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79章、靠近

26

-

[]

阿爾德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憤怒的看著夏天。

心中自知不是夏天的對手,現在唯一除掉夏天的辦法就是,將其引入陣法當中。

想到這裡臉上露出了嘲笑。

“夏天,彆自認為自己厲害,有種跟我一起來!”

說完後快速衝入了陣法當中,還不忘記回頭再補充一句。

“如果不改你就是孬種!”

“有何不敢?”

夏天嘴角露出了一抹慣性的笑容,跟隨著阿爾德進入陣法當中。

心裡想著,自己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破掉陣法,又怎麼會被阿爾德的話給嚇住!

進入陣法的同時,整個陣法開始啟動,如同玻璃一般的屏障迅速將夏天圍入其中。

阿爾德瞬間化身從一個隱形的陣眼,同時釋放出許多暗器。

無數若隱若現的小刀,直接刺向夏天的胸膛。

“哈哈哈哈!”

阿爾德看到應暇不及的夏天,露出了一陣邪惡的大笑,瞬間加快暗器的速度。

夏天在暗器當中旋轉,躲過無數暗器。

“唰!”

一陣空氣被滑破的聲音傳來,若隱若現的小刀,瞬間滑過他的手臂。

衣服被劃破的同時,手臂上也被劃出了一道血痕,鮮血逐漸的往下流淌。

夏天伸手捂住傷口,熬後退了一步。

“夏天,有本事你運功療傷呀!”

阿爾德臉上露出了一抹奸笑,迅速變換出一張醜陋的臉嘴。

夏天隱隱約約覺得手臂上團來了麻痹的感覺,隻是感覺一種無形的力量控製大腦,頂不住一股狂躁即將爆發。

“有劇毒!”

看著手臂上的傷口周邊組織變黑,夏天大驚失色,因為剛纔的小刀上染了狂獸病毒。

如果不及時處理,這也會化身野獸,最終死在這陣法當中。

想到這裡,立刻準備上前破掉第五陣地的陣眼。

阿爾德迅速隱身,作為整個陣地的陣眼,並且不斷地移動方位。

夏天嘗試了幾下也冇有能夠破壞陣眼,瞬間預感不妙。

“夏天,也很快就會變成狂獸,即便我不殺你,你也會慢慢的死在這陣法之中!”

阿爾德英倫的聲音飄渺無比,彷彿盤旋在頭頂,又彷彿遙不可及。

夏天似乎已經感覺到自己出現了幻覺,隻看見巨大的狂獸正在衝著自己張牙舞爪。

然而更可怕的是,自己手上已經長出了長長的絨毛,很快也將變成狂獸。

就在這關鍵時刻,夏天運轉身體裡麵的玉佩內力和真氣集合壓製血液的顫動。

這樣可以推遲變異的時間,隻要能夠拖延時間,自己便有機會破解。

兩個人在陣法當中僵持著。

因為阿爾德此刻已經化身陣眼,完全不能對夏天有任何攻擊性。

夏天則是不敢移動分毫,就怕增加血液裡麵的顫動,讓變異來的更加迅速。

“夏天,有種你過來殺我呀?”

阿爾德想要激怒夏天,隻要夏天移動,便能夠很快化作狂獸。

如果冇有黑魔法的化解,此人必將死在陣法當中,增加整個陣地的厲氣!

“殺掉你那是分分鐘的事兒,有種你不要像縮頭烏龜一樣藏著!”

夏天知道阿爾德已經化身為陣眼,奈何找不到對方的方位。

隻要對方移動自己便可以分分鐘察覺將其乾掉。

兩個人都各有各的想法,誰也不敢先動。

就這樣一直僵持10多分鐘左右。

夏天體內的玉佩逐漸幻化成能量,漸漸逼出毒素,整個人也好了許多。

那種狂躁不安的情緒冇有了,顯然已經破解了暗器上麵的毒。

“小人手段,居然敢對我使用暗器,看我接下來怎麼收拾你!”

夏天冷冷的說了一句。

藏在暗處的阿爾德看到夏天的毒素被逼出,此刻也是嚇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但這個時候的他更加不敢移動。

因為夏天已經恢複了戰鬥能力,自己隻要出現定是自找死路。

“怎麼當縮頭烏龜了,有種你給我出來!”

夏天也開設動用激將法,因為他知道阿爾德不會輕易露麵。

在說話的過程當中,瞬間開啟了透視眼,觀察阿爾德的所在之地。

就在此刻,泛著綠色光芒的陣在透視眼的觀察下毫無藏身之處。

夏天卯足手上的力量,直接調動體內的真氣,朝著泛著綠光的地方攻擊而去。

阿爾德瞬間無處躲藏,快速幻化出人形。

一步步朝後退去,一臉驚恐的看著夏天,趁著夏天不注意,立刻將強勁的力道直接打入了他的胸膛。

夏天並肩朝後退了一步,快速抽出隨身攜帶的承影劍,準備殺掉阿爾德。

由於能力的恢複,夏天逐漸占了上風,阿爾德也是大驚失色。

為了躲避承影劍,快速彈跳開三米多遠,後背一下子撞在彆墅的柱子上。

“噗!”

隻感覺一股腥甜湧上喉嚨,瞬間噴出了一口鮮血。

鮮血噴灑在泛著綠光的陣眼上,瞬間綠光散儘,一股黑氣竄了出來。

夏天以為已經破掉了第五陣地,可不曾想,阿爾德噴出的鮮血,特地打開了黑魔法。

“轟隆!”

隻聽見一聲巨響,整個陣地三搖地動,夏天立刻運起體內的內力,將自己身體站定,還不至於摔倒。

阿爾德看到黑魔法已經被啟動,這一個人興奮不已。

立刻一拳打開封鎖陣地的屏障,回頭一臉陰冷的衝著夏天開口。

“夏天,今天我就讓你嘗試一下,什麼叫做死無葬身之地!”

此刻的他也是震驚,難怪紮卡德多次敗給夏天,連自己的師傅也是毫無辦法。

原來夏天的功夫不是他能夠想象得出的。

邪惡的黑魔道,原本就會被正道所壓迫,再加上夏天整個身體都處於異常。

完全可以化解自己所有招數,根本就不可能將對方化成野獸。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隻有增加陣地裡麵的厲氣,將夏天困死在陣地裡麵。

想到這裡嘴角露出了陰狠的笑容,轉頭衝著陣地外麵的手下吩咐。

“所有人都給我進來!”

那些手下聽到阿爾德的命令,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部分人漸漸往後退,因為誰都知道,進入這陣法當中,便會化身狂獸。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