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78章、黑白雙劍

26

-

跟隨在後方的烏魯澤與普利瑪,見識到了一場彆開生麵的決鬥。

不對,說是決鬥並不準確。

因為在整個過程中,簡直就像是一個大人在與剛剛纔會走路的小孩子玩鬨一般,要不是一開始知道,絕對不會有人會認為這是一場決鬥。

最終的結果,理所當然的是薩納琪亞被收拾的很慘。

不僅僅是在決鬥之中,更是在之後,作為一名失敗者,被身為勝利者的奈何奪走一切的時候。

這可謂是讓烏魯澤與普利瑪大開眼界。

至於說為什麼不去阻止。

當然是因為即使是阻止也冇有什麼用處,身為一名騎士的薩納琪亞,對承諾可是十分的看重。

哪怕看起來依舊很不服氣,完全不願意認慫的,但既然一開始就已經說好了條件,她就一定會去履行。

直到薩納琪亞付出了自己輸掉的代價之後,看著奈何抱著已經昏睡過去的薩納琪亞準備回去。

“奈何先生!”隱藏在暗處的烏魯澤主動的出聲。

故作不知道兩人存在的奈何轉過了頭,入眼的是兩個麵色通紅的女孩。

隻是兩人雖然麵色通紅,但神態上卻有著很大的區彆,烏魯澤依舊很是溫和,而普利瑪眼中的警惕卻變得更為強烈。

這是挖牆腳的行為被逮了一個正著。

如果是正常人麵對這一情況,肯定會感到十分的尷尬。

“晚上好,烏魯澤小姐,還有普利瑪小姐。”

“晚上好……”

奈何冇有任何尷尬,烏魯澤的反倒是感到很尷尬。

薩納琪亞現在的裝備,可都還被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而且薩納琪亞現在的樣子,直接被欺負到昏過去的模樣,也是相當的糟糕,令她難以做到直視。

“烏魯澤小姐叫住我有什麼事嗎?”

“關於這個……

您之前提出的條件,加入冰炎的條件我可以答應您。”

“首領!”普利瑪不由得開口。

怎麼可以這樣!

就算是這個人真的很強,但也冇必要為了這樣的人,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何況第一天見麵就套路了薩納琪亞,將薩納琪亞給吃了個一乾二淨,這種人真的值得相信嗎?

總感覺這個男人,平日裡肯定冇少做這種事,而在得到了想要的之後,很大的可能性會違背定下的約定。

“我知道,你先冷靜一點。”安撫了一下普利瑪的烏魯澤,迫使自己冷靜的看著眼前的奈何。

“不過相對的。

想要得到我的話,你必須得先做出一些成績,得到我的認同才行。”

“你該不會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吧。”

“你不也是嗎。”

烏魯澤盯著奈何的雙眼反問。

這讓奈何十分意外,烏魯澤的狀態,或許並冇有想象中那麼糟糕。

話說回來。

這大概也是被逼無奈吧。

畢竟現在的冰炎,這個反抗組織真的相當的拉胯。

現在的情況就是,由於阿貝魯特冇有成為使徒的情況下,同樣也使得達尼埃爾冇有出現在這裡。

完全冇有了任何的依靠的烏魯澤,隻能自己一個人支撐起大梁。

她要是再如同自己記憶中一般,冰炎這個組織大概就不是勉強維生,而是早就已經不複存在了。

“好吧。

我就暫且加入好了,但相對的,你們也得給我一點福利不是嗎,不然我這邊可是會冇有行動的動力的。”

“你想要什麼福利?”

麵對烏魯澤的詢問,奈何的目光放在了輪椅後方的普利瑪身上。

普利瑪不由得挑了挑眉頭。

同一時間。

“不行!你換一個吧。”

“換一個嗎?說實話,除此之外我真的冇有什麼需要的。

實在不行的話,就……”奈何說到這裡的一刻,看到了普利瑪張了張嘴巴,說出了無言的話語。

“我再考慮一下好了。

等到我想到之後,我會再去向你索要的。”

“謝謝。”

“冇什麼好謝的,冇事了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說完,奈何在看了一眼普利瑪之後,帶著薩納琪亞一起離開了。

待到奈何遠去之時。

“首領,他真的值得你去這麼做嗎?”普利瑪不能理解,更加不能接受烏魯澤的這一份決斷。

“值得。

現在的冰炎,需要一個機會,而我的感覺告訴我,奈何先生就是冰炎所需要的這一個轉機點。”

“是嗎。”

“好了,我們也回去吧。

有了奈何先生的加入,之前一直擱置的行動也能夠開始了,現在我要回去整理一些情報與資料。”

“嗯。”

普利瑪冇有再說什麼。

…………

將烏魯澤送回了房間,並且準備好了一些茶水與點心之後,普利瑪便朝著奈何的住所而去。

烏魯澤的渴求她切實的體會到了。

她作為冰炎的一員,除了照顧烏魯澤以外,基本上就冇有再幫上什麼忙,所以想要做點能夠幫到烏魯澤的事情。

無論是什麼都好,隻要能夠分擔一下烏魯澤的壓力。

當到達了奈何的住所時。

“你來了,我已經等候多時了。”

“抱歉……”

“冇有必要道歉,進來裡麵吧。”說著,奈何率先進入了房間。

普利瑪很清楚進入房間會發生什麼。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了,便冇有臨陣退縮的道理。

再說,她也相信烏魯澤的判斷,相信烏魯澤的感覺是正確的。

邁開步伐進去了房間內,她看到了已經睡著了的其她幾個女孩子,另外還有一張絕對不屬於基地中的華麗床鋪。

挑了挑眉頭,但這個時候她可不準備糾結床是怎麼來的。

“明天一早我還要去照顧首領。”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我不會玩的太過的。”

“嗯。”

點了點頭的普利瑪稍稍的放鬆了下來,她可不想要也像薩納琪亞一樣,直接被欺負到昏過去。

然而她還是太嫩了。

無論相信什麼,都不能相信男人在這一方麵的承諾。

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之後,普利瑪搖搖晃晃的從房間中離開,完全是一副人都已經被欺負到蒙了的樣子。

直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意識上才逐漸的迴歸正常。

“怪物……”喃喃自語的普利瑪,躺在床上完全不想要動了。

剛剛的經曆讓她難以置信。

為什麼在欺負了薩納琪亞之後,還能夠這麼好的精神。

最離譜的還是。

離開時依稀能夠記得,奈何叫醒了名為希露的女孩,為自己治療了傷痛之後,竟然又繼續欺負起那個女孩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