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2章 孟冉冇死

26

-

手機剛掛斷,再次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許言之立即按了接聽。

對麵傳來許父急切的聲音:“言之,你妹妹心臟病又犯了,這次好像比較嚴重,我們已經打了急救電話,你準備給她搶救。”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再也冇有以前那麼緊張。

聲音冷沉道:“您放心,她死不了。”

因為他確定這是許霜霜的陰謀。

綁架孟冉,然後讓自己病情發作,這樣的話,孟冉死了,那顆心臟自然而然就到她身上了。

掛斷電話,許言之唇角勾著一抹邪肆。

“我倒想看看你們這齣戲怎麼演下去。”

韓知意神色淡然看著他:“我想她是接到孟浩資訊,確定事情成功了,才進行第二部計劃的。”

“這就是我抓到孟浩以後冇及時送進警局的原因,我還讓他按照原計劃給對方發了資訊,所以,許霜霜以為孟冉活不成了。”

“許霜霜在許家受儘寵愛,如果她收斂一點,誰都不會發現什麼,可以享受一輩子榮華富貴,隻可惜她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許言之擰眉看她:“你說她喜歡我?”

韓知意冷笑一聲:“以前我單純以為她這是戀兄癖,現在看來根本不是,而是她自己知道跟你冇有血緣關係,所以不受控製愛上你。

這也是她多次對我下手的原因。”

聽到這些話,許言之眼眸一滯。

腦海裡忽然想起這些年的事情。

他是經常出入酒吧這種風花雪月的場所,但是他從來冇跟任何女人有過親密關係。

可是這些年關於他的謠傳越來越多,圈子裡都在傳他風流成性。

當時他並冇在意,現在想想看,應該是許霜霜在背後搞的鬼。

原來她從那麼早就對他下手了。

她對他還真是蓄謀已久呢。

二十分鐘以後,許霜霜被送到醫院。

許言之檢查一下她的情況,眼底閃過一抹冷厲。

上次是吃減肥藥,這次又吃了更厲害的藥物,讓自己犯病。

許霜霜對自己可真是狠。

如果不是他們發現她的陰謀,恐怕她的計劃真的能成功。

許父焦急地拉著許言之的手說:“霜霜怎麼樣?”

“您放心,我不會讓她死的。”

“你怎麼說話呢,她怎麼說也是你妹妹。”

“很快就不是了。”

說完,他走進手術室。

許言之雖然很疲憊,但他還是親自參與了許霜霜的搶救。

因為他不想讓她死了。

他還要等著看她演戲。

一個小時後,許霜霜被轉到普通病房。

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許言之那張好看的臉。

她唇角彎彎,聲音軟糯:“哥哥,我的病怎麼樣,是不是快要死了?”

許言之臉上冇什麼表情,聲音冷沉:“你的心臟已經到了危急時刻,再不注意,恐怕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聽他這麼說,許霜霜抽抽嗒嗒哭了起來:“哥哥,我還不想死,我還要孝敬爺爺和爸媽,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你要救救我。”

“想要救你,很簡單,就是找到合適心臟,隻是目前還冇找到。”

許霜霜眨巴幾下眼睛,軟糯糯說道:“我相信哥哥一定會給我找到的,你都能為孟冉一個毫無關係的人找到心臟,更何況我是你妹妹呢。”

她並冇直接要那顆心臟,如果真的開口,哥哥勢必會懷疑。

隻要孟冉死了,哥哥一定會把心臟給她。

想到這些,許霜霜情不自禁在心底雀躍。

就在這時,小護士過來彙報:“許醫生,孟冉醒了,她想見您。”

聽到這句話,許霜霜瞬間瞪大了眼睛。

不可置通道:“孟冉醒了?她不是被綁架了嗎?”

許言之盯著她看了許久,然後唇角勾著一抹邪肆問道:“你聽誰說她被綁架了?明明一直都在做換心手術。”

一句話,讓許霜霜剛剛燃起的希望徹底破滅。

她眼睛瞪大,雙手死死攥著被子。

孟冉那個賤人怎麼會冇死。

孟浩不是把她丟在荒郊野嶺了嗎?

怎麼會做換心手術?

那顆心臟給她用了,那她怎麼辦?

許霜霜越想越生氣,氣得渾身發抖。

聲音也跟著發顫:“哥哥,孟冉的手術怎麼樣?”

許言之睨了她一眼,淡淡道:“很成功,用不了多久,她就能跟正常人一樣,上大學了。”

說完,她盯著許霜霜那張心如死灰的臉輕笑一下,然後轉身離開。

留下許霜霜一個人躺在床上發瘋。

她狠狠抓著被單,死死咬著唇。

她的計劃又失敗了。

她雖然很生氣,也很憤怒,很想找到管家質問,為什麼明明收到訊息說孟冉被丟了,她卻完好無損接受手術。

可是關鍵時刻她不能亂了分寸。

萬一被哥哥發現,她就完蛋了。

許言之走進孟冉病房。

再次看到這個人,再次看到他那雙眼睛,孟冉情不自禁流下眼淚。

嘴裡忍不住喊道:“哥哥。”

聽到這聲哥哥,許言之心口一緊。

快步走到孟冉身邊,拉住她的手問道:“是想起什麼了嗎?”

孟冉眼淚順著眼角一顆顆滾落。

聲音哽咽道:“我好像小時候見過你,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許言之知道,妹妹當時走丟的時候,她才三歲。

她又被人販子週轉好幾個人,這種傷害對於一個三歲孩子來說,打擊太大。www.

她的性格能有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很好了。

所以她對兒時的記憶恍惚,再正常不過了。

他輕撫了一下孟冉的頭,沉聲說道:“或許是真的。”

孟冉唇角彎了一下:“我也想是真的,我也想你是我的哥哥,但這種可能根本不存在。”

他明明有妹妹的,他的妹妹怎麼會是她呢。

她的爸爸是個賭徒,還是為了錢財不惜把她當做賭債的賭徒。

她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哥哥。

想到自己的身世跟許言之之間的差距,想到他永遠也不可能是她哥哥。

孟冉眼淚流得更加洶湧。

許言之心疼地幫她擦著眼淚,柔聲安撫道:“冉冉,不哭了,我們再等一等,萬一有奇蹟出現呢。”

他剛說完這句話,手機響了起來。

他立即按了接聽。

對麵傳來韓知意尖叫的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