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3章 哄妹妹睡

26

-

“許言之,我拿到鑒定結果了,冉冉是你妹妹。”

這句話就像一根銀針一樣,深深刺進許言之胸口。

孟冉真的是他妹妹。

是他那個從小就很善良的妹妹。

許言之眼眶發燙,聲音也跟著低啞了幾分:“把報告給我發一份,不要聲張。”

“好,我馬上給你發。”

掛斷韓知意電話,許言之眼睛通紅地拉住孟冉的手。

他很想告訴她這個訊息,很想抱著她說我就是哥哥。

可是孟冉剛做完換心手術,受不了太大刺激。

好不容易找到的心臟,好不容易獲得新生命的機會,他不能讓孟冉出一點差錯。

感受到許言之冰涼的大手在不停顫抖,孟冉看著他通紅的眼睛,心疼道:“許醫生,是出什麼事了嗎?”

許言之搖頭,儘量讓自己情緒穩定。

唇角微微彎了一下說:“是你知意姐告訴我一個好訊息,我太激動了。”

孟冉瞪大了眼睛問道:“是不是知意姐答應跟你複合了?”

“差不多吧,應該距離這一天不遠了。”

“太好了,許醫生,我就希望看到你和知意姐和好,我能看得出來,她心裡還有你,之所以去相親,就是想擺脫你,如果她心裡真的冇有你了,大可不必這麼做。”

許言之欣慰笑了一下。

這就是親妹妹和假妹妹的區彆。

許霜霜隻會給他和韓知意之間製造矛盾。

而孟冉從始至終都在幫他說話。

這就是血脈相連的意義。

許言之緊緊攥了一下孟冉的手,沉聲說:“冉冉,等你好了,我有個好訊息告訴你。”

孟冉笑了一下:“我能得到重生的機會,這已經是我這輩子最好的訊息了,而這個幸運都是你和知意姐給我的,以後我會對你們好的。”

她黑亮的眼睛裡透著真誠。

讓許言之心口一軟。

這不就是小時候妹妹的樣子嗎?

她當時總是摟著他的脖子說:“哥哥,我長大了賺錢,會像哥哥對我一樣好的。”

同樣的人,同樣的話,相隔十幾年以後再聽到。

許言之隻感覺心口又痛又甜。

他唇角彎了一下,說:“好,我等著那一天,閉上眼睛睡一覺。”

孟冉不知道為何,心裡有些激動。

不知道是對新生活充滿的希望,還是因為許言之對她的好。

她眼睫輕顫了幾下,聲音軟糯糯道:“許醫生,如果你不忙的話,可以多陪我一會嗎?如果你忙的話,那就算了。”

她說得小心翼翼,生怕給許言之帶來任何麻煩。

可是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讓他陪在身邊。

感覺有他在的話,她覺得很踏實。

許言之大手輕撫了一下孟冉的頭,聲音溫柔道:“那你得喊我一聲哥哥。”

孟冉毫不猶豫喊道:“哥哥。”

她笑了一下,然後清了一下嗓子又喊了一句:“哥哥,可以陪我多待一會嗎?”

聽到這聲哥哥,許言之心口泛著痠痛。

闊彆多年的呼喚,讓他忍不住眼眶濕潤。

他拂了一下孟冉的臉頰,輕聲說:“哥哥在呢,以後誰都不會欺負你。”

孟冉很自信地點點頭:“好,我感覺好幸福哦,哪怕這種幸福隻是短暫的。”

她覺得自己是偷了許霜霜的人生。

她知道這樣做不好,但她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不是短暫的,是永久的,閉上眼睛,哥哥給你講故事。”

“真的嗎?我要聽小王子,可以嗎?”

“可以,英文版的。”

“嗯嗯,英文版的更好聽一些。”

許言之打開手機,找到小王子英文版的故事,磁性好聽的聲音在病房內響起。

孟冉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

為什麼她覺得這個畫麵如此熟悉。

好像小時候許醫生也這樣給她講過故事。

她欣慰地閉上眼睛。

雖然她非常不想睡覺,很想多聽一會許醫生給她講的故事。

但是,剛做完手術的她實在太虛弱了。

不到十分鐘,她就睡著了。

許言之看著她的睡顏,大手輕撫了一下她的眼睛和鼻子。

明明長得跟小時候的妹妹一樣,為什麼他冇看出來。

明明聽到孟母說孟冉跟許霜霜長得很像,為什麼他卻冇有一點懷疑。

如果不是韓知意機敏,冉冉不知道還要受多少罪。

許霜霜不知道又作多少次妖。

一想到她偷了孟冉的人生,許言之眼底的狠厲逐漸升起。

他看著孟冉那張巴掌大的小臉說:“冉冉,哥哥去辦一件大事,你好好養病,等你好了,我就接你回家。”

他站起身,跟護士又交代幾句。

然後讓兩個保鏢站在門口守護。

他擔心許霜霜狗急了跳牆,現在的孟冉不能出現一點差錯。

許言之剛走出病房,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立即按了接聽。

“許總,按照孟浩交代的,我們找到了給他打電話的人,是管家兒子何鵬。”

許言之唇角勾著一抹邪肆,聲音冷沉:“好,那就帶他和管家一起回老宅。”

“好,我馬上就過去。”

“親子報告出來了嗎?”

“出來了,管家和許霜霜是父女關係。”

聽到這個訊息,許言之眼底的狠厲又多了幾分。

在他們許家當了三十多年的管家,竟然揹著他們做出這種事。

想狸貓換太子,從此以後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

想的倒是挺美。

他踱步走到許霜霜病房。

看到他進來,許霜霜眼睛亮晶晶的,聲音軟糯:“哥哥,孟冉怎麼樣了?”

許言之聲音低沉:“手術很成功。”

一句話,讓許霜霜藏在被子裡的雙手緊緊攥著拳頭。

那個小賤人竟然手術成功了。

她怎麼冇死。

如果她死了,她不僅會得到這顆心臟,她還永遠都是許家大小姐。

都是孟冉這個小賤人打亂了她所有計劃。

想到此,許霜霜狠狠咬了一下牙。

眼底的狠意也不知不覺流露出來。

她的一舉一動全都被許言之看在眼裡。

他俯身看著她的眼睛,輕笑一聲說:“聽到這個訊息,你好像很不開心呢。”

許霜霜立即搖頭否認:“冇有,我也替孟冉開心啊,她有一個那樣的父親,她的生命不該這樣冇了,她應該有更好的生活。”

“她有過什麼樣的父親,你怎麼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