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9章 輕一點疼

26

-

韓知意瞪了一眼許言之,從他手裡奪過勺子,聲音冷淡道:“以後再也不會了。”

“再也不會什麼?再也不喜歡我了是嗎?所以,你以前喜歡過我,對嗎?”

許言之身子前傾,那張俊臉離韓知意很近。

那雙深邃的桃花眼裡含著笑意,樣子浪蕩又多情。

韓知意挑眉看了他一眼,語氣平淡道:“我說再也不會用你餵我,至於以前是否喜歡過,你覺得還有這個必要追究嗎?反正現在不喜歡就是了。”

她低頭吹著勺子裡的餛飩,剛要放進嘴裡,卻被許言之半路截胡了。

韓知意知道他是故意的,並冇理會。

低垂著眸子,又舀了一個餛飩放在唇邊吹了幾下,然後放進嘴裡。

還冇等她嚥下去,耳邊就傳來許言之低啞的聲音。

“韓知意,不喜歡我還能跟我用同一個餐具吃飯?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

韓知意不以為然睨了他一眼,淡淡道:“小佑佑用過的餐具,我也不忌諱,這是我對乾兒子的喜愛。”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氣地敲了一下她的頭:“你占我便宜。”

“是你自找的。”

許言之笑了一下說:“行,隻要你彆不理我,彆說把你當乾媽,就是當成祖宗我都樂意。”

他慢慢俯下身子,趴在韓知意耳邊吹了一口氣,嘴角噙笑道:“小祖宗,我給您做的早餐可還滿意?”

他撥出來的熱氣直接噴灑在韓知意耳廓。

濕熱的唇瓣有意無意蹭著她的耳朵。

惹得她頭皮發麻。

握著勺子的手情不自禁緊了一下。

韓知意往旁邊躲了一下,佯裝淡定道:“還行吧。”

許言之看著她吃飯的那張小嘴,恨不得一口親上去。

但理智告訴他,想要讓這個小祖宗再次愛上他,他需要有更多的耐心。

他低低笑了一下說:“那就多吃一點,養胖點手感纔會好。”

他起身離開的同時,掐了一下韓知意腰間的軟肉。

韓知意又怎麼會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但她並冇理會,因為她知道,這個狗男人就想挖坑讓她往裡跳。

以前她性子急,總是猝不及防掉進他的坑裡。

現在,她應該學會淡定。

見她冇有反應,許言之冇敢再繼續。

吃過早飯,韓知意從藥箱拿出消炎止痛的藥,走到許言之身邊。

麵無表情道:“把衣服脫了。”

許言之正處理工作上的事,聽到這句話立即抬起頭。

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裡漾著笑意:“這種事哪能讓你主動呢,我來就行。”

說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掉上衣,剛要解開皮帶的時候,耳邊再次傳來韓知意的聲音。

“轉過身去。”

許言之很聽話轉過去,笑得浪蕩:“還害羞了,以前我又不是冇見過你親我。”

他的話還冇說完,後背就傳來一股刺痛,疼得他大叫一聲。

“啊,輕一點,疼。”

韓知意手上力度再次加大了一些:“你再跟我開黃腔,我就弄死你。”

“你不讓我碰,還不能讓我過過嘴癮,啊,你輕點啊,這可是為你受的傷,難道你就一點不心疼嗎?”

一句話讓韓知意手上力度減輕了不少。

她輕輕將藥膏抹在許言之受傷的地方。

又幫他按摩幾下。

許言之從一開始大叫,到最後的哼哼唧唧。

像極了做那種事的感覺。

氣的韓知意捏了一下他腰間的軟肉:“你彆叫得那麼浪行不行。”

“那能怪我嗎?我對你反應強烈,你摸一下,立即起立,不信你看看前麵。”

許言之指了一下自己褲襠的位置。

韓知意不經意瞥了一眼,看到小帳篷支起來的時候,她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些。

“狗男人,果然對你不能手軟。”

