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72章、薑還是老的辣

26

-

江瀾想把雅典娜帶回藍星,也有另外一重考量,隨著他和敵人實力不斷升級,藍星已經不堪重負。

每次他在藍星出手,就好像是一百位大漢滿臉淫笑,圍住一位柔弱無助的少女般,還冇怎麼用力,藍星要欲死欲仙。

再稍微用力一點,藍星很快就會徹底崩壞。

見識到雅典娜的神之封印後,江瀾突然感覺,把雅典娜帶回藍星,讓她給藍星施加封印,保證在激烈的戰鬥,也無法摧毀藍星,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藍星上有神之封印,江瀾從此就可以放開手腳戰鬥,再也不用懼怕一拳擊出,大半個華國飛出外太空的恐怖場景出現。

江瀾越想越是可行,雅典娜一起去藍星,他也不用擔心這些聖鬥士們一個失手,毀滅銀河係的情況發生。

如此細細盤算下來,雅典娜女神,全身都是寶,都是藍星急需的能力。

江瀾臉上露出大灰狼見到小紅帽一樣的表情,循循善誘。

“對啊,雅典娜,你也不忍心這些忠於你的聖鬥士,都戰死在你眼前吧,我們老家有句諺語,隻要人活著一天,就有無限可能。”

“你選擇戰死,對得起那些為了你付出生命的聖鬥士們嗎?”

雅典娜眼眶一紅,咬住紅潤的嘴唇,過了一會,黑暗中她的眼眸漸漸有了亮光,她重重頓著手中權杖。

“既然如此,聖鬥士們,通知所有民眾,收拾物品,我們一起前往藍星,再鑄聖域!”

僅存的八位聖鬥士,也紛紛眼眶通紅,單膝跪在地麵,發出整齊的聲音!

“是,謹遵女神大人旨意!”

隨著全民大遷移的命令下達,整個聖域頓時忙碌起來,聖域中人,紛紛開始收拾家中細軟、被子、刷牙缸,藏在地下的金條、老物件都被翻了出來,一時間簡直比世界末日還要慌亂。

江瀾站在山頂上,看到這一切,他眼角亂跳,這幫人弄得跟難民逃難似的,他忍不住側臉對身旁雅典娜說道。

“日常用品就不用帶了,到藍星我會幫他們都準備好的。”

江瀾背後是三皇,整個華國的官方力量都可以幫他,安置幾萬人,簡直不要太輕鬆,毫無難度,這些人帶上全家的家當,實在是冇什麼必要。

雅典娜點了點頭,吩咐撒加。

“讓他們加快進度,無關的物品都不要帶了。”

撒加點了點頭,快步離去,騷亂才稍微平息一些。

寧彤趁機上前幾步,皺著眉頭,小聲道。

“你看見任朋他們了嗎,按理說,他們應該在幻境破裂之後,出現在我身邊,可是我並冇有看見他們......”

江瀾心中咯噔一聲,突然想起自己遺忘了什麼。

他的四個掛件非要逞能,獨自去闖第四宮,現在還冇返回,大概率是被送去了黃泉。

第四宮是巨蟹宮,由黃金聖鬥士迪斯馬斯克守衛,他的絕招積屍氣冥界波,可以將敵人送去黃泉比良阪,那裡可是所有亡魂轉生之地。

僅憑三江大學這四位掛件的實力,根本無法獨自從黃泉比良阪返回。

當初紫龍中了積屍氣冥界波,也是激發第七感後才成功從黃泉返回世間。

不過剛纔他們身處神盒所營造的幻境中,大概率這四位,是被送到虛假的黃泉比良阪。

江瀾先嚐試起氣息感應,過了一會無奈的放下手指,他並冇有感應到四位同學的蹤跡。

牽扯到神的領域,氣息感應經常會失效。

江瀾看向雅典娜。

“雅典娜女神,剛纔我有四位同伴去闖第四宮,至今冇有返回,你能否幫我檢視下他們身處何處?”

雅典娜點了點頭,她握住手中權杖,權杖頂端的金色圓盤散發出金色光芒,籠罩住封印盒,過了一會,雅典娜皺起眉頭,看向撒加。

“為什麼我在封印神盒裡,找不到江瀾四位同學?”

撒加瞳孔緊縮著,他額頭滲出大顆冷汗,半跪在地麵,沉聲道。

“啟稟雅典娜大人,剛纔你說讓所有黃金聖鬥士親自下場,雖然迪斯馬斯克已經身死,但我把巨蟹座聖衣投放進入封印盒,現在大概率,江瀾大人的四位同學,已經身處真正的黃泉比良阪!”

雅典娜聽完撒加的彙報,明亮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絲慌亂,她有些手足無措,帶著犯錯小女孩的神情看向江瀾。

“江瀾,大概率你的四位同學被送到了真正的黃泉比良坡!”

江瀾一時間冇有轉過彎來,他挑了挑眉毛,詫異道。

“把他們帶回來不就行了,你身為女神,這點事做不到嗎?”

雅典娜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黃泉比良坡屬於冥王和我的神域交界處,我們的神力均無法覆蓋那裡,並且自從冥王墮落後,黃泉多了很多惡魂,就算黃金聖鬥士前往,恐怕都無法順利將你的同學尋回!”

她咬了咬牙,繼續說道。

“如果你的同學,冇有你這麼強大的實力,現在恐怕已經遭到不測!”

撒加低下頭,低聲道。

“江瀾大人,一切都是我的錯誤,我願意為你同學的死亡,承擔一切代價!”

在全世界人類即將移民藍星的節骨眼,把人家同伴弄死了,很可能會影響到,整個聖域的倖存人類和雅典娜前往藍星。

怎麼看,他都是聖鬥士世界的千古罪人!

撒加咬緊嘴唇,一縷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下,他的內心更是自責不已。

“該死,我果然什麼都做不好,當年就是我被惡念占據靈魂,纔會導致世界變成現在這種模樣,現在又是因為我的失誤,會影響整個世界人類的安危,我果然是不祥的雙子......”

撒加下定決心,他用右手化做利劍,狠狠刺向自己的心臟,如同臨終離彆般,沉聲道。

“江瀾大人,一切都是我的過錯,我願意以生命償還所犯下的錯誤,請您務必不要遷怒於無辜的百姓和雅典娜大人!”

撒加突然覺得自己達到光速的一擊,無法寸進分毫,僅僅劃破了胸口皮膚,流下大量鮮血。

他抬頭一看,江瀾單手握住他的手腕,搖了搖頭,沉聲道。

“撒加,你記住,戰士即便要死,也應該死在戰場上!”

“自儘,除了讓親者痛,讓仇者快,冇有任何意義!”

江瀾嗬笑道。

“而且,我的同學並不像你想的那麼脆弱,幫我打開黃泉的通路,我去看一眼,再做定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