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26

-

東陵小質子給秦穗倒了一杯桃汁。

桃子是他前幾日去冷宮送飯時從桃樹上摘的。

他學宮女榨石榴汁的法子做了這些桃汁來討好廚房裡的人。

廚房裡的人可憐他不能說話,接受了這份討好後,時不時地給他些宮裡不常見的新鮮吃食。

這焦黑的祕製棗糕就是禦廚祖傳的拿手糕點,可惜賣相不好,不能做給主子們吃。

秦穗隻能在他這裡吃到賣相不好味道極好的棗糕。

吃一口棗糕,喝一口桃汁。

秦穗的眼裡冒著幸福的小星星。

她喜甜,甜甜的吃食會讓她忘記所有,眼裡和心裡再也裝不下其他的,臉上故意端出來的淡漠和嚴肅,像爐上的白糖一般,軟成了棉花糖。

發現了這個變臉小秘密後,東陵小質子就開始隨身攜帶甜食。

質子們年幼時居住在皇林書院南麵的一排屋舍中,待成年,可出宮不可出城。

這片屋舍前麵是大片的紅磚空地,後麵是荒草地,視線的儘頭便是護衛定時巡邏的高牆。

屋舍冷清寂靜。

秦穗喜歡這份清靜,便愛來這裡休息。

東陵小質子近水樓台,率先走了絕情派拜師禮節。

他磕頭拜師,成了秦穗的大徒弟。

在禦前總管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下,侍衛長拒絕拜長公主為師。

麵子大過天,侍衛長揚言,決不屈居幼童質子之下。

侍衛長無緣長公主的二徒弟名額。

東陵小質子口不能言,學武方麵卻一點即透,比十一皇子學的更快。

在學武第六天,東陵小質子已能壓著十一皇子打。

十一皇子皮糙肉厚,不服輸不怕痛,屢敗屢戰,進步神速。

“再來!”

十一皇子從地上爬起來,謹慎地盯著小啞巴的一舉一動,腦海裡回憶著小啞巴剛纔的動作,以期找到漏洞。

東陵小質子看向小師傅。

秦穗捏著蜜餞的手頓了頓,把嘴裡的果核壓在舌頭下,道:“繼續。”

說話的聲音因含糊不清而顯糯軟,全靠嚴厲的眼神撐住了她為人師表的威嚴。

觀戰的九皇子悄默默地走到六皇子身邊,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看小姑姑的耳朵。

六皇子循著胞弟的視線看過去,發現小姑姑的耳朵紅的像冬日枝頭上的梅花。

六皇子和九皇子回宮,文妃問兩人白日裡的功課。

六皇子背了一篇文章,九皇子背了一首詩。

文妃放下書本,笑道:“平日裡要有今日的三分乖覺,我也就省心了。”

九皇子親昵地撲到文妃的懷裡,撒嬌道:“兒子有件事想求求母妃。”

文妃輕柔地摸了摸他的頭,“何事?”

九皇子仰頭,道:“我們想跟十一弟一樣跟著小姑姑學武功。”

文妃挑眉:“你們不怕長公主?”

九皇子連連搖頭,“小姑姑超好。”

文妃低頭喝茶,不言不語。

六皇子看胞弟勢單力薄,幫腔,“小姑姑不會害我們。”

九皇子重重地點頭:“小姑姑很厲害,遇見危險,都能護住我們。”

六皇子緊跟九皇子的話,一唱一和,道:“十一弟就是小姑姑從水池裡救出來的。”

九皇子儘管年紀小,也見過被關起來的人的下場,補充道:“小姑姑還救了小啞巴。”

六皇子看著母妃的臉色,道:“在小姑姑這裡,我們很安全。”

文妃用繡帕擦了擦嘴角,道:“長公主是先皇在朝中親口冊封的壽穂長公主,遺囑的實施者,身份尊貴,就連太皇太後也要低一頭。即使是聖上,也動不得長公主一根頭髮,更何況,皇後把鳳印給了長公主。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聰慧的九皇子積極發言,“小姑姑最大!”

文妃笑著颳了下九皇子的鼻梁,“意味著,你們不能得罪長公主。如若惹怒了長公主,我無法護住你們。”

六皇子點頭,冇說他們兩人會聽話不惹長公主生氣,反說道:“小姑姑不會被我和九弟惹怒。”

文妃好笑地用書敲了敲他的頭,“長公主脾性好,還是不好,你們哪會知曉?”

話罷,文妃回寢室休息,關於兩兄弟跟著長公主學武的事,冇說同意,也冇說不同意。

六皇子想再求母妃,被高嬤嬤拉住。

高嬤嬤無聲地搖了搖頭。

六皇子皺眉。

他進學兩年,已曉事,自從十一弟的表哥不明不白的死後,宮中的氣氛就緊張了起來,母妃也開始把他和九弟放在眼皮子底下看著。

也不知是不是他看的鬼怪故事太多,他總感到有人在看他,一種讓他很不舒服的眼神,他心裡有些怕。

他帶著九弟和十一弟碰見小啞巴時,他感到那個偷窺他的鬼行動了,他冇想動手,手肘卻被一股力推

向前,推倒了小啞巴。

小啞巴摔倒,隻以為他在故意欺負人,爬起來就舉著拳頭衝向他。

十一弟擋在他的身前,被衝進了池裡。

他琢磨著,那小啞巴就是個被鬼附身的倒黴蛋。

他十一弟胖成了球,水池距離十一弟還有十步的距離,小啞巴能把十一弟衝到池子裡?

反正他不信。

母後宮中的李嬤嬤說小姑姑是鎮壓妖魔鬼怪的鎮山石。

這話,他信。

在小姑姑把十一弟從水池裡救出來的時候,那個讓他懼怕的感覺消失了。

鬼被他小姑姑鎮壓了。

金雀殿裡,六皇子講他對她的敬仰,順道說了他被鬼盯上害人的過程。

秦穗聽了,摸了摸他的手肘,冷靜道:“不是鬼,是人。”

秦穗放開內力,房間中的桌椅無風自動。

有少許內力的知秋跟六皇子解釋道:“隔空擊物。”

知秋身側的知春長歎道:“這世上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六皇子沉重地點了點頭,愁眉苦臉地看向秦穗,“小姑姑,誰要害我?”

“不知。”

秦穗凝眉,先皇交給她的話本中,隻預言了皇侄和皇侄孫的直接死因,其他的並未多說。

她原本以為十一的死是巧合,如今看來,這些巧合的後麵,有幕後之人。

“歹毒!”秦裕氣的在安泰殿走來走去,他前頭還冇查出來是誰動了龍脈陣,後頭又有人敢害他的皇子皇孫。

相較於氣急敗壞的秦裕,秦穗更為冷靜,她在腦海裡回憶先皇在教導她的兩年裡跟她說過的話。

回憶完,秦穗幽幽地瞥了一眼龍椅,起身離開。

她三哥現在急慌了,等靜下心來琢磨,便能知曉一二。

回到金雀殿,知冬在小廚房中煮麪,知夏和知春在收拾奢華的擺件。

知冬惦記著長公主在梅開宮吃到高湯麪時眉眼彎彎的漂亮模樣,下定決心要煮出比高湯麪更好吃的麵,煮不出來就不出廚房。

知夏和知春是在看到長公主隔空擊物的本事後,有所覺悟地跑去詢問禦前總管關於武功高強內力深厚之人的喜好,這才恍然大悟到,長公主一直在遷就她們四個貼身丫鬟。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