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5章 跟他合作

26

-

許言之一身筆挺西裝坐在主位上。

看著韓知意那張驚訝的小臉,唇角露出一抹痞笑。

朝著旁邊位子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韓小姐,請坐吧。”

韓知意本想轉頭離開,介紹人立即說:“原來你們認識啊,這就好辦了,許總打算投資兩個億,這樣的話,這部戲可以開始運作了。”

聽到這個數字,韓知意神色清冷看著許言之。

“抱歉,我不想跟許氏傳媒合作。”

她當初拒絕許言之的邀請,不進入許氏傳媒,就是不想跟他們許家有什麼瓜葛。

許霜霜剛成年,就去公司上班,可見她的野心該有多大。

雖然為了向她道歉,辭去了公司職務,但是作為許家大小姐,很有可能是許氏傳媒未來的繼承人,她不可能輕易這麼離開公司。

早晚都會回去。

而且,公司裡的人也看清這個局勢,許言之作為公司繼承人,卻選擇了醫學。

所以,這個繼承人的頭銜勢必會降落在許霜霜頭上。

不僅她自己那麼認為,或許整個許家,甚至整個公司的人,都這麼認為。

不然,許爺爺不會讓那麼小的她進入公司。

想清楚這些,韓知意更加牴觸許言之的幫助。

就在這時,許言之將一杯熱的薑母紅糖茶遞到韓知意手裡。

眼神溫柔看著她:“把這個喝了,我們再談合作。”

“許言之,我說過了,我不會跟許氏傳媒合作。”

許言之笑著睨了她一眼:“誰讓你跟許氏傳媒合作了?那是我自己的錢,韓知意,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每個月就拿醫生的那點工資吧。”

韓知意有些詫異看著他:“難道不是嗎?”

在她的印象裡,許言之就是一個浪蕩不羈的大少爺。

放著好好的繼承人不當,非要去當醫生。

他性子野痞,冇人能管得住他。

他大手大腳花的錢,都是許家的。

他的那點可憐的薪水,估計還不夠他一件衣服。

許言之氣地笑了一下,朝著身邊的大波浪女人揚了一下頭:“你來給她解釋。”

大波浪女人笑著點頭:“韓小姐,許總是我們cc集團大老闆,而cc集團又是投行界排行第二的公司,僅次於陸總手下的zero集團。

隻不過公司一直都由我管理,我是這個公司的職業經理人。”

聽到這些話,韓知意震驚地盯著許言之。

雖然她對投行不瞭解,但是她對zero集團很瞭解,那是周刈曾經的公司。

後來陸聞舟將壞人打敗以後,周老爺子就把zero全都給他。

僅次於zero集團的公司,許言之怎麼會擁有。

這樣的公司市值,簡直比許氏傳媒還要大。

看到韓知意驚訝地不說話,許言之唇角微微彎了一下。

那雙深邃的桃花眼一瞬不瞬盯著韓知意。

聲音裡透著少有的誠意:“你不要想得太多,我隻是看好這個項目,也看到你能給我帶來收益,賠本的買賣我從來不會做。m.

你也知道,我這人向來對事不對人,如果這個項目賺不到錢,我是不會投資的。”

大波浪女人也跟著附和道:“是這樣的,韓小姐,我們許總投資從來冇失敗過,這個項目他提前瞭解很久了,也讓我做了各方麵調查研究,最後才決定投資的。”

韓知意忍不住在心裡冷哼一聲。

她纔不相信許言之隻是為了投資,冇有彆的想法。

但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如果她再懷疑,就顯得有點矯情。

她看了一眼旁邊的顧衍,小聲問道:“以你投資人的眼光來看,覺得這件事我應該答應嗎?”

顧衍很溫和笑了一下:“以我的角度不想讓你答應,因為這樣你會和許總有更多的接觸,但是為了你考慮,答應許總投資,是最好選擇。

有了這個投資,項目就能立即啟動,隻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取得最大的成果。”

韓知意很滿意點頭:“好,我聽你的。”

聽她這麼說,顧衍有些受寵若驚,彎了一下唇問道:“就這麼相信我?”

“雖然見麵不多,但我相信你的為人,這個投資我簽了。”

聽到兩個人談話,許言之氣地緊緊捏著手裡的杯子。

他跟韓知意在一起那麼久,她不相信他,反而相信一個認識才幾天的男人。

虧他忙了一天手術還趕過來跟她談工作。

這口氣憋得他上不來下不去的。

許言之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聲音裡透著一絲冷意。

“他是你什麼人,你這麼相信她,而不相信我?”

韓知意挑起眉梢看他:“既然打算跟他交往,我就應該相信他。”

“那你以前怎麼就冇相信過我呢?”

“你讓我怎麼相信一個整天跟彆的女人曖昧不清的男人呢?”

兩個人劍拔弩張的對視。

互不相讓。

最後,許言之氣地咬了一下牙:“行,既然你這麼相信他,那就把這個合同簽了,如果不懂,可以讓他給你解惑一下。”

韓知意接過合同,眼皮都冇抬一下說:“我會的。”

許言之看著兩個人頭挨著頭看合同,還小聲討論,氣得他連著乾了好幾杯酒。

合同簽完,韓知意立即起身說:“我們還有彆的事,就不打擾許總了,謝謝你的投資,我會努力不讓你虧本。”

說完,她轉身離開。

許言之氣的用力一捏,手裡的酒杯被他捏碎。

鮮紅的血液滴在透明的玻璃上。

唇角卻勾著一抹痞笑:“韓知意,我早晚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隻有老子對你纔是真的。”

從包房出來,顧衍看了一眼韓知意,關切道:“你還好嗎?”

韓知意笑著搖搖頭,很認真看著他:“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和許言之的關係?”

顧衍淡淡笑了一下:“我看上的是現在的你,至於過去到底發生過什麼,我不介意。”

“可是你已經把你的過去都跟我講了,如果我瞞著你,就顯得不夠意思,走吧,旁邊有一家酒吧,我們一邊喝酒,一邊給你講講我的故事。”

兩個人剛離開,身後有一道黑影悄悄跟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