血統!

“誰說的!什麼烏祖血統!我小姑姑堂堂正正的後秦壽穗長公主。我知道你們想高攀我家小姑姑,那也找個合情合理的理由行不?”三皇子不承認他小姑姑有什麼烏祖血統。

一行人皆不信,反是苗絲醉最先相信了知夏的話,他之前也有些疑惑蛇主認可師傅太過輕易。蛇主性傲,寧死不願屈居人類之下。如果小師傅身上有烏祖四分之一的血統,那就解釋的通了。大長老不用再擔心小師傅知道陰蛇門來曆對陰蛇門不利了。

苗絲醉看了一眼知夏,又看向師傅。

秦穗不言不語,眼神清明淡然。

苗絲醉看了眼腰間的平安符,咬了咬唇,用衣袖沾上茶水,擦拭著眉間的圖騰,青色沾水變成黃色。

素有急智的三皇子,迅速地猜測出了其中的來龍去脈,臉色刷白,看向小姑姑。

苗絲醉亦是滿臉膽怯地看著師傅。

陰蛇門是烏祖的分支,藏在後秦的毒蛇,一旦大秦與烏祖起紛爭,陰蛇門豎眸而起,屆時,烏祖雖小,勝負亦難定。

烏祖自古以來走的都不是硬拚硬的道路,他們擅長的是蠱毒,得不到勝利,亦能拚的同歸於儘。

這個烏祖部族的秘密,在苗絲醉這個陰蛇們少主的眉間圖騰變色的瞬間,昭然若揭。

十一皇子看到臉色煞白的三哥和苗絲醉,皺眉思忖著,隻想到了陰蛇門與烏祖可能有關係,尚未想到後秦的千瘡百孔。

秦穗緩緩地看向苗絲醉和三皇子,慢聲道:“無礙。”

苗絲醉期期艾艾地走過去,抱起師傅的手,放到他的頭上,“師傅,你揉一揉。”

秦穗認真地揉了一揉。她曉得,徒弟怕她疏遠,在撒嬌。她身為師傅也要引導好徒弟的心理。

三皇子臉皮子硬實,也學著苗絲醉的樣子,偎到她的身邊,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頭上,“小姑姑,我受驚了,揉一揉。”

十一皇子鄙視地看了一眼不要臉的人。

秦穗感受到三皇侄隱藏在髮絲下的神經挑動,受到驚嚇後的紊亂。她站起身,慢慢地給他按摩著。

三皇子的心,穩了下來。他怕的不是陰蛇門和烏祖的關係,他怕的是先皇布的局。

從弈北迴宮,又斷了小指後,他時刻想要往上爬的心終於安靜了下來,他沉下心來,一點一點地追查,抽絲剝縷,他發現了先皇的蹤跡。

太多的巧合便是預謀。

氣氛安靜,無需打擾,其他人都輕聲離開,秦穗仍在慢慢地給三皇子按摩著頭上的穴位。

“小姑姑,先皇與陰蛇門什麼關係?”

“長老,輔佐陰蛇門上一任掌門人。”

“先皇想要了父皇和我們的命嗎?”

秦穗沉默,冇有點頭亦冇有搖頭。

三皇

子苦笑了一聲,“我知道了,他不是想要我們的命,隻是想要廢掉我們,讓我們與皇位無緣,就像我這樣,就像大哥那樣。是嗎?”

秦穗停下來,坐下來,閉目養神。

“小十一被小啞巴推入水池這件事,是不是他埋下的釘子做的?其他皇子是不是也會遇見各種無緣皇位的意外?”

“他到底想要什麼?讓後秦內亂?還是讓後秦再也冇有皇室?”三皇子的聲音中多了些嘶啞,他不願相信他從小崇拜的人是這樣的瘋子。

秦穗心中歎息,緩緩地張開眼睛,看著他,“安靜。”

三皇子閉上了嘴巴,甚是委屈地看著她,委屈地眼裡冒出了水花。

秦穗又閉上了眼睛。

三皇子倔強地看著她,等她睜開眼睛跟他解釋先皇的陰謀。

隻不過片刻,三皇子挺直的腰背彎了下來,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秦穗睜眼,一手提著他的腰帶,把他扔回他自己的房間。

還未走到他的房間,三皇子就醒了過來,也不吭聲,任由小姑姑提著他。

十一皇子與他一個房間,看見小姑姑提著他回來,站在床上,伸出兩隻胳膊,“小姑姑,你扔一下我,然後再接住。”

來烏祖的路上,他看見了有農夫與孩子如此玩鬨,一直豔羨著也失落著,他從小就胖,父皇又弱,拋不起來他,從來冇有跟他玩過這個遊戲。

現在看見小姑姑提著三皇子,醍醐灌頂,他父皇弱趴趴地冇有力氣,但他姑姑厲害呀。

更何況,他小姑姑在他心裡的份量是十個父皇也替代不了的。他就是不信任他父皇,也會信任小姑姑的。小姑姑把他扔上去,他不怕小姑姑摔了他。

十一皇子一腳踢開還賴在小姑姑身邊的三皇子,極其興奮期待地看著她。

秦穗思忖了片刻,搖了搖,“不能嬌慣。”

她牢記著二師兄的話,玉不琢不成器,小徒弟小皇侄不能嬌慣,要威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