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69章、棋中之子

26

-

第201章

對峙

徐嬌嬌冷冷地看著李進。{什麼?你還不知道|.閱讀,無錯章節閱讀|趕緊google一下吧}

李進慌了。

徐嬌嬌平時驕縱些,但對他的眼神從來都是柔情似水,這樣冰冷如刀的眼神還是第一次出現。

他腦子裡嗡的一聲,第一時間以為他倆私會被徐嬌嬌父母發現了。

但不對啊,以他對徐嬌嬌的瞭解,真被家裡反對,她隻會更加站在他這邊。

更何況,

徐家再富又怎樣,到底是商戶,他是讀書人,天然的比商戶高貴。

就衝他是讀書人,徐家掌櫃都不可能反對。

這樣想著,李進穩下心神,

緩聲道:「嬌妹,到底怎麼了。要是我哪裡做的不對,

你或打或罵都行,

你別說那一刀兩斷的話。」

徐嬌嬌靜靜地看他表演,隻覺無比噁心。

「嬌妹,你忘了咱們之前說過的話了嗎?」

徐嬌嬌冷笑道:「請李公子自重些,誰是你的嬌妹。好,我問你,你是真的心悅於我?」

李進大喜,他就知道徐嬌嬌這是不知哪裡來的無名火,稍微哄一鬨就好。

「我發誓,是真的。」

徐嬌嬌眉毛一挑,說道:「你既然心悅於我,為何不顧我的名聲,慫恿我和你私會。心悅於我,不是要找媒人來我家提親?自古以來親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怎麼到你這裡,就私下訂了?」

徐嬌嬌一旦冷靜下來,所有關竅都想通了,

此時更恨李進欺騙她的感情。

本以為是緣分天註定,卻落入算計中。

李進微微一怔,

趕緊舉手發誓:「我發誓我對你的心天地可鑑。我之所以那樣做,是控不住念著你想著你,又怕我配不上你,不敢讓你父母知道。這些天我一直在想,要找個好媒人上門。」

從前李進的情話一套套的,此時聽到耳朵裡隻覺噁心。

徐嬌嬌打斷他道:「你的心要是上天能鑒,早打個雷劈死你了。你不敢讓我父母知道?你當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是想引我入局,待我做下那等醃臢事,你就可以隨意拿捏我和徐家了。」

李進心下大驚,繼續辯解道:「嬌妹,你這樣說讓我如何自處……」

徐嬌嬌繼續紮他心窩子:「你當我不知道,你故意接近我,引我入套。你想拿捏我,讓徐家鋪子和大筆銀子落你手裡。你不是還說以後想納多少美妾就納多少美妾嗎?李進,你想吃絕戶,也看看我願不願意。你可真是披著讀書人的名聲,乾著禽獸不如的事。」

李進臉色大變,

知道那天在荷花叢裡和同窗說的話,

被徐嬌嬌知道了。

徐嬌嬌是怎麼知道的?

恐怕是別人傳的,

別人難不成也想做那等吃絕戶的事,才壞他的好事。

李進臉色變了幾變,心裡懷疑著人選。

徐嬌嬌想笑,拍拍手說:「冇有人高密,是我當天坐了船聽到的。」

徐嬌嬌指了指近處的一叢荷花:「要不是那天我躲在船裡,我還不知道你人前人後兩副嘴臉。」

李進臉色灰敗,知道再也掩飾不過去了。

「就你一個貧困落魄書生,我當時眼瞎了纔看上你。」徐嬌嬌嘲諷起李進絲毫不客氣。

李進覺得自己的計劃被戳穿,也冇必要繼續對徐嬌嬌小意溫情了。

「徐小姐你也別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你一個閨閣女兒,做出和男人私會的勾當,傳出去以後誰還會要你。」讀書人撕下偽善的麵紗最刻薄。

徐嬌嬌咬緊下唇,都怪自己腦子進水,當時為了白三壯不願入贅的一時之氣,得了李進的道。

當時白三壯還勸自己來著,是自己不聽,反怪三壯多事。

「你是什麼好的,白三壯看不上你,我也看不上你。你還真當是人人舔著的大小姐,你隻不過是被別人扔下的破鞋而已。」李進怎樣惡毒怎樣罵。

徐嬌嬌不是個弱的,她聽了這話氣的發抖,當下大怒,一巴掌甩在李進臉上,接著將懷裡的信兜頭蓋臉砸去。

李進被打的一個趔趄,被徐嬌嬌使勁一推,滾到河裡,幸好有荷花擋著冇有完全掉下去,但依然滾了一身泥。

「你這潑婦。」李進罵道。

丫鬟小梅向前扶著徐嬌嬌,對著李進斥道:「李公子消停些吧,既然一刀兩斷了,就斷個乾淨,何必口出惡言,你還要在學裡唸書呢。」

這是威脅了。

李進恨恨不語。

「那帕子我也不要了,你要是敢壞我名聲,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徐嬌嬌撂下狠話,拉著小梅就走。

李進從荷花叢裡爬出來,整個人裹滿淤泥十分狼狽,看著徐嬌嬌的背影,陰狠的道:「今天受到此辱,日後必要相報。」

牆內私塾。

白招妹和大郎三郎叔侄三被動聽了牆角,探得李進的隱私。

大郎三郎一臉懵。

大郎說道:「這個女娘是不是差點讓三叔當上門女婿的?」

白招妹看了大郎一眼點頭。

然後叮囑倆侄兒,說道:「今兒聽到的事情,不可以說出去,省的汙了徐家小姐的名聲。」

不管徐嬌嬌有多跋扈,但李進行為更令人不齒。徐嬌嬌到底是三哥掌櫃家的閨女,就是三哥在這裡也不許有人敗壞徐嬌嬌的名聲。

大郎三郎齊聲說道:「知道了,五叔。」

三郎想了想說:「那個李進那麼壞,還說讓人家等著,他不會要報復吧?」

大郎點點頭說道:「李進就是這樣的人,五叔咱要不要告訴三叔?」

白招妹略一思索,說道:「行,下學後從三哥那裡走一趟。」

徐嬌嬌被小梅攙著,來到徐家鋪子,就看到白三壯在忙活。

「大小姐怎麼來了?」白三壯自打和田麥苗定了親,整個人愈發精神,和徐嬌嬌說話倒也不扭捏。

徐嬌嬌不說話,一副霜打茄子樣。

白三壯看到徐嬌嬌蒼白著一張臉,也冇了平時的飛揚跋扈,以為她中了暑,囑咐小梅道:「你扶大小姐去裡邊吧,有麥苗剛給我打的酸梅湯,倒一碗給她喝下。」

說完不再管徐嬌嬌,自顧自的接待進門的客人。

徐嬌嬌死咬著嘴唇,隻覺白三壯嘴裡的「田麥苗」三個字燙耳朵。

她覺得在白三壯跟前越發落了下風,心裡頭恨死了李進。

(本章完)

【】

ADVERTISEMENT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