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26

-

蘇總管安排侍女迅速地把碗筷收拾下去,讓侍衛長把鑲嵌在騰雲龍影柱上的瓷盤取下來。

侍衛長不敢居大,換來侍衛隊中的大力士來來與他一起取瓷盤。

兩人各抓瓷盤一邊用力,露在外麵的半個瓷盤應聲而碎。

侍衛長和大力士臉色漲紅,無措地看向聖上。

秦裕閤眼,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複七妹這一下午對他的衝擊。

秦穗看了眼被她甩出去的盤子,站起身,去取騰雲龍影柱上的瓷盤。

半個瓷盤妥妥帖帖地嵌在其中,露在外麵的也被侍衛長和大力士全部捏碎,冇了施力的地方。

秦穗抬頭看了眼屋頂,用手拍了下騰雲龍影柱,嵌在玄鐵中的瓷盤被這個震動的力道拍出了一點。

所有人滿眼驚恐地抬頭看屋頂。

騰雲龍影柱在震,屋頂在晃。

安泰殿要塌!

“不要怕,不會塌。”秦穗淡淡地安慰了一句,抬手準備拍第二下。

“慢!”秦裕急慌慌地握住她的手,“瓷盤在這裡就很好,不用取下來。”

秦穗皺眉,“不好看。”

蘇總管聲音顫抖,滿眼真誠道:“這個騰雲龍影柱本就有瑕疵,這裡缺少一束霞光,正巧找工匠在瓷盤處鍍一條玉帶。”

秦穗微微地歎了一口氣,看蘇總管的眼神就跟看撒謊的肥崽一般,帶著些無奈和縱容。

其他人感激地看向蘇總管。

安泰殿冇塌。

小命保住了。

秦裕穩了穩受驚急促的心跳,讓其他人退下,隻留他們兄妹兩人在安泰殿。

秦裕眼神複雜地看向秦穗,問道:“七妹,先皇與九天道長教了你什麼?”

秦穗揹著手,逆著光,鄭重其事道:“兵法,武功。”

秦裕見多了會武功的人,從冇見過他七妹這樣的,疑惑道:“絕情派的人都如你這般武功高強?”

秦穗瞥了眼她三哥,冇說話。

以前不曾察覺,現在她才發現,如先皇和二師兄說的那般,她三哥有點傻。

她是徒孫們崇拜的師祖,武功當然是最高的。

秦裕從他七妹這雙與先皇相像的眼睛裡看出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委屈道:“先皇生前不讓我上山看望他,後來又不讓我去打擾你,隻允我在半山腰上對著衣冠塚祭拜。”

“我也就去過絕情派一次,還是求你回宮。”

“我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大小國事,從來都冇有時間可精力去瞭解武功和門派。”

秦裕說著說著,淚眼婆娑,自怨自憐。

誰都不知道他的苦。

誰都不知道壓在他身上的讓他快要喘不過氣來的壓力。

好不容易求回了先皇親自培養出來的能幫他的七妹。

可七妹看不起他。

在眼淚下,秦穗慚愧地站起身,虛虛地抱了抱秦裕,手輕輕地摸了摸他的頭。

秦裕被安撫的身心舒暢,收淚,繼續追問道:“絕情派其他人的武功遠遠比不上七妹?”

“嗯。”

“七妹在江湖排名多少?”

“一。”

第007章

.戎府

長公主,江湖排名第一。

守在安泰殿屋梁上的暗衛鬆了一口氣。

他們比不過長公主,有情可原。

江湖排名前十,總歸都是旁人眼中的傳奇。

安泰殿外,十一皇子坐在台階上,無聊地玩著胖頭魚玉佩,等著他的小姑姑。

知春知秋和寶桂站在安泰殿的最後一個台階上,小聲地討價還價。

寶桂隻給四兩銀子。

知春和知秋堅持四兩金子。

寶桂不妥協。

知秋舉著拳頭,威脅。

侍衛長仗義執言,認為說好的話,不能隨意改動,該是四兩銀子。

蘇總管笑嗬嗬,無理由地偏幫知春知秋。

三比二,完勝。

寶桂心不甘情不願地給了知春知秋二兩金子,欠著的二兩金子,明日再還。

安泰殿內,秦裕聽到七妹江湖排名第一後,就一直像現在這般恍恍惚惚的醺醉模樣。

秦穗等他回神的間隙,在腦海中琢磨著無相功第七層要訣。

秦裕回過神來,再看沉穩可靠的七妹,臉上的笑漸漸變大,透出一股傻氣。

突如其來的安全感,讓他的時刻戒備警覺的心安穩了下來。

有他七妹在,誰還敢來刺殺他。

十一皇子等的有些不耐煩,對著安泰殿的大門,喊了一聲“父皇”催促。

秦穗抬頭看了一眼傻笑的三哥,道:“今日,帶十一出宮。”

“天色已晚。”

“無礙,可在客棧留宿。”

秦裕遞給她宮牌,這是他穿便衣進出宮門時的宮牌,“此宮牌,如朕親臨。”

秦穗微微地點點頭,把宮牌放到袖籠中。

秦裕依然不放心,他七妹從出生便住在東宮,四歲後一直住在山上,不曉俗事,容易被奸猾小人欺負。

秦裕憂心忡忡地嘮叨道:“出宮時,帶上丫鬟,凡事都多個心眼。”

秦穗不想聽三哥這些杞人憂天的話,直接起身離開。

安泰殿大門打開,十一皇子飛躥進來,撲到小姑姑麵前,抱住她的腰,虎著一張大胖臉,瞪向秦裕,“父皇,你都多大的人了,還跟我搶小姑姑。”

秦裕氣道:“凡事有個先來後到,你小姑姑是我七妹,本就是我的。”

十一皇子膽子大破天,梗著脖子,囂張道:“你太老,小姑姑隻喜歡我這樣的小孩子。”

秦裕擼起袖子,就去揍這混蛋玩意。

十一皇子拽著小姑姑就往外跑,跑到遠處,嘚瑟地衝著氣喘籲籲的秦裕賤兮兮地做了個鬼臉。

秦裕氣的差點失去理智。

十一皇子牽著秦穗的手,一蹦一跳地向金雀殿走,他們回去換衣服出宮。

“小姑姑,可以叫上小啞巴嗎?”

“嗯。”秦穗任由他拽著她的手上上下下地顛著,不緊不慢,緩緩地走,穩如山。

學武初始,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麵對麵,還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打架無數。

打基礎時,秦穗磨鍊他們的意誌力,兩人忍著累忍著痛,麵對麵地熬著,看多了彼此的臉,漸漸地多了些惺惺相惜的友情。

東陵小質子心心念念地想出宮看他哥哥,跟十一皇子熟悉後,求了他。

十一皇子也想回勇國府看他大舅舅,可他貴為皇子,更不能隨意出宮。

兩人約定,誰有機會出宮,便叫上另一個人。

十一皇子跑到小廚房喊東陵小質子出宮時,他正站在木樁上掀蒸籠,聽到這個好訊息,興奮地把蒸籠裡的糕點全部倒入竹籃中,抱著竹籃衝向金雀殿。

秦穗的眼睛黏在竹籃中的香甜糕點上,心裡滿是小雀躍。

知秋低聲問知春道:“上門拜訪的話,是不是要帶著上門禮物?”

知春連連點頭,“對,帶上禮物更受主家歡迎,正巧把這些糕點送出去。”

秦穗因小雀躍而微微搖晃的腳丫慢慢地停了下來。

“送這些。”秦穗指著梳妝檯上的玉飾和房屋中的擺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