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26

-

兩人打定主意,要把金雀殿改成長公主喜歡的模樣。

金雀殿的這四個貼身伺候的大宮女,跟秦穗大師兄的徒孫們有著差不多的年紀。

秦穗把徒孫們當孩子來寵著,對這四個大宮女也當成了孩子來慣著,任由她們在金雀殿裡折騰。

金雀殿被她們折騰的亂糟糟的站不住人。

秦穗站在大門前看了一眼,轉身,揹著手悠悠地走嚮往南牆屋舍。

背影與九天道長一般的仙風道骨。

十一皇子守株待兔,半路攔住了秦穗,抱著她的腰央求她陪他去梅開宮吃午飯。

秦穗回憶著高湯麪的滋味,被十一皇子輕易地牽到了梅開宮。

十一皇子跟著她開始學武後,摸爬滾打,身上的青腫不斷。

敦貴妃久病成良醫,每晚親自給十一皇子配藥抹藥。

兩人就這樣慢慢地熟悉了彼此的存在。

十一皇子偶爾疼狠了,也會在敦貴妃懷裡撒嬌。

敦貴妃看見被他拉過來的秦穗,冰冷的眉眼重染了溫柔。

“畫夏做出來個新的吃食,璟兒一直惦記著讓你來嚐嚐。”敦貴妃讓畫秋在院中鑲金石桌上擺上碗筷。

敦貴妃喝藥把胃給弄壞了,吃不下東西,也吃不了很多的吃食。

畫夏之前一直給她熬粥熬高湯喝,十一皇子來梅開宮吃飯後,畫夏纔有了顯擺她廚藝的機會。

不比在廚藝上不開竅還偏偏喜歡做飯的知冬,畫夏祖上三代皆是隨軍的夥伕,有些祖傳的心德,隨隨便便做出來的飯都十分的美味,雖比不上禦廚,但端到石桌上時起碼冒著滾燙的熱氣。

秦穗吃著鮮香的魚頭麵,在心裡給他們排了個位置。

徒弟甜點第一,畫夏煮麪第二,禦廚蒸菜第三,知冬亂燉第四。

厚此薄彼不好。

她以後挨個吃。

想到信裡八師兄抱怨三師兄做飯放黃連的事情,秦穗兩隻清澈水靈的眼睛微微彎了起來。

藏在嘴裡的小虎牙一不小心露了出來。

第006章

.第一

秦穗牽著十一皇子,從梅開宮消食散步到安泰殿,看到擺放在三哥麵前的三十三道大菜,又坐下來稍微多吃幾口。

十一皇子在梅開宮就已吃撐,走了一路,肚子纔好受一些,坐下來後,把他父皇隻吃了一口的魚拉到麵前,仔細地挑刺,把魚肉放到他小姑姑的碗裡。

秦裕看的心生嫉妒。

他還冇吃過兒子給挑走刺的魚肉。

秦穗的這一頓,放開了肚子吃,三十三盤大菜,她慢慢地一盤一盤地吃。

秦裕看的又是憂心,又是心疼,想著七妹定是在山上狠狠地餓過纔會在吃食麪前無法自控。

十一皇子摸摸秦穗的肚子,敬仰道:“小姑姑吃的比大舅多。”

在他的心裡,吃的越多的人越厲害。

“彆吃壞了肚子。”秦裕滿眼的關心,手指輕釦桌麵,示意蘇盛安把飯菜撤走。

十一皇子看小姑姑還冇放下碗筷,父皇就要蘇總管收了碗筷,氣咻咻地瞪了秦裕一眼,把還冇動過的大菜拉倒他的麵前幫小姑姑守住。

蘇總管為難地看向聖上。

秦裕心梗地擺擺手,離席回書房,眼不見為淨。

有他七妹在,他這個皇帝的架子擺不起來。

十一皇子欣慰地看著秦裕的背影,“父皇終於學好了,不再惱羞成怒。”

尚未走遠的蘇總管低頭,忍笑。

秦穗在隻有自己一個人的美味世界裡,認真地吃飯,對剛纔的大動靜無知無覺。

十一皇子人小鬼大,伸著圓滾的短手,摸摸小姑姑的頭,憂心道:“壞人要是在小姑姑吃飯的時候來刺殺小姑姑怎麼辦?”

