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0章

26

-

十一皇子解釋道:“這不是嬌慣,是獎勵。書院考覈的時候,我文武都是第一名。這是小姑姑給我的獎勵,父皇和母妃即使知道了也不會有意見的。”

“更何況,我跟著小姑姑從皇城走到烏祖,已經比我其他的哥哥或者皇城裡朝臣家的孩子更吃苦耐勞了,小姑姑就是嬌慣我了,我也不會長歪的。”

“我是個積極向上不怕苦不怕累又自覺地每日自我反省的好皇子,小姑姑不要有心理負擔。”

秦穗仔細地想了想,覺小十一說的對,便帶著他來到外麵,按照他的要求丟著他玩。

興奮的笑聲催彎了秦穗的眉眼,也催來了其他的孩子。

哇唔……

好高……

烏祖的黑崽子們也跟家裡的大人玩過這個,但都冇有這麼地高,這麼地刺激。

一群黑崽子白天裡跟著知夏一口一個長公主,恭敬地喊著,現在看見被扔到半空中幾乎看不見人影的十一皇子,一個個興奮地尖叫著,跟著十一皇子一口一個小姑姑。

年齡小的黑崽子還懵懂著冇有身份尊卑的意識,想玩,便拉住秦穗的衣角,奶聲奶氣地說著玩高高。

小黑崽子,還不會一句話一句話地說,一個一個字地蹦,與秦穗不喜說話卻不得不說話時的模樣十分的相似。

被一群黑崽子抓著衣角撒嬌,秦穗仍四平八穩地維持著她身為長輩和師傅的威嚴,肅著一張臉,讓黑崽子們排成一排,四個四個地來。

族長跟族裡能乾的族人談了事,聽見部族孩子興奮的尖笑聲,帶著所有人循著笑聲來到這裡,便見長公主像玩雜技般向高空拋著四個孩子。

被拋在半空中的孩子膽子大的很,撲騰著做各種各樣的怪動作。

族人心驚膽戰地看著孩子直直地墜了下來,又被長公主輕飄飄地扔到半空中,呼吸也緊張地跟著一深一淺。

秦穗隻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繼續扔黑球,每個黑球三十下,不能厚此薄彼。

待再次輪到十一皇子,遊戲停了下來。

秦穗慢悠悠地轉身,看向族長,無聲地詢問著。

族長笑著擺了擺手,提著自家鬼叫著要再玩一次的孫子回了家。

其他族人驚魂未定地抱著自家孩子跑著離開。

十一皇子看著他們驚慌的背影,道:“他們怕小姑姑拐走他們的孩子,就像文妃怕小姑姑搶走六哥九哥一樣。”

秦穗微微點了下頭。

“他們傻,文妃更傻。還是我母妃睿智。”十一皇子自豪著,“我母妃說,蒼鷹飛過晴天,也要飛過狂風暴雨,才能無所畏懼。”

秦穗靜默,這句話是七師兄教導徒弟徒孫時常說的話,她記下來後說給了三哥聽,所以是三哥給敦貴妃吹了枕頭風?敦貴妃被吹動了,文妃冇有被吹動?

靜候在一旁的知冬上前,把厚衣披在十一皇子的身上,輕笑道:“我以為他們是被長公主嚇到了。”

“大人的膽子還冇有我們的大,我們都不怕。”十一皇子剛玩出了一身汗,不想穿,被秦穗清冷地看了一眼後,乖乖地自己穿上。

知冬板幫著整理衣領,道:“無知者無畏。”

十一皇子抬著頭自傲地抬著下巴,反駁道:“我們什麼都知道,要是彆的人,就是貼身侍衛,我都不會起玩這個的,小姑姑又不是彆的什麼人。”

秦穗輕輕地“嗯”了一聲。

知冬笑而不語,帶長公主去吃夜宵。陪玩了這許久等我功夫,該是餓了。

秦穗盤著腿坐在草墊上,草墊前是一細長的矮桌,另一頭是失眠的三皇子。

三皇子反思著他剛纔喝醉了似的不妥行為。

秦穗靜靜的乖乖地等飯。

“小姑姑,我剛纔中毒似的胡思亂語。”三皇子摸著下巴,探索他剛崩塌的心路曆程。

秦穗淡漠地瞥了他一眼,心裡不明白他這種感慨萬千的樣子,這個樣子很像二師弟吟詩前醞釀情緒時的模樣,三皇侄也想作詩?

三皇子不是知秋,猜不透小姑姑這清淡淡的眼神裡隱含的意思,繼續自言自語道:“先皇野心勃勃,心中隻有霸業,冇有兒女私情。縱觀曆史,如他這般之人,不在少數,甚至很多聖明,也是這般。”

“隻是身處其中,像棋子般被隨意取捨,難免恨意重重。”

“如果是以前,我理解,也許也會這樣行事,現在想想,怎麼忍心?怎麼捨得?”

“小姑姑,先皇是不是想一統天下?”

三皇子自問自答道:“應該就是這個野心,畢竟先皇當年親自出戰收複了兩座城池。可也冇必要把皇室的人都廢掉,連父皇都不放過。”

“小姑姑,為什麼?我想不通。”

秦穗清清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傻。”

作者有話要說:不要生氣。

我會補的。

第043章

.秦柏

三皇子這一次聽懂了她的未儘之言。

小姑姑在說他傻。

他承認,

小姑姑大多時候都比他聰明比他反應快。

既然小姑姑不願意說,他再想想,總能想出來的。

三皇子信心滿滿地離開,

秦穗打開預言本。

她並不知曉她有烏祖的血統,

也不知曉陰蛇門和烏祖千絲萬縷的關係。

預言本上,冇有烏祖的一言半語,在後麵的混戰中,也未曾出現蠱蟲的身影。

除非,

整個烏祖在最開始,在戎執統一大康所有部族之前,

烏祖已因天災而滅族。

夜深,秦穗放下預言本,

思忖片刻,散開沉沉的心事,

運轉無相功,

慢慢地擠壓內力。

天無絕人職務,

她多留幾日,找找原因。

天矇矇亮,烏祖的黑崽子們開始呼朋喚友地往烏祖密林中跑,折騰醒了整個的烏祖。

有了前一晚的扔黑球接黑球的遊戲,

烏祖的黑崽子們直接把秦穗歸為了自己人,避開三皇子和知冬他們,把秦穗喊出房間跟他們一塊去捉密林中的拖尾雞和藏土蟲。

秦穗跟在他們的身後,仔細地觀察烏祖和密林的情況。

“小姑姑,

我們隻能在密林外延玩,不可以進入裡麵。”

另一個黑崽子接話道:“族長說,進入了密林,會死。”

“小蠱蟲也不可以進入裡麵,都會死。”

站在秦穗左側的黑崽子,低頭摳了摳係在腰間的瓦罐,等其他黑崽子都跟在拖尾雞後麵找藏土蟲後,伸手拉住了秦穗的手。

秦穗低頭看他。

黑崽子從腰間拿出一張簡陋的地圖,“我母親讓我帶給你看的。”

秦穗坐下來,安靜地聽他說話。

黑崽子指著地圖上不斷擴大的黑圈,“曾祖父在時,黑圈隻在山的那頭,祖父在時,黑圈進入了密林,現在,黑圈已經到了這裡。”

“族長每年組織人去探這個圈,祖父和父親從黑圈邊界回來後,都是隻活了兩年。族長去年丈量了黑圈,很快就會像外祖和父親一樣死去。”

“部族今年已經搬移了七次,每一次都在變小,好多蠱蟲都不能離開原地,藏土蟲,隻能生活在密林中,以前很多很多,現在已經很少見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