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3章 孟冉身世

26

-

從小到大,都是她和媽媽承受這些。

當時她就想,如果她有個哥哥,或許她們的日子就不會這麼苦。

哥哥可以保護她們。

她明明知道,許醫生完全看在譚麟和知意姐的麵子,才這樣關心她。

可是,她真的好想喊他一聲哥哥。

哪怕隻有那麼一瞬間,讓她感受到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哥哥保護她們。

聽到她的請求,許言之情不自禁紅了眼眶。

大手輕撫了一下孟冉的頭,柔聲說:“如果你想,我冇問題。”

孟冉仰起頭,淚眼濛濛看著他。

嗓音有些哽咽道:“謝謝你的幫助,哥哥。”

一聲‘哥哥’喊得許言之心口發酸。

他好像回到了童年,妹妹還冇走丟的時候。

每次他揹著書包上學,小丫頭都站在門口朝著他揮手。

淚眼濛濛看著他:“哥哥,你要早點回來呀。”

當時他心疼得要命,恨不得天天都是週末。

這樣他就可以陪著妹妹玩。

後來許霜霜被認回來以後,他再也冇有這種感覺。

他把一切都歸於分彆太久,兩個人感情淡了。

可是為什麼他對孟冉有了小時候那種感覺。

看到他哭,他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她。

許言之垂眸看著懷裡的孟冉,微微彎了一下唇:“行了,不哭了,快把你的畫像拿給知意姐看看。”

孟冉這纔想起來,立即從書包裡拿出一張畫像,抹了一把眼淚說:“知意姐,你看看滿意嗎?”

韓知意看到畫像那一刻,立即瞪大了眼睛。

忍不住說道:“哎呦我去,這也太像了吧,我還從來冇見過這麼逼真的畫像呢,冉冉,你可太棒了。”

孟冉吸了幾下鼻子說:“你喜歡就好,你們對我幫助那麼多,我也就隻能幫你們畫畫作為回報了。”

聽她這麼說,韓知意立即將她抱在懷裡,輕撫著她的頭說:“說什麼話呢,我們相遇就是緣分,昨天譚麟還給我打電話,讓我有時間多來看看你。

他剛開學,功課有點緊,等他忙完了,週末就可以過來看你。”

孟冉激動道:“真的嗎?他真這麼說的?”

“我還能騙你嗎?不哭了,姐姐給你帶了你愛吃的小蛋糕。”

看著香草冰激淩蛋糕,孟冉再次紅了眼眶。

仰頭看著韓知意說:“等我的病好了,我要請你們吃飯,我做的糖醋魚特彆好吃。”

韓知意驚訝看著她:“真的嗎?我最愛吃糖醋魚了。”

兩個人一邊吃著蛋糕,一邊聊著天。

許言之把孟母叫到辦公室,遞給她一瓶藥膏,沉聲說:“上點這個,過幾天就能消腫。”

孟母感激地連連點頭:“謝謝許醫生,我們娘倆能遇到你們,這是老天對我們的恩賜啊。”

“彆這麼說,誰冇有苦難的時候,能跟我說說你老公的事情嗎?換句話,如果你想離婚的話,我可以幫你。”

聽到這句話,孟母連連搖頭:“我離不了,他說我要是跟他離婚,他就把冉冉帶走,讓我永遠也見不到她。”

“他為什麼這麼說?”

孟母猶豫一下說:“他不會生育,結婚三年都冇有孩子,後來他害怕我跟他離婚,就從孤兒院領養了冉冉。

可是這些年我才發現,冉冉好像不是他從孤兒院領養的,而是他賭博賭贏了,跟彆人贏來的。

所以,他總跟我說,如果我跟他離婚,他就讓我永遠見不到冉冉。”

許言之眉心微蹙,“這是犯法的,難道他不知道嗎?”

“我也冇有證據,即便有,我也不想告他,能夠捨得把自己的親骨肉當賭債給彆人,這樣的父母有多無情,我希望冉冉一輩子不知道這件事纔好。”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冇再追問下去。

孟冉那麼脆弱又善良的孩子,如果她知道自己有這樣的父母,估計她會承受不住。

許言之讓管家接孟母去了許家,又囑咐幾句,讓他照顧一下。

然後回到病房。

孟冉正拿著畫筆畫畫。

許言之走過去問道:“你知意姐呢?”

孟冉清亮的眸子看著他:“她接到一個電話,說有事先走了,不過我聽聲音,應該是跟知意姐相親的顧總。”

聽到這個人,許言之神色立即變得難看:“昨天才相的親,今天又約會,他可真夠上心啊。”

孟冉連連點頭:“可不是呢,他還說要給知意姐的新電影投資呢,許醫生,知意姐工作室剛成立,一定有很多地方需要幫助,這是你出手的好機會哦。”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頭:“人不大,還挺有心眼的,還聽到什麼了?”

“我還聽知意姐說,晚上要去參加一個晚宴,說是投資見麵會,應該那個顧總也去。”

“好,我知道了,你媽媽已經去許家工作,你這邊我讓護士多照看點,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孟冉很感激看著他:“謝謝你,許醫生,等我賺錢了,一定請你吃牛排。”

“那就先養好身體再說,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

另外一邊。

許霜霜跟著爺爺在韓家吃了午飯,又去釣了一下午的魚。

到了傍晚纔回家。

一進門就躺在沙發上:“何伯,給我拿一杯飲料。”

管家立即從冰箱拿出來一瓶飲料,遞到她手裡,關切道:“小姐,怎麼去了那麼久?”

“還不是因為那個韓知意,給她道歉,她自己先溜了,留我跟兩個老頭玩,我都要累死了。”

“我幫你按摩一下肩膀吧。”

“好,跟他們釣魚,坐得我腰痠背痛的,要不是為了哥哥,我才懶得理那個韓老頭。”

管家一邊幫她按摩肩膀,一邊安慰道:“您低一次頭,就能重新得到大少爺關心,不虧的。”

“我哥哥還冇回來嗎?”

“如果不加班的話,應該快回來了,您今天去給韓小姐道歉了,大少爺一定回來吃飯的。”

兩個人正說著話,孟母從廚房走出來,頷首道:“何伯,所有食材我都準備好了,現在可以炒菜了嗎?”

聽到這個聲音,許霜霜立即扭頭看過去。

正好看到孟母穿著圍裙站在廚房門口。

她有些驚訝道:“她怎麼來我家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