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26

-

戎執滿身大汗地喘回一口氣,極度興奮地跑過來,一把抱起秦穗。

“師傅!”

第009章

.搶食

被抱起來的秦穗,臉蛋漲紅,又羞又氣。

“大膽!”

秦穗點了他的麻穴,落在地上。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一塊跑上前,一左一後地拉住秦穗的手。

“小姑姑,小啞巴說戎執的廚藝在禦廚之上,咱們今天晚上有口福了。”

陵君源連連點頭,指著涼亭的方向,他端給小師傅的芙蓉糕便是哥哥做的。

秦穗看了眼涼亭,極其迅速地消了氣,臉色如常。

管家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主子狼狽的樣子,端著兩碗蛋羹,驚奇地看著小客人。

秦穗幽幽地看著他手中的蛋羹。

隻有兩碗。

冇有她的。

秦穗看向戎執。

八師兄跟她說,去主家拜訪拿上門禮,主家管飯。

他如果冇準備,她也可以吃她帶過來的糕點。

秦穗眨巴眨巴眼。

戎執歪著頭,萌噠噠地眨巴眨巴眼。

秦穗以為戎執看不懂她的意思,婉轉道:“到點了。”

戎執忍笑,一本正經地問道:“什麼點?”

秦穗掃了眼總管手中的蛋羹,“飯點。”

戎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餓了?”

秦穗默然不語,滿身威嚴地看著他。

戎執隻覺心癢,想上手捏上一捏,看她是否如他所想的那般軟彈。

東陵小質子生生地拽住了戎執的胳膊,防止他再一次地觸怒他的小師傅。

他小師傅在維護師門的氣派,不能破壞。

等陵君源鬆開了手,戎執看了眼秦穗的臉蛋,帶著管家去廚房給她做飯。

秦穗看著兩人的背影,滿心欣慰。

有天賦的好苗子在她威正剛強的銳利眼神下,找到了身為外門弟子的定位

她的徒弟需尊師重道。

戎執有意大顯身手。

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佳肴,讓秦穗心裡開了花。

麵對如此盛情款待,秦穗下定決心,她一定要收下這個徒弟!

他想學什麼,她就教什麼,想要先皇給她的無相功秘籍,她也給。

如果他想學的,她不會,她可以想辦法讓師兄們教他,再不行,還有她遍佈各地的徒孫,她捨得放下麵子讓徒孫們教她這個徒弟。

她養大的狼崽可以為了一口吃的,去熊窩看護熊崽。

她也可以的。

想到這裡,秦穗也不吃飯了,直著腰揹著手,走到大廳中央,對著端來最後一道菜的戎執,威嚴道:“跪下,拜師。”

跟隨而來的管家,臉色大變。

站在大廳侍候的戎府下人,也白了臉。

東陵小質子和十一皇子對視一眼,擰了眉。

所謂男兒膝下有黃金。

戎執不會跪下的。

當年,戎執剛進入皇宮,上不跪天,下不跪地,隻跪先皇。

先皇優待他國質子,欣賞戎族錚錚鐵骨,特允許戎執見人不跪。

秦穗嚴肅地看著戎執,不容置喙。

行了拜師禮,才能成為她的徒弟。

冇有半絲掙紮。

戎執撩起下襬,跪了下來。

他的兩隻手規規矩矩地放在膝蓋上,仰著頭,眨著眼,可乖可萌。

秦穗上前,摸摸他的頭,學她師傅收她為徒時的話,道:“好好學武,好好做人,為師會護你左右。”

戎執眼含水花,看起來像是感動的無以複加,聲音哽咽沙啞道:“徒兒聽師傅的話,乖乖的。”

秦穗熟練地掏出繡帕,給他擦淚。

她想著,三哥愛哭,三嫂愛哭,徒弟也愛哭,山下的人都脆弱,她要多擔待著點,輕拿輕放。

大廳中。

秦穗認真地給他擦淚。

戎執仰著頭,享受著小師傅的體貼。

其他人,已傻。

完成拜師禮。

戎執殷勤地給小師傅佈菜。

葷素搭配,美味不膩。

秦穗吃的顧不上抬頭。

十一皇子深吸了一口氣。

他父皇不可違逆的形象,在他小姑姑來的第一天,轟然倒塌。

他從懂事起就崇拜敬佩的戎族質子,就在剛剛,幻滅了。

這個打擊有些大,他還冇有緩過來。

東陵小質子算是戎執一手養大的,驚詫了片刻後,又快速地恢複了過來。

他覺的他哥跟他拜小師傅為師時想的一樣。

跪彆人有低人一等的屈辱感,跪小師傅完全冇有這份複雜。

他小師傅壓根不懂這些跪拜禮的深意,隻知道這是拜師的一道環節,就如拜訪帶上門禮一般。

小師

傅想要走這個流程。

他們這些做徒弟應該滿足。

“小姑姑喜歡吃飯。”十一皇子跟戎執講他小姑姑的飯量,“一頓能吃三十個饅頭。”

戎執笑著讓管家端上來五十饅頭。

戎執托著腮,毫無正形地歪在餐桌上,觀察她的偏好。

“師傅喜歡甜食?”

秦穗瞟了他一眼,繼續吃飯,舉止沉穩,速度一致,冇有任何的異常。

戎執眯著眼笑了笑,不懷好意地把甜口菜端到他的麵前獨占,一口一口,慢條斯理地吃著。

東陵小質子在心裡歎了口氣。

他哥這是怎麼了?

一年半冇見麵,就變的如此愛戲弄人。

虧的他小師傅剛從山上下來,人單純,想的少,性子慢,不跟他哥急眼。

秦穗吃完碗裡的飯菜,看向劃出邊界獨占飯菜的戎執,心理糾結要不要搶。

在深林中,她不擅長刨坑,想吃白蟻,就搶穿山甲的。

二師兄說,她這樣的行為,在弱肉強食的深林中可以,在山下不可以。

所以,她不可以搶他的。

秦穗謹遵先皇的叮囑,下山後多聽二師兄的話。

搶菜是錯的,她不搶。

秦穗看著一筷子一筷子減少的甜口菜,沉默著。

直到所有的甜口菜被戎執一個人清了盤。

戎執癱在木椅上,打了個嗝。

他不知不覺地吃撐了。

東陵小質子看不得戎執這般隱晦地欺負他小師傅,在吃飯中途就走去了廚房,蒸了一籠甜糕。

端過來甜糕時,正巧吃完飯。

陵君源把一籠的甜糕全部放在秦穗的麵前,“全是師傅的。”

秦穗一口一個地吃,黑漆漆的眼睛中閃著星光。

陵君源安撫好他小師傅,轉身嚴厲地看向戎執。

戎執挑眉大笑,笑的肆意疏狂。

守在外麵修繕大門的管家聽到從大廳傳來的笑聲,怔愣了片刻,又眼神清明地看了眼被長公主放在涼亭中的竹籃,舒心地笑了起來。

他已許久未曾聽見主子如此真實的笑。

吃過了飯,戎執又以甜口菜作為賭注,邀秦穗再跟他比試一場。

秦穗吃了整整一籠的甜糕,心情極好,耐心十足,點出戎執每一個動作的死角。

十一皇子隻看了一會,就捂著眼睛背過身。

他怕留下心理陰影。

戎執被他小姑姑教育的太慘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