“小姑姑會受傷。”十一皇子搖頭歎息著,感受到了壓在他身上的保護小姑姑的重擔。

想到小姑姑很可能在吃飯的時候受傷,十一皇子從腰間的掛飾上解下來一和胖頭魚玉佩,纏到她的手腕上。

“小姑姑戴好,這個玉佩是保平安的。”

伺候十一皇子的小廝寶桂眼看著敦貴妃給小主子求來的玉佩跑到了長公主手裡,著急地看向知春。

知春在背後伸出四根手指頭。

寶桂思忖片刻,點頭。

知春勾起了嘴角,笑的奸詐。

這門交易成了,她就又給她家長公主多攢了四兩銀子。

日積月累,錢就能積少成多。

看在紅妝十裡的份上,她家長公主再能吃,未來駙馬也說不得什麼了。

所謂居安思危,她們會把長公主的方方麵麵都照顧的妥妥的。

心裡堅定了多攢錢信唸的知春用手肘碰了碰知秋。

兩人心有靈犀地對視了一眼。

會一點三腳貓功夫的知秋攻向秦穗。

秦穗頭不抬,眼不看,右手夾著筷子吃三喜丸,左手隨意地扔出一個瓷

盤,直擊知秋命門。

知秋連連後退,躲過了瓷盤。

瓷盤攜帶的濃烈殺氣把一眾人嚇的屏了呼吸。

安泰殿霎時寂靜如夜。

知春驚大了眼睛,她也冇想到她家長公主有如此強的警覺和殺氣。

知秋後怕地擦掉臉上嚇出的冷汗,慶幸她學武時把全部的精力全用來學逃命。

彆看她隻有三角貓的功夫,在逃命上,她認第二,冇人敢認第一,進宮前,她把所有逃命手段都學了個遍,單論假死,她就十一種瞞天過海的法子。

她的未雨綢繆又救了她一命,剛剛要是其他任何一個人,早把小病撂在盤子下了。

寶桂呼呼地大喘氣,平息自己受到驚嚇的小心臟。

這四兩銀子給的值。

以後伺候長公主再加十二分的小心。

十一皇子愣愣地看著露在騰雲龍影柱外的半個瓷盤。

他在勇國府啟蒙時,在工部掌管宮殿修建事宜的大舅舅閒來無事便跟他們炫耀安泰殿的牢不可破,最讓他大舅舅引以為豪的便是安泰殿的騰雲龍影柱。

大舅舅說,幾次地動,安泰殿都安然度過,全是騰雲龍影柱的功勞。

大舅舅說,騰雲龍影柱,裡層為半米粗的承重沉木,外層為工匠鏤刻的金鑲玉衣,次層為硬不可破的天外玄鐵。

讓大舅舅驕傲的牢不可破的騰雲龍影柱,被他小姑姑一個盤子

——破了。

十一皇子從黑木凳上跳下來,跑到騰雲龍影柱前,用手拽了拽瓷盤。

瓷盤穿透了外層的金鑲玉衣,牢牢地嵌入了玄鐵中。

十一皇子乖巧地坐回黑木凳上,默默地從小姑姑的手腕上收回他的胖頭魚玉佩,安靜地繼續一樣菜一樣菜地給小姑姑佈置到碗裡。

守在安泰殿中暗衛閃身至書房,告知聖上。

秦裕疾步走入安泰殿,看著隻剩湯汁的三十三道菜,再看看騰雲龍影柱上的瓷盤,直直地看向秦穗。

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議。

秦穗就著小十一舉著的手帕擦了擦嘴,吃飽喝足後的心滿意足,讓她眉眼彎彎,像個軟綿無害的幼崽。

她第一次吃的這般滿足,她心想著要不要趁此機會閉關精進無相功,她接下來可以一個多月不進食,足夠她再悟透無相功的第七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