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5章 離開許家

26

-

許霜霜一把奪過親子報告,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我怎麼是管家的女兒呢,我是許家大小姐,我是爸爸媽媽的女兒啊。”

許言之忍不住冷笑一聲:“你是真的不知道嗎?那天你聽到我和孟母談話,知道孟冉跟小時候的妹妹很像,當天晚上,孟浩就去找孟冉麻煩。

你故意去看孟冉,看到了她錢包小時候的照片,跟我桌子上那個小孩一模一樣,所以你偷走了她的頭髮,做了親子鑒定。

在確定她就是我們尋找多年的小公主以後,你讓孟浩綁架孟冉。

隻要她死了,你不僅可以得到那顆心臟,你還可以高枕無憂繼續當你的許家大小姐。

我說得對嗎?許霜霜。”

許霜霜連連往後倒退幾步。

她冇想到許言之這麼快就查到真相。

她如果承認了,這輩子不僅要坐牢,還會失去爸爸媽媽的疼愛。

隻要她一口咬定不是她做的,他們誰都查不出來。

她還可以繼續待在許家,爺爺對她那麼好,一定不會把她轟出去的。

想到此,許霜霜撲通一聲坐在地上。

捂著心臟痛苦地哭了起來。

一邊哭著一邊說:“哥哥,我冇有做過,我什麼都不知道啊,爺爺和爸爸媽媽那麼疼我,我怎麼可能以為自己不是親生的呢。”

聽到她的哭聲,管家也慌了,立即磕頭認罪:“少爺,這些事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是我鬼迷心竅,霜霜她是我的女兒。

她從小就有心臟病,我的能力不可能給她治病,所以,大小姐丟了以後,我纔有這想法。

但是,我又不敢把她帶回去,因為她和大小姐長得一點都不像。

直到她到了青春期發育了,都說這個時期的孩子長相變化很大。

所以在老爺子病重期間,我纔敢把她帶回來。

我也是為了安撫老爺子病情,求少爺看在霜霜這些年給老爺子帶來很多歡樂的份上,不要怪罪她,她什麼都不知道。”

許言之冷笑一聲:“她什麼都不知道?難道她十二歲以前失憶了,連你這個親生父親都不認得?”

一句話讓管家啞口無言。

他哭著不停搖頭。

他去坐牢不要緊,如果霜霜被趕出許家,她一定會死的。m.

她已經過慣了大小姐的生活。

她還有心臟病。

管家跪在地上不停磕頭:“老爺子,看在霜霜這些年陪在您身邊的份上,求您不要怪罪她,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跟她冇有關係。”

許老爺子和許父許母此刻已經驚呆了。

他們認回來的孩子竟然是個冒牌貨。

那他們的親孫女怎麼樣了呢?

許老爺子老淚縱橫看著許言之:“所以那個叫孟冉的纔是我們許家的骨肉,對嗎?”

許言之將報告遞給許老爺子,沉聲說:“是,她被人販子帶走以後,賣給一個叫張強的人,這個人老婆不會生育。

可冉冉纔到他們家,他老婆就有了,所以他就把冉冉當賭債給了孟浩。

這些年她受了很多苦,孟浩是個賭徒,經常家暴。

好在她養母對她很好,打工賺錢讓她學畫畫,她考上了我們b市的美院,還是以第一名成績考上的。

但是因為心臟有問題,辦理休學。

爺爺,冉冉跟小時候一樣,心地善良,處處為他人著想。

她現在已經做了換心手術,我還冇敢告訴她這個真相。”

聽到這個訊息,許家人全都泣不成聲。

他們這些年把所有的愛全都給了許霜霜,這個假的。

他們的親骨肉卻在外麵受儘了苦楚。

一想到她有心臟病,還被養父家暴,許家人的心裡就像被人戳了好幾把刀子。

許父哭著說:“我要去見我的女兒,我可憐的孩子,她竟然受了那麼多罪。”

許言之沉聲說:“她還差點死了,她被孟浩綁架,心臟病發作,差點死在荒郊野嶺。”

聽到這句話,許老爺子氣得立即起身,掄起手杖,朝著管家後背打過去。

“虧我這麼多年如此信任你,我供你全家吃喝,給你們最好的待遇,還時不時給你獎金,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他打了一下不解氣,連著打了好幾下。

管家一動不動趴在地上,不敢吭聲。

他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讓許家留下許霜霜。

他苦苦哀求道:“老爺子,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當時也是逼不得已,不想失去這個女兒,也是為了穩定您的病情,所以才走這麼一步的。

求您大人大量,不要怪罪霜霜,看在她陪在您身邊多年的份上,不要牽連她,所有的錯都是我的原因。”

許霜霜哭得泣不成聲。

撲通一聲跪在許老爺子麵前,哭著說:“爺爺,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求您不要讓我離開,自從我進了這個家門,我就把你們當成親人一樣孝敬。

我不求還能繼續留在這個家裡,我隻求爺爺和爸媽不要生氣,氣壞了身體,我會很心疼的。”

她趴在地上給許老爺子磕頭。

看到她瘦弱的身體跪在那裡,許老爺子心口泛著疼痛。

畢竟是他寵了這麼多年的孫女,他也很喜歡她。

現在突然說她不是親生的,一時間他也轉不過來。

他歎了一口氣道:“言之,這件事你來做主吧,我擔心我們會不公正。”

許言之看了一眼許霜霜:“就算你不承認這件事跟你有關,但是管家和何鵬會接受法律製裁。

至於你,從這個家離開吧,你陪爺爺六年,讓他開心了六年,但是你也享受了六年許家小公主的寵愛。

彼此之間扯平了,等孟冉病情好轉,我會召開釋出會,宣佈她的身份。”

聽到這些話,許霜霜並冇反駁。

隻是朝著許言之可憐巴巴看著:“我都聽哥哥安排,如果爺爺和爸媽想我了,我可以隨叫隨到。”

“不會,我相信冉冉會讓他們更開心的。”

說完,他朝著身後的助理說:“帶他們去警局。”

管家和何鵬被帶走,許霜霜上樓收拾東西。

剛進門,那雙原本可憐巴巴的臉上就露出一抹凶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