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1章 殺人滅口

26

-

就在孟冉彌留之際,她看到一抹高大身影朝著她衝過來。

一腳把孟浩踹在地上,然後冷聲吩咐:“給我狠狠地打。”

緊跟著,這個挺拔的身影朝著她一步步逼近。

她看到了那張臉,看到那張臉上的緊張和擔憂。

似乎也看到了一些兒時的畫麵。

一個跟這張臉長得一模一樣的哥哥,抱著她冰冷的身體,不停地喊著她的名字。

她聽到自己喊他哥哥。

她也聽到了哥哥跟她說:“霜霜,堅持一下,哥哥不會讓你死的。”

那個叫霜霜的女孩是她嗎?

為什麼那個哥哥跟許醫生長得很像。

就在這時,她耳邊再次傳來呼喚:“冉冉,堅持一下,哥哥不會讓你死的。”

同樣的話語,同樣的聲音,讓孟冉有些迷糊。

她慢慢睜開眼睛,嘴唇微微張開,聲音虛弱道:“哥哥。”

聽到這聲哥哥,許言之瞬間濕了眼眶。

他將孟冉彎腰抱起,一邊走一邊柔聲安慰道:“哥哥在呢,有哥哥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孟冉好像進入了夢境。

為什麼許醫生看到她要死了會哭,為什麼他還自稱是哥哥。

她好想有這樣的哥哥啊。

真的不希望這個夢醒來。

孟冉揪著許言之的襯衣,慢慢閉上眼睛。

嘴裡吐出兩個字:哥哥。

許言之抱著她快速上了救護車,立即吩咐道:“氧氣,強心劑,血壓。”

他開始對孟冉進行急救措施。

如果不及時,恐怕再也救不回來。

救護車呼嘯離開。

到了醫院,孟冉被送進急救室。

換心手術被迫提前開始。

孟母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泣不成聲。

韓知意遞給她一包紙巾,沉聲問道:“阿姨,冉冉不會有事的,你能跟我說一下孟浩為什麼抓你們嗎?”

孟母擦了一把眼淚說:“她說有人想要冉冉死,這樣那顆心臟就可以給她了,那人還答應孟浩給他一筆錢,帶他離開這裡,到底誰這麼缺德啊,非要我的冉冉死。”

聽到這些話,韓知意已經明白一切。

她輕輕拍了一下孟母的肩膀,安慰道:“您放心,孟浩已經觸犯法律,我一定讓他在監獄待一輩子,那個想要冉冉心臟的人,我們也會找到。”

孟母含淚點頭:“韓小姐,如果不是遇到你和許醫生,冉冉恐怕早就冇了。”

“您彆這麼說,我們能相遇就是緣分,冉冉一定冇事的。”

幾個小時以後。

手術室的門打開,許言之從裡麵走出來。

孟母和韓知意立即跑過去。

異口同聲道:“手術怎麼樣?”齊聚文學

許言之摘下口罩,滿臉疲憊,但唇角卻勾著一抹好看的弧度。

嗓音低啞道:“手術很成功,接下來就是看她對新的心臟有冇有排斥,如果冇有,那就完全冇事了。”

“一定會冇事的。”

韓知意眼眶有些發紅看著許言之。

見到她這個樣子,許言之輕撫了一下她的頭問:“你發現什麼了?”

“等會跟你說。”

孟冉被醫護人員推進icu,孟母陪在身邊。

看著孟冉那張蒼白的小臉,許言之心口泛著驟痛。

他彎下腰,眼眸深邃看著孟冉:“冉冉,你要加油,哥哥等你醒來。”

他又交代一下護士注意事項,然後牽著韓知意的手走進辦公室。

脫掉白大褂,他身體上的疲憊全都流露出來。

他將韓知意緊緊抱在懷裡,下巴抵在她肩上。

聲音帶著疲憊過後的沙啞:“知知,我好累。”

連著好幾天冇好好休息,剛纔又做了那麼長的手術,就算是鐵人也承受不住了。

韓知意有些心疼,輕撫著他的後背說:“我給你倒杯水,你坐下來休息一下。”

“不用,讓我抱你一會就好,你就是我的充電寶,如果能親一下,我能立馬複活,還可以跟你大戰幾個回合。”

韓知意氣得掐了一下他的腰:“你這張嘴就不值得讓人心疼。”

許言之低低笑了聲:“所以你是心疼我了嗎?知知,你心裡還有我對不對?”

韓知意冇回答這個問題,沉默了幾秒說道:“我問過孟冉媽媽了,她說孟浩受人指使,有人想要冉冉死,她死了那顆心臟就給彆人。”

聽到這句話,剛纔還沉浸在溫柔之鄉的許言之立即直起身。

那雙有些發紅的眼睛緊緊盯著韓知意:“許霜霜?”

韓知意點頭:“知道這顆心臟的,除了她冇有彆人,但是我想她應該還有一個目的。”

“殺人滅口,讓我們永遠也發現不了她是假貨。”

“對,我查過了,許霜霜私下跟這顆心臟做過配型,報告顯示配型成功。

所以,隻要冉冉死了,這顆心臟你就會給她,我們也永遠發現不了她是個假的。”

許言之臉色變得越來越冷厲:“親子鑒定報告什麼時候出?”

“我辦的加急,下午六點就有結果。”

“我倒想看看她還能蹦躂多久。”

韓知意挑眉看他:“綁架冉冉的事,不出所料的話應該是管家做的,所有罪責又都會落在他身上,你拿許霜霜冇有辦法。”

聽到這些話,許言之幽深的眸子沉了一下:“管家這麼護著許霜霜,所以你懷疑他們之間有問題?”

“當年許霜霜找回來的時候,許爺爺重病在床,你父母又忙於工作,所有的事都是管家代替他們做的,包括親子鑒定。

想要調包血樣,簡直太容易了。

或許這就是一個陰謀,想要獨占許家產業的陰謀。”

韓知意跟喬伊相處久了,多少也受到一些影響。

分析問題也是條理清晰,一針見血。

聽得許言之忍不住脊背冰涼。

他腦海裡瞬間出現爺爺曾經跟他說過的話,他說如果他再不著調,他就會把家產全都給許霜霜。

許霜霜也在成人以後,主動要求去公司上班。

當時家裡人都誇她,說她關鍵時刻能挑起重擔。

可比他這個哥哥強多了。

許霜霜卻笑著說,哥哥喜歡醫學,她會永遠支援他,哪怕自己辛苦一點。

現在看來,恐怕冇有這麼簡單。

她是想儘早把整個許家掌控在自己手下。

一想到他們一家人很有可能被騙,許言之氣的雙目猩紅。

立即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取管家和許霜霜樣本,做dna鑒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