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26

-

知春致力於為長公主攢錢,把這些擺件和玉飾送出去,簡直在吸她的心頭血。

“公主,皇城中送玉飾擺件的太多,這些新鮮的糕點更能體現公主的心意。”

知春說完,手腳麻利地用油紙把糕點全部打包起來,整整齊齊的六份。

知夏心靈手巧地剪了六個報喜鳥用漿糊粘在六份糕點油紙外。

知春把包裝好的糕點重新放入竹籃中,滿足道:“禮輕情意重。”

秦穗看了眼竹籃,垂頭看鋪在地上的大青磚,掩飾她的不捨。

冇了儲備甜點,心情有些低落。

東陵小質子安撫地拍了拍他小師傅的背。

有這麼些個不會揣摩主子意思的笨蛋,還不如冇有。

一行人出宮。

秦穗走在前麵,一如既往的麵無表情。

除了東陵小質子,誰都冇看出她的小情緒。

東陵小質子口不能言,隻能在心裡歎息著他小師傅的不易。

還能怎麼辦,她是他的小師傅,隻能由他照顧了。

東陵小質子帶著十一皇子和他的小師傅走向戎府。

他本打算一個人來看他哥哥,現在管不上其他的,先給他的小師傅找點香甜的糕點把她哄開心。

戎府門前,十一皇子仰頭看著牌匾,兩眼閃閃發光。

從懂事起,他最崇拜的人,不是父皇,不是大舅舅,也不是小姑姑。

而是戎族質子。

第008章

.戎執

寶桂上前敲門,敲了三聲,再回頭,知春她們四個已不見人影。

“她們四個呢?”寶桂疑惑地詢問著小主子。

十一皇子搖頭,同樣疑惑地看向小姑姑。

秦穗的眼神從戎府門前的石獅子轉到寶桂身上,清冷道:“去看店鋪。”

看店鋪?

就連東陵小質子也滿是疑惑地看向她。

秦穗看了眼她手上提著的竹籃,淡漠道:“掙錢。”

錢多了,知春就捨得讓送玉飾來代替糕點了。

寶桂被四知的膽大妄為驚了一下。

出行在外,竟敢不顧聖上叮囑,擅自離開長公主身邊。

她們這是活的不耐煩了。

寶桂眼神甚是複雜。

秦穗揹著手,安安靜靜地想了想二師兄不斷叮囑她的人情世故,應付道:“你也可以去看看有什麼想買的,十一不需要人伺候。”

十一皇子連連點頭。

寶桂心動,他進宮兩年,第一次出宮,他家人就住在皇城四胡巷中,他走的快的話,能在回宮前跟家人見上一麵。

寶桂看看十一皇子,滿眼央求地看向秦穗。

秦穗微微地點點頭。

寶桂感激地從袖籠中掏出兩片金葉子,道:“再走一條街有一個麪館,滋味最是正宗,堪稱皇城一絕,這兩片金葉子足夠買下整個麪館,公主敞開了吃,錢也夠。”

秦穗麵色平靜地接過來金葉子。

寶桂離開,東陵小質子看著他小師傅攥在手裡的金葉子,心緒一言難儘。

不知他小師傅明不明白,拿下人錢來花這件事,有失臉麵。

看他小師傅這緊緊攥著的手和眼睛裡藏不住的小開心便知,他小師傅不明白。

秦穗把金葉子放在貼身荷包中,再把荷包穩穩妥妥地放在袖籠中,牽起小皇侄的手,輕輕地推開戎府的大門。

隨著戎府的景色漸入三人眼中,兩扇大門轟然倒下。

東陵小質子和十一皇子這纔想起,戎族的屋宅的大門開在外麵,與他們皇城的大門方向恰恰相反。

聽聲而來的戎府管家驚詫地看著又瘦又小的罪魁禍首。

秦穗愣愣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大門,無辜又委屈。

她已經輕輕的了。

這個門不結實。

坐在大門不遠處玩石子的小童,被轟然倒塌的大門嚇的哭著打嗝。

秦穗繃直腰,抿著嘴,皺著眉,四平八穩地端住了她臨危不亂的氣勢。

“憋住,不準哭。”秦穗嚴肅地訓斥著比她小徒孫還高半個頭的小童。

小童怔愣地看著她。

秦穗滿意地從竹籃中掏出一塊麥芽糖給他。

笑聲從竹林中傳來。

總管彎腰退到來人的身後。

東陵小質子的視線從地上的大門轉到來人身上,眼神一亮,滿臉笑容地撲向來人,緊緊地抱住他的大腿,撒嬌地蹭了蹭。

十一皇子滿眼羨慕地看著小啞巴。

秦穗揹著手,仰頭看著戎族質子。

戎執低頭看著眼前水靈靈的小豆芽,忍俊不禁。

小豆芽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偽裝成擎天柱。

管家憂愁地看了眼地上的大門,退身去安排修繕事宜。

秦穗慢吞吞地從竹籃中掏出一包甜點,又慢吞吞地從荷包中掏出一片金葉子。

戎執看著小豆芽眼底的濃烈不捨,眼含戲謔地親手接了這份上門禮。

越是旁人不捨的,他越喜歡。

東陵小質子把能找到的吃的全部堆放到屋外的涼亭中,讓他小師傅慢慢地吃。

安置好小師傅,這才放心地回到書房。

看了好幾齣的戲,戎執心情不錯,拿著一本遊國誌,斜躺在黑木塌上,閒閒地翻看著。

東陵小質子抽走他手中的書,與他手語,講他在宮中的近況。

戎執聽到小豆芽是小執的師傅,來了興致。

聽小源講他與十一皇子從仇視到惺惺相惜的前因後果。

“小豆芽的武功很高?”戎執挑眉,找到了有趣的事情。

陵君源點頭,眼露憧憬,如若有小師傅一分的功力,他就滿足了。

戎執把身上的外袍隨手扔到黑木塌上,紮緊束帶,道:“走,看一看這根小豆芽有冇有這個資格。”

戎府後院,大片的平坦空地上,秦穗揹著手,不想出手,她已對無相功第七層有所體悟,想要攢著勁兒閉關突破。

陵君源當著所有人的麵,代替他小師傅跟戎執壓下了賭注。

但凡他小師傅願意比武,戎執便要包下五香樓今日所有的糕點送給他小師傅作為陪練費用。

如若他小師傅險勝,戎執但憑差遣。

十一皇子崇拜戎執,還冇有盲目地喪失了理智,認真地對戎執提醒道:“我小姑姑的武功真的很高。”

戎執甩了甩軟鞭,笑道:“這世上還冇有我想贏而贏不了的。”

秦穗與戎執出手,一招一式,速度極快,旁人隻看的見一道道的黑影。

戎執從上場就掛在嘴角的輕慢笑容在他越來越吃力的攻守中變的僵硬。

秦穗依然輕鬆自若。

片刻後,秦穗的嘴角翹了翹。

他在模仿她的招式,並在極短的時間內,領悟了這些招式的精髓,融會貫通地成了他的招式。

秦穗滿懷欣慰地想著,難怪她小皇侄這般的崇拜他,這是個好苗子,她好好地正一正,有希望傳承她的衣缽。

這一場比武,一直進行了兩個時辰。

在秦穗察覺到他在模仿她的招式後,這場比武的性質就變了,她有意地指導著他招式中的不足。

在管家端過來兩碗蛋羹時,秦穗真正出招,三招內結束了這場單方麵的教學。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