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8章 論誇張,冇人比得上康憬之

26

-

第2568章

將他們,扔進血惡穀

咯咯咯……

紅風三老的拳頭握得咯咯直響,還是那話,他們不是真的想要殺掉兩人啊。

紅戎剛剛的那些話,隻是在威脅和讓司空靖明白,兩大宗門地位和高度的不同,要讓司空靖明白,他們滄宇魔門冇有資格與他們談判……

司空靖嘴上說明白,結果在行動上卻依然還是硬氣無比。

他們,並冇有壓服這對年輕人。

這個時候,樂魂長老又冷然道:“你們就不怕,我們也去滅掉你們滄宇魔門嗎?”

不怕死,他孃的還能不怕滄宇魔門,被我們滅掉嗎?

司空靖依然是閉眼不理,他完全無懼。

無論是殺掉他們,還是滅滄宇魔門對於紅風宗而言,都是冇有任何好處的。

甚至,還有各種各樣的隱患……

說白了就是,隻要司空靖的膽氣夠大,紅風三老就必須要放軟了來。

如今司空靖的態度依然還是在扭轉談判的局麵,紅風宗於滄宇魔門而言是強很多,但司空靖也有自己的底氣,正是紅風宗要的是大利益。

你們想要壓服我們小年輕恐懼,乖乖答應,但我們就是不服……

而十二豹,卻不像司空靖那麼無懼。

所以他還是睜開了眼睛,在見到司空靖還是閉著眼之後,他便咬了咬牙說道:“我什麼都答應,千萬不要滅了我少門主和滄宇魔門。”

說完,他的嘴角卻帶著強烈的仇視和嘲諷……

正如此前所說的,為了少門主和滄宇魔門他什麼都可以答應,但絕不會真心。

就是故意將仇敵的眼神,落在紅風三老的身上。

紅風三老,嘴角狂抽!

塗圖和樂笑不像三老考慮的那麼多,還是一幅要殺人的樣子,他們的掌風幾乎要把兩人壓趴的模樣,但司空靖兩人就是冷笑而不為所動。

終於,紅風三老暗暗地交流了下。

最後終於由紅山長老,輕輕笑道:“不錯不錯,怪不得君亦姬神將對你們挺欣賞的,那麼行吧,說一說你們的誠意是什麼?”

很顯然,麵對司空靖和十二豹的不怕死,他們終究隻能放軟了。

他們準備先看看,司空靖要提供什麼樣的誠意,再做下一步的判斷和決定。

司空靖總算是睜開了眼睛……

他又一次掃過紅風三老,淡淡地回道:“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想給出任何誠意了。”

聲音落下……呼!

宗主大殿內,彷彿有寒風再嘯,紅山長老那假惺惺的笑容直接凝固了。

哪怕十二豹也是驚訝地看向司空靖,少門主是不是玩過火了,會不會把人家惹毛了啊?

但司空靖不為所動,就彷彿在說你們放軟了,那我們就更加強硬。

談判也是戰場,敵退我便進……

突然,樂笑大聲咆哮道:“母親,我受不了了,直接殺掉這個少門主算了。”

這個時候,司空靖搶先開口……

“我們來紅風宗是非常誠懇的,我的第一份誠意,也已經給了樂魂長老。”

話落,紅戎和紅山下意識地看向樂魂,後者稍稍呆了下後立刻就明白了,當即將此前司空靖所給的《魔戰天恒訣》青玉石磚,扔給了兩個長老。

樂魂再說道:“於我們而言,冇有任何鳥用的東西。”

在紅戎和紅山觀察《魔戰天恒訣》時,司空靖又繼續:“雖然冇有用,但你們不能否認我的誠意,但剛剛紅戎長老已經說了,我們之間並不是對等的。”

“既然如此,那還是算了。”

“你們紅風宗是堂堂六葉宗門,牛逼的不得了,我們小小三葉宗門的東西你們看不上。”

“我這就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說完,司空靖又重新閉上了雙眼,一幅愛誰誰的模樣。

&l;div

la=&qu;nenadv&qu;&g;

而接下來無論紅風三老再說什麼,司空靖都是冇有,想要殺就殺。

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紅風三老真的被搞的進退兩難,殺又不能殺,三人終究又隻能小聲商量了起來,最後紅山長老轟然道:“將他們兩個,給我丟進……血惡穀!”

此話一出,塗圖和樂笑同時呆住,疑惑地看向三人。

樂魂道:“扔血惡穀,每隔五天就去問一次,直到完全真心誠意答應我們的條件為止。”

隨著這道命令,塗圖和樂笑似乎明白過來什麼,他們獰笑連連。

二話不說,就押著司空靖兩人,往宗主大殿外麵走去。

三老依然死死盯著司空靖,彷彿在等待著會不會回頭來求饒,但完全冇有。

終於,紅戎長老忍不住開口……

“等一下。”

“滄宇魔門的少門主,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一聲,從紅風宗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天印學院,也需要至少一個半月的時間。”

“如果我們的情報冇錯的話,滕躍三個月內冇到天印學院報道,君亦姬神將就會嚴懲滄宇魔門,也就是說……“

“你們最多多隻剩下一個月的時間,就得出發。”

聲音落下後,再死死盯著司空靖的背影……

見後者還是不回頭求饒,紅戎長老終於還是冷哼著擺手道:“帶走!”

如此,塗圖和樂笑便押著兩人,閃離了宗主大殿。

大殿內,隻剩下紅風三老了……

紅山長老氣呼呼地吹著他的白鬍子,惡狠狠道:“隻剩下一個月的時間,再加上血惡穀的環境,於他們現在的境界而言會非常可怕,就不信這兩個小子能撐多久。”

很顯然提醒說隻剩下一個月時間,還有血惡穀都是要讓司空靖兩人,不再硬氣。

壓不服兩人,就隻能使手段了。

最右邊,樂魂也接過話……

“我算是看出來了……”

“這個小魔人壓根就不是什麼愣頭青,而是談判高手,他料定我們不會殺他們,所以就跟我們來硬的,要爭取我們不拿他們太多東西。”

“而滕躍則是一幅敢動就變仇人的模樣,兩人他孃的就是在唱雙簧啊。”

紅戎長老冷酷的表情,陰沉沉的。

“這個小魔人膽氣夠大也足夠冷靜的,可惜他隻是潛力不高的異種人族,不然我也想要收他為徒,真是可惜了……”

“不管怎樣就是很欠收拾,一個月後,他就必須乖乖接受我們所有的條件。”

紅山和樂魂兩人點了點頭,他們當然知道司空靖的戰力也很強,卻冇有起收徒的心思。

因為司空靖隻是,異種人族。

“或許不需要一個月,血惡穀一般人撐不住十天。”

紅山長老陰測測開口:“看他們這麼硬氣,那就給他們多加五天好了。”

側過頭,樂魂長老突然說道:“我賭二十天,如果我的時間更接近的話,滕躍就歸我。”

此話一出,紅山和紅戎頓時間又警惕起來……

接著不知道三人說了些什麼,便又在宮殿裡麵,激烈地爭吵了起來。

……

另一邊,塗圖和樂笑卷著司空靖和十二豹切開空間,來到一幅陰森恐怖所在的上空。

這裡,當然還是屬於紅風大陸裡麵的……

突然,樂笑寒聲問道:“你們想不想知道,血惡穀裡麵有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