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70章、暗中交易

26

-

劉危安抬頭,一股風暴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四麵八方擴散,所到之處,夜叉灰飛煙滅,火祖的聲音雖然響亮,但是中氣不足,對於一個高手而言,這種情況隻會出現在嚴重受傷的時候,從火祖逃竄的速度來看,他的情況很糟糕。

劉危安的眼中射出兩道神芒,穿過風暴,看見了另外一頭的鐘同景,鐘同景猶如雕塑站著不動,臉色平靜,看不出是否受傷。

天空是烏雲蓋頂,四方是風暴狂卷,隻有鐘同景所處的空間是寂靜的,動靜的對比,令鐘同景看起來高深莫測,劉危安暗暗心驚,火祖與鐘同景應該是同一輩中人,鐘同景能夠在受傷的情況下,重創火祖,實力之強,難以估量,也難怪會被眾人稱之為鐘聖。

鐘同景冇有理會火祖的威脅,他盯著虛空某處,聲音帶著一種常人難以體會的情緒,平靜地道:“我現在受傷了,你要殺我,這是唯一的機會。”

虛空處,隻有夜叉飛舞,並未任何動靜。

冇有人會認為鐘同景是在胡言亂語,隻是,大家順著他看向的方向尋找,卻什麼都冇有發現,暗中的人,不知道是隱藏的太深,還是在被鐘同景發現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

“不動手嗎?那我要離開了。”鐘同景手上的九節鞭震動了一下,一股波紋盪漾而出,刹那在烏雲之中擊出了一條數公裡長的通道,光芒一閃,九節鞭不見了,鐘同景一步跨出,之間一連串的虛影在虛空中快速消散,當最後一個虛影消散的時候,鐘同景已經不知去向,通道被夜叉填充,什麼都看不見了。

會是誰呢?

所有人都在猜測,暗中之人是誰?從鐘同景的話中,大約能夠判斷,此人定非鐘同景的朋友,不是朋友,那就是敵人,也就是說,此人的輩分還有實力,與鐘同景大致相當,若不然,鐘同景不會如此重視。

隻不過,鐘同景都受傷了,此人也不敢出手,大約能看出此人的性格,慎小慎微。鐘同景離開了,對劉危安來說,是一個好訊息,少了一個搶奪九聖蟲的強敵,隻是,鐘同景走的如此乾脆,他有種不真實感。

鐘同景這種級彆的大佬,會輕易放棄一樣東西嗎?這樣東西還是九聖蟲?隻是,他對鐘同景並不瞭解,鐘同景的內心想法,他無法揣摩。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始終冇有找到不死老仙的蹤跡,夜叉卻不知道殺了多少,他有意識地繞在刀魔附近,壓力不算太大,大部分的五爪夜叉,都被刀魔吸引了,刀魔的腦子不好使,實力卻是不減反增。如果腦子正常的話,麵對如此數量的夜叉,必然誰儘量節省體力,刀魔冇有這種想法,他每一刀都是全力以赴,追著夜叉打。

看著刀魔,劉危安有時候在想,如果每個高手都和刀魔一樣,殺光夜叉就指日可待了,他現在冇用石刀,用的是大審判拳,免得刺激到了刀魔,萬一這傢夥不發瘋了,就不太好了,突然——

尖銳的勁氣碰撞聲傳來,接著是一聲夾雜著痛苦的哼叫,恐怖的波動爆發,兩道人影在夜叉大軍之中分開,澎湃的勁氣震得大批的夜叉吐血拋飛出去,實力弱一點的三爪夜叉直接被震死,雨點般墜落大地。

看清楚射向自己這邊的人影,劉危安眼神一縮,竟然是魔教太子!他口中鮮血淋漓,表情既憤怒又絕望,劉危安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口,心中一凜。

魔教太子右手按在胸口上,卻止不住鮮血從指間溢位,受傷的位置不是其他的部位,正是心臟。

劉危安更是看清了傷口的樣子,一個拇指大小的洞,造成這傷口的是鞭子,從背後刺入,從前胸透出。

鐘同景!

腦海裡浮現這個想法的時候,他立刻看向另外一道身影,黃袍金冠,不是鐘同景還有誰?這個結果令人震驚,都認為他離開了,去養傷了,誰能想到,他竟然一個回馬槍把魔教太子給刺了一鞭子。

不過,魔教太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偷襲的,捱了一鞭子,但是反擊也讓鐘同景遭到了重創,他在半空中吐出的鮮血不比魔教太子少,他殺魔教太子的心極為堅定,還未停穩,九節鞭抽在了身後的夜叉身上,接著反震之力,朝著魔教太子射了過來。

劉危安平靜地看著,本不打算插手的,他現在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九聖蟲都還不知道如何解決呢,魔教太子傳音過來的一句話讓他瞬間改變了主意。

“鐘同景想奪取我身上的七彩水晶杯。”

鐘同景要七彩水晶杯乾什麼?根據不死老仙的意思,七彩水晶杯的作用是捉九聖蟲,九聖蟲在他身上,鐘同景拿了杯子有什麼用?除非他有什麼手段能頃刻把牢籠從他身上奪取過來,聯想到牢籠是鐘同景之物,劉危安心中升起了一股危機感。

“那是你們的事。”劉危安淡淡地迴應。

“隻要你救我,七彩水晶杯可以給你。”魔教太子急道。

“我已經抓到了九聖蟲,要七彩水晶杯乾什麼?”劉危安反問。

“我告訴你一個有關大審判拳的秘密,事關你的生死,如果我說謊,天打雷劈,五雷轟頂,永世不得超生。”魔教太子道。

“這個秘密家七彩水晶杯換我一次出手。”劉危安瞬間做出了決定。

“可以!”魔教太子根本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你的心臟都碎了,還能說這麼多話,怎麼做到的?”劉危安好奇。

“……”魔教太子嘴角抽搐,如果還有多餘的力氣,他一定會破口大罵,但是現在,維持不昏迷,已經用儘全力了。

即將靠近魔教太子的鐘同景突然臉色一變,刹那的猶豫時候,閃電橫移,退出數百米,一刀可怕的刀光落下,把虛空切成了兩半,是刀魔,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突然劈出了一刀,鐘同景雖然受了傷,但是擋住這一刀不成問題,可是,他很清楚,這一刀擋住了,接下來,就是刀魔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跟刀魔是冇辦法講道理的,因此,心中萬分不願意,還是不得不選擇閃避,耀眼的刀光消散,魔教太子不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