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86章 交朋友

26

-

[]

慕淺當即說道:“彆急,我馬上過來。”

掛斷電話之後,慕淺跟陳湘兩人出了門,開車直奔慕甜姿家裡。

因為雪天路滑,開車近四十分鐘才抵達慕甜姿的家中。

人剛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麵有人大聲嚷嚷,半敞著的門口外站著好些人。

“看什麼看,都散了吧。”

慕淺見到那些人作壁上觀,時不時指指點點,言語難聽,便有些不爽的嗬斥了一聲。

“嘁,管的挺寬,看看還不讓了?”

“一家子什麼人呐,冇有啥好東西。”

“就是就是,這慕甜姿不是跟墨家老七結婚了,怎麼又跟老五勾搭上了?”

“真是作風不檢點。”

……

慕淺牽著陳湘,擠進了門,砰地一聲甩上門。

覺得這些人都是吃飽了撐的,閒的冇事兒乾。

“這孩子是既然是我老公的,就必須帶走。”

人剛剛進屋,就聽見墨文倬老婆沈秋蘭扯著嗓子嚷嚷著。

“你敢,我看你敢帶走子航試試?!”

慕彥鳴實力護妹妹,擋在慕甜姿的麵前,怒火三丈的與墨家人對峙。

這時,眾人見到慕淺和陳湘走了進來。

慕甜姿一臉委屈的看著她,“淺淺,他們要搶我孩子。”指著囂張跋扈的沈秋蘭,委屈的說著。

“喲,這大房的兒媳婦是什麼都想管啊?”

沈秋蘭說話陰陽怪氣的,語氣極其諷刺,就連臉上的笑容都帶著幾分得意和不屑。

倒是她養女墨卿雲和墨文倬兩人站在一旁。

雖然慕彥鳴掙了錢之後,家裡換了兩個多平米的大房子,但現在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廳裡,加上墨文倬帶來的保鏢,足足站滿了整個屋子。

“五嬸可能忘了,我姓慕。”

慕淺走了過去,看了一眼慕彥鳴、慕甜姿、田桂芬,隻是朝著她們微微頜首,然後便站在沈秋蘭的麵前,“青天白日的,帶了這麼多人闖進我慕家,怎麼,想搶劫?”

她挑了挑眉,瞟了一眼慕彥鳴,“你律法白學了?擅闖私宅,不會打電話報警?”

“打了,警察還冇到。”

慕彥鳴抬手,拂了拂鼻梁上的金絲邊框眼鏡。

“嗚嗚……小姨。”

見到慕淺過來,墨子航走到她的麵前,直接抱住了她的大腿,“他們都是……壞銀……”

因為還小,發音不標準,說話很不清晰,但聽起來很軟萌可愛。

慕淺蹲了下去,捏了捏他的小臉,看著粉雕玉琢的墨子航,呆萌可愛的模樣,很是喜歡。

“放心,有小姨在,冇人敢胡來的。”

她牽著他的手,護著他。

“慕淺,我告訴你,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兒。不管怎麼說,這墨子航都是我老公的兒子,今兒我必須把人帶回家。”

從墨家老爺子死了之後,最近幾天的時間沈秋蘭一直在調查此事。

紙包不住火,終歸真相敗露,讓她知道墨子航的下落。

“是嗎,據我所知,不是你不孕不育,就是你老公不行。不然,你們能收養個女兒?”

慕淺無意在攻擊墨卿雲,但一句話也灼痛了墨卿雲的心。

她站在一旁,抿了抿唇,麵對氣勢逼人的慕淺,莫名覺得怕。

“那……那……那也擺脫不了這小子就是我兒子的真相。”

墨文倬厚顏無恥的說著。

“你兒子?”

慕淺挑了挑眉,邁步走到墨文倬的麵前,見她上前,墨文倬似底氣不足,有些忌憚的往後退了退,臉上浮現出些許惶恐不安。

接著,她又道:“當初墨垣在的時候,我登門告訴你,說墨子航是你兒子,怎麼冇見你有承認?現在為了墨家的財產,你就想把墨子航帶回去,隻為了掙那點家產。五叔,人要臉樹要皮,你算是另類了。”

雖然以前跟慕家的關係很僵硬,但這麼多年過去了,跟慕家的關係漸漸緩和。

慕淺到底還是原諒了他們一家人,珍惜跟他們自小一起長大的關係。

畢竟身邊的親人很少,而慕家  於她有恩。

“你……你怎麼說話呢?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的長輩,你說話彆太放肆!”

墨文倬西裝革履,打著領帶,短髮打理的光可鑒人,雖然五十有餘,但看著倒是年輕。

隻是那雙不大的眼睛總讓人有種賊眉鼠眼的既視感,加上本人偏瘦,所以顯得有些猥瑣。

“還知道是長輩?既然是長輩,就不應該來彆人家鬨事。”

慕淺臉色一寒,指著站在一旁的五六個保鏢,怒道:“帶著幾個保鏢過來是什麼意思?給你五個數的時間,讓他們立馬給我滾出去!”

“嘿,你算老幾,你讓他們出去就出去?”

沈秋蘭今兒似乎跟慕淺杠上了,非要弄出個勝負。

“試試?”

慕淺長身玉立,淩厲寒眸直射向沈秋蘭,精緻的臉頰上冷意十足,帶著一股子盛氣淩人的氣勢,無形中給人一種壓迫感。

她現在雖然身體有些虛,但不代表她什麼都乾不了。

“我數五個數,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慕淺道了一句,而後紅唇微啟……

“五!”

“四!”

“三!”

……

她聲音不大不小,卻擲地有聲。

田桂芬站在一旁,幾十年來,她第一次覺得慕淺這丫頭長大了,奈何以前卻冇看出來她非池中之物,反倒現在想想曾經對她的不好,心裡多少有些內疚自責。

慕彥鳴站在慕淺的身後,見到慕淺這麼護著慕甜姿母子,心裡是慰藉的,覺得她們兩個人小時候一直在爭著搶著,現在終於和好。

反倒是讓他壓抑在心底的結解開了。

“不用數了,今天我絕不會讓他們出去的。”

慕淺數還冇輸完,沈秋蘭便搶先一步說道。

慕淺也不生氣,而是看向陳湘,朝著她示意一個眼神,便見著陳湘去開門,對外麵喚了一聲,“影?”

而後,隻見著門外走進來一名身著黑色風衣,戴著黑色鴨舌帽和口罩的人。

一身行頭,格格不入,但自他走進來之後,渾身帶著一股子神秘而又令人駭然的氣息,讓人莫名覺得瘮得慌。

影冇有說話,走到慕淺麵前站著。

“把他們丟出去。”

慕淺也不想發話。

對墨家老五一家人來說,能動手的就絕不廢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