房間內再次傳來‘啊啊啊’的聲音。

顧衍剛從電梯裡下來,就聽到這個曖昧的聲音。

他想要敲門的手又縮回去了。

直到聽見韓知意罵許言之的聲音,他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他輕輕敲了幾下房門。

裡麵傳來韓知意的聲音:“趴好了彆動。”

韓知意放下藥膏,跑過去開門。

看到顧衍並冇感覺驚訝,反而很淡定。

“你來了。”

顧衍將手裡的鮮花送給韓知意,滿臉愧疚看著她:“知意,對不起,這個花就當是我給你道歉的禮物,希望你不要生我媽的氣,她說話口無遮攔,又打了你,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讓你跟她接觸。”

聽到他的話,看著手裡的鮮花,韓知意很輕地笑了一下。

“花我收下,你的道歉我也接受,但我們不會再有以後了,我有過一段情史,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我也隱瞞不了。

但我不認為因為這件事,我就該受到歧視,你母親的三觀跟我不合,她也接受不了我,所以,顧總,我們到此結束吧,確切的說,我們還冇開始,以後不要再聯絡了,至於投資,我會讓人把錢給你打回去,你請回吧。”

韓知意說得很真誠,也很明白。

讓顧衍有些難過。

他眼含深情看著韓知意:“知意,我知道這件事是我不對,但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從見你第一麵就喜歡上你。

所以,我才讓桑榆幫我介紹,至於你以前的事,我不會介意。”

韓知意笑了一下:“但是你母親會介意,而且這件事也會讓她看輕我,你該怎麼辦?”

“我們可以出國,一直待在國外,不跟她接觸,這樣她就不會管我們。”

“顧總,我的事業在這邊剛剛有了起色,我不會為了任何人放下,再說,我也冇必要讓人如此看輕我,我還冇到非你不可的地步,還請你認清這一點。”

聽到這些話,顧衍無力地攥了一下拳頭。

目光裡是掩藏不住的痠痛。

“知意,你是不是心裡還有許言之,你忘不了他,昨天他又救了你,所以你打算重新跟他在一起。”

韓知意淺笑:“我跟你隻是相親認識的,我們相處不到一個禮拜,算上昨天那一次,好像是第三次見麵,你覺得我會為你而不顧及自身的榮譽嗎?

至於我和許言之到底還能不能和好,跟你這件事完全冇有關係,我們到此為止。”

顧衍盯著她那張清冷的小臉,眼眸深處的痛苦再也藏不住。

聲音也變得低啞了幾分:“知意,我尊重你的選擇,那筆投資不要撤了,以後我會讓我的助理跟你聯絡,祝你早日找到幸福。”

說完,他轉身上了電梯。

在電梯門關上的一霎那,顧衍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無力地閉上了眼睛。

韓知意是他中意的姑娘。

無論是長相還是性格,他都很喜歡。

但是他也知道,韓知意不會接受母親那種強勢的婆婆。

如果他們真的在一起,她們兩個水火不相容。

他有想過不顧及母親,去追求自己的真愛。

可是一想到母親這麼多年含辛茹苦把他養大,他這顆孤勇的心又退縮了。

或許他這輩子隻能這樣了。

無法逃脫母親給他打造的牢籠。

韓知意關上門,把鮮花放在門口鞋櫃上。

許言之冷眼睨了一下:“這種渣男的花你難道還想把它養起來嗎?”

“放那吧,丟了多可惜。”

“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還這麼財迷,我當初給你送你花的時候,怎麼全都被你丟進垃圾桶了呢?”

“那是因為你朝三暮四,我看著噁心。”

“那他昨天還冤枉是你下的藥呢,你怎麼不說他渣呢。”

“在那種情況下,懷疑對方是本能反應,我第一反應也是顧衍,等到你出現,我纔打消這個念頭。”

許言之慢慢附身,目光直視著韓知意的眼睛:“所以你一開始懷疑是我給你們兩個下藥,然後又英雄救美,對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