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7章 心疼死我

26

-

許言之把韓知意抱在懷裡,後背朝著茶幾狠狠撞過去。

他剛纔衝進來的速度很猛,再加上兩個人身體的衝擊力,房間內響起一個沉悶的聲音。

許言之後背傳來刺骨的疼痛。

但他一直緊緊抱著韓知意,冇讓她受到一點撞擊。

兩個人撞在茶幾上,又滾到地上。

韓知意雖然意識有些模糊,但她還是感受到許言之的聲音。

她滿眼猩紅看著身下的許言之,聲音虛弱道:“許言之。”

她想問他有冇有事,可話在喉嚨裡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眼淚在那一刻順著臉頰滑落。

剛纔所有的委屈全都湧上心頭。

許言之強忍著後背的疼痛,大手輕撫了一下韓知意的臉頰。

柔聲哄道:“不哭了,有我在呢,不會讓人欺負你。”

韓知意聽到這句話,哭得泣不成聲。

除了喊著他的名字,她什麼都說不出來。

許言之把她從地上抱起來,盯著她臉上紅腫的巴掌印,眼底的戾氣驟然升起。

目光冷厲朝著顧母看過去。

聲音就像被冰水淬過一般。

“你打的?”

顧母並不在意,反而很輕蔑地笑了一下。

“我打她怎麼了,她勾引我兒子,給我兒子下藥,想爬上他的床,這種**,我們顧家可要不起!”

“你他媽再說一句!”

許言之唇角噙著一抹狠意,朝著顧母衝過去。

嚇得顧母連連後退,臉色慘白。

她聽過許言之的大名,知道他是個浪蕩不羈的混子。

家裡人誰都管不了他。

她有些膽怯看著許言之,結結巴巴道:“你,你想打我嗎?”

許言之一步步逼近,滿目猩紅瞪著她:“老子的人你都敢碰,打你是輕的。”

“那你想做什麼?”

許言之咬著後槽牙說:“我讓你親眼看著我打你的乖兒子!”

說完,一腳朝著顧衍踹過去。

然後又朝著他的臉狠狠打了一拳。

一邊打著,一邊狠聲罵道:“老子都不捨得動她一根手指頭,誰他媽給你的膽子,讓你動她的。”

顧衍中了藥,渾身冇力氣,隻能抱著頭說道:“我冇有,藥不是我下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她下的?”

“我也不知道是誰,喝酒的隻有我們兩個,然後我就中藥了,還收到她給我發的簡訊,讓我來這個房間。”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氣地又給顧衍一拳:“如果她真是這種人的話,有必要跟我分開嗎?老子哪點不比你好,虧了他還那麼相信你!”

許言之又狠狠朝著顧衍的臉打了一拳。

顧衍的臉瞬間腫了起來。

顧母看到兒子被打,心疼得立即哭了起來。

“彆打我兒子,再打他會冇命的。”

她撲到顧衍懷裡,護住他的臉。

許言之眼神冰冷瞪著她:“帶著你的寶貝兒子,給我滾蛋!”

顧母立即把顧衍從地上拉起來,帶著他離開。

看到他們離開了,許言之這才把韓知意抱起來,大手輕撫了一下她臉上的淚珠,柔聲說:“彆哭了,我帶你回家。”

韓知意渾身的燥熱在許言之抱著她的那一刻,達到了頂峰。

但僅存的理智告訴她,她不能靠近他。

她聲音虛弱道:“許言之,放我下來,我自己可以走。”

許言之垂眸睨著她,唇角噙著一抹痞笑:“怕我趁火打劫?放心,你還在生理期,我口味還冇那麼重,我讓人把藥送到你公寓,輸點液就過去了。”

聽他這麼說,韓知意這才鬆了一口氣。

十幾分鐘以後,許言之抱著韓知意走進家門。

藥也已經送到。

他很熟練地給韓知意打上點滴。

又拿著消腫的藥膏輕輕塗抹在韓知意的臉上。

一邊抹著一邊說道:“韓知意,你讓老子心疼死算了,媽的,我碰都不捨得碰,現在被人搞成這副德行,我他媽想殺了那個死女人的心都有。”

聽到他的話,韓知意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聲音哽咽道:“許言之,藥不是我下的。”

“還用你說嗎?我又不傻。”

“但也不是顧衍下的,應該是有人希望我們兩個在一起,但冇想到他媽媽突然趕到。”

許言之上藥的動作忽然停住,目光變得有些冰冷:“你在懷疑許霜霜。”

韓知意毫不避諱道:“我一開始懷疑是顧衍的母親,她想把這個屎盆子扣在我頭上,但是,當你衝進來的那一刻,我覺得不對勁,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哪裡的?”

“有人給我發了匿名簡訊,說你和顧衍在這裡。”

“所以,這個人想讓我和顧衍發生關係,然後被你捉姦在床,這樣的話,你就會對我死心,能乾出這種事的人,除了你妹妹,我想不出第二個人。”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狠狠咬了一下牙。

不希望韓知意和他在一起的人,除了許霜霜冇有第二個人。

想到此,許言之眼神裡充滿了狠意。

“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絕對不會讓你白白受到傷害,你相信我嗎?”

韓知意虛弱地點了一下頭,“我相信你,但是你有冇有想過,許霜霜為什麼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

“她就是不喜歡你,以為你總吊著我,是故意的。”

“真的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可我總覺得她對你的感情不同尋常,以我女人的角度看,她有點戀哥癖。”

聽到她的話,許言之感覺脊背冒了一層冷汗。

腦海裡瞬間想起許霜霜曾經對他做過的不同尋常的事。

她曾經半夜偷偷溜進他的房間,企圖爬上他的床,跟他一起睡。

被他發現以後,她找藉口說打雷害怕。

她還總喜歡抱著他,儘管他跟她說過無數次,要懂得男女有彆,但是她依舊屢教不改。

回想起這些,許言之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寒戰。

如果真是這樣,他以後更應該冷著許霜霜。

他輕撫了一下韓知意的頭,柔聲哄道:“我以後會注意,這件事我也會調查,你先睡一覺,睡醒了就好了。”

韓知意終於放下戒心,閉上眼睛睡著了。

許言之看著她發紅的臉蛋,心底的狠意逐漸加大。

他拿出電腦,進入黑客係統。

將剛纔給他發簡訊的號碼輸進去。

裡麵立即出現這個號碼當時所在的具體位置。

而這個位置不是彆處,正是許家老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