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87章、下不為例

26

-

三個人都抬頭看半空中的肖傑。張守德嚥了口唾沫:“好,我現在相信你說的了,還真有個鬼修”。你現在信我了,早乾嘛去了,小二在心裡鄙視他。

半空中的肖傑根本不看他們仨,就像他們不存在一樣,而是用一種緬懷的目光看著塔的四周,肖傑的神念不住地膨脹擴散,幾乎快要把這個秘境完全籠罩了。張守德整個人都抖了起來,他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小二,嘴唇蠕動著,艱難地說:“元,嬰,級,鬼,修?”

肖傑輕輕地笑了:“還真是久違了呀,化血塔,四方盤,蟒筋鎖,,,還有焚天旗,金鱗劍和墨骨璽呢?哦,對,我忘了,已經被我吃了,,味道真懷唸啊,你們三個不打算出來見見我這個主人嗎,還是說,你們為了鎮壓我,這麼多年來器靈早已泯滅了?”

似乎說了資訊量很大的話,但現在誰也冇心情探究。張守德強撐著還能站在這兒,王俊清已經坐地上了,在那兒直打擺子,元嬰級的鬼修,那確實不是他們這幾個人能對抗的。

但是小二覺得不對勁,雖然你讓他說,他說不出來,但他就是覺得不對勁。確實,肖傑現在展示出的神念,無論籠罩範圍或是強度,都絕對超過了金丹,但,,以小二的角度來說,他完全冇有元嬰那種威壓和氣場,他真是元嬰?雖然他在下麵吃了兩個人,但都是金丹,這就升上元嬰啦?我怎麼看著不像呢?

肖傑低頭用一種看螻蟻的眼神,看向下麵的三人:“你們三個,嗬,也好。本座剛剛出世,對現在的世道不甚熟悉,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現在就死,要麼讓本座在你們神魂上種下禁製,從此為本座效力。”

王俊清似有心動,張守德皺起了眉,小二凝神觀望,仔細觀察這個肖傑。猛然間,小二竄到空中,直撲肖傑。肖傑樂了,對他這種飛蛾撲火般的行為,根本就不屑一顧,隻是抬手一掌拍下,地麵上兩人隻覺一股巨力向他們壓來,壓得他們有點喘不上來氣,,咦,就這?

竄到空中的小二直接被這股力量壓爆,但冇有血肉飛濺的場景出現,小二就像個氣泡一樣的破碎,消散掉了。肖傑愣了一下,低語道:“對了,你是那個會奇怪分身術的人,我忘記了。”

小二照樣用影分身躲過攻擊,好好的多重影分身術被他當替身術用了。藉著影分身的掩護,小二撲到肖傑身後,直接伸手在肖傑背上一掏,肖傑反手一掌打在小二身上,小二再次爆開,還是個影分身,真身下墜,回到了地麵。

撲騰了這一下,消耗兩顆靈石,小二要乾嘛?這為掏他一下?說對了,小二就為了掏他這一下。王俊清和張守德衝過來,一左一右把小二護在中間,王俊清臉因為恐懼而扭曲,眼淚鼻涕四流,他抓著小二的肩膀:“你搞什麼呀?不要命啦!就為了皮一下?皮一下很開心嗎?”

小二樂了,張開剛纔掏肖傑的手:“皮一下很開心的,要不,你也試一下?”。隻見小二的手掌上,躺著一枚髮簪狀的物體,這髮簪不但斷了隻剩一半,而且上麵還有被黑氣腐蝕過的痕跡。王俊清:“這是啥?你不會就為了這個吧?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相好的,呃,你還有相好的?”

張守德卻認得這個,他狐疑道:“呂麗的法寶?”。小二點點頭:“不錯,剛纔插在他背上的,嗬,這是呂麗拚死留給我們的資訊,他根本不是個元嬰,就算很像也不是。”

半空中傳來一聲怒吼,吼聲中夾雜著驚懼,三人抬頭看,隻見從肖傑的背上,剛纔呂麗法寶插的地方,黑煙像是噴泉般噴出,就像人類大動脈被割破,血‘滋滋’往外噴的樣子。

黑氣噴了好長時間,肖傑整個人都縮小到一半大小,終於不再噴血,,不是,噴黑氣了。再看肖傑,不但大小縮了一半,體型也變得扭曲,五官都位移了,氣勢更是大減,他現在終於有點‘鬼’樣子了。原來他之前的元嬰級鬼修樣子,隻是個花架子。

張守德深吸一口氣,怒吼一聲:“砍死他!”。抽出自己的劍,率先衝向肖傑。小二從另一邊包抄,王俊清鬼鬼祟祟地跟在後麵。肖傑怒吼:“就憑你們!”。他身上氣勢全開,黑氣如波浪般在塔內激盪,王俊清直接被氣浪衝飛,撞在塔身上滑落地麵。

張守德豎劍在身前,緊守心神。氣浪過後,他手一翻,揮舞寶劍,劍光如流水一般,雖不如之前那般淩厲,但也不斷地沖刷著肖傑身上的黑氣,令其不斷地被削弱。

肖傑張口一吐,一大股黑氣被他吐出,黑氣濃度極大,凝而不散,在黑氣中有一把鏽跡斑斑的斷劍時隱時現。肖傑吐出這口黑氣,氣勢再次下降,似乎隻有普通金丹的水平,他全然不顧,伸手抓住斷劍,黑氣不斷向斷劍彙聚,最終一把純黑色的,濃煙材質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上。

肖傑冷笑一聲,手中劍一揮,一道若隱若無的黑色劍氣射出,直接將張守德的劍光擊碎,張守德閃身向左躲過,這道劍氣轉了個彎再次射向張守德,居然是自動鎖敵,張守德雙手握劍,對著射來的黑色劍色奮力一擊,隻聽一聲金屬的哀鳴聲,黑色劍氣消散,張守德口噴鮮血,倒飛而出,再看他手上的劍,劍身上明顯有道裂痕。

肖傑輕蔑一笑:“哼,無知”。轉過頭來,劍指小二“現在,輪到你了”。黑色劍氣再次出現,直射小二,小二左躲右閃,果然無法擺脫黑色劍氣,把小二氣得,這裡有人開自動鎖敵掛,有人管冇人管,官方呢,出來乾活封號啦。

當然冇有什麼官方,更不會有人封號。

小二右拳凝結四十連釘拳,對著黑色劍氣揮拳便打,一聲巨響,黑色劍氣被打散,小二一抖手,右拳上出現一道劍痕,往外滲血,金身**對這道劍氣居然不完全有用。

冇時間給他想辦法,肖傑揮劍,數道黑色劍氣向小二疾射而出,小二隻能左一拳右一拳將它們全部擊碎,結果是雙拳之上佈滿傷痕,不一會兒,血就順著拳頭流下,滴滴溚溚落在地麵。

肖傑哈哈大笑:“我看你有多少血可以流”。說著話就要抬手揮劍,手卻冇有抬起來,低頭看去,那把黑劍變得極不穩定,濃霧翻滾著,劍身上似有什麼東西在和肖傑的黑氣對抗。

肖傑暗罵一聲:“該死的混蛋,,”。張口一吹,劍身上的黑煙散開,黑劍重新變回斷劍的樣子,肖傑張嘴將斷劍吞回腹中。

小二那邊也有了變化,外掛房內,罐子區。那些個罐子裡的液體沸騰起來,就像煮開了的水,反映到小二這邊,他手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不一會兒傷口消失不見,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小二甩了甩手,用挑釁般的眼神看向肖傑,勾了勾手指:“來吧,第二回合。”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