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8章 你是哥哥

26

-

聽到她的話,許家人全都愣住了。

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如果那個護士真的是許霜霜的話,她會跟孟冉說些什麼。

那麼虛弱的孟冉,一點刺激都會要了她的命。

如果許霜霜顛倒黑白,把真相告訴她,她病情不發作纔怪。

想到這種可能,許父臉色陰沉,瞪著對麵的保鏢訓斥:“讓你們保護冉冉,你們就是這樣給我保護的?”

保鏢立即垂頭:“對不起,許總,那個護士以前就負責小姐的藥,冇發現什麼異常。”

就在這時,負責許霜霜病房的小護士慌慌張張跑到許父麵前。

哭著說道:“對不起,許總,我剛纔去廁所的時候,被人反鎖在裡麵,喊了半天都冇人給我開門。”

韓知意看了一眼小護士,黑色鏡框,粉色護士服,身型跟許霜霜有幾分相似。

如果再戴上口罩,真的很難分辨出來。

她立即說道:“許叔叔,當下之際是找到許霜霜,她能假扮小護士混進冉冉病房,她就能假扮彆人,不知道還能做出什麼壞事。”

許父立即看向保鏢說:“全程搜尋,找到許霜霜,把她給我帶回來。”

他氣得咬了一下後槽牙。

虧他這麼多年對她這麼好,每次許言之跟她吵架的時候,他都偏向她。

冇想到她的心腸如此之黑。

而在裡麵正在搶救的許言之,額頭出了一層汗珠。

小護士幫他擦了一下。

他冷聲問道:“彙報病人數據。”

小護士:“心跳38,血壓50。”

聽到這個數據,許言之渾身冒著冷汗。

他知道,如果數據再繼續降下去,恐怕會很危險。

他立即換了另一種搶救措施。

就在這時,有小護士進來彙報:“許醫生,韓小姐想跟你說幾句話。”

她把手機貼在許言之耳邊。

裡麵立即傳來韓知意急切的聲音。

“許言之,是許霜霜跟冉冉胡說八道了,她一定添油加醋把冉冉身世說出來,所以冉冉才受到那麼大刺激,我想她現在需要知道真相,或許可以救她。”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眼眸狠狠沉了一下。

咬牙切齒罵道:“許霜霜,你給我等著!”

掛斷電話,許言之吩咐其他醫生搶救。

他趴在孟冉耳邊,輕聲喊道:“冉冉,我是哥哥,不管你聽到什麼,都不要相信,哥哥隻想告訴你,我們都很愛你,之所以冇告訴你真相,是害怕你受不了這麼大刺激。

冉冉,你能聽到哥哥說話嗎?如果聽到了,就動一下手指好不好?”

十幾秒以後,小護士突然喊道:“許醫生,病人血壓和心跳都在上升,這個方法管用。”

許言之看著孟冉那張慘白的小臉說:“冉冉,聽哥哥的話,好好活下去,當年是哥哥把你弄丟的,如果你真的這麼走了,哥哥會懊悔一輩子,我想你一定不想看到哥哥難過。

你不是還想幫助哥哥和知意姐複合嗎?冇有你的話,哥哥追不到她的。

你聽到了嗎?能不能睜開眼睛看看哥哥?”

許言之越說眼睛裡淚水越多。

直到最後,眼淚流進口罩裡。

小護士立即拿著毛巾幫他擦了一下。

然後彙報:“許醫生,病人血壓升到60了,心跳也55,她已經活過來了。”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緊緊握住孟冉的手,聲音低啞道:“冉冉,哥哥知道你聽到我的話,不要著急,慢慢恢複,有哥哥在,不會讓你有事的。”

他將孟冉的手放在唇邊,隔著口罩親了一下。

眼淚一顆顆落在孟冉手背上。

感受到這股濕熱,感受到他的話語,孟冉腦海裡再次浮現許多兒時畫麵。

她光著腳丫追在哥哥身後,哭著喊著不讓哥哥上學,讓他陪著她一起玩。

還有她跟爺爺去哥哥學校門口接他放學。

哥哥把她舉過頭頂。

她為了救一隻小野貓,掉進冰窟窿,哥哥奮不顧身跳下去。

把她救上來,哥哥手臂卻被冰刀劃破了一個大口子。

隨著許言之一聲聲呼喚,孟冉意識逐漸甦醒。

她慢慢睜開眼睛,眼淚也順著眼角流下。

她隔著氧氣罩,聲音虛弱地喊了一聲:“哥哥。”

她的聲音很小,但許言之還是聽到了。

他立即抬起頭,目光正好對上孟冉那雙冇有什麼精神的眼睛。

“冉冉。”

許言之急切喊了一聲。

眼淚也在那一刻流得更加洶湧。

他聲音哽咽道:“對不起,是哥哥冇保護好你,當年讓你走丟,現在又差點害死你,哥哥求你不要有事,不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孟冉慢慢揚起小手,輕輕拂了一下許言之的下巴。

聲音虛弱道:“你真的是哥哥嗎?”

許言之連連點頭:“是,我是哥哥,做過親子鑒定,當年你跟哥哥去公園玩,哥哥把你弄丟,我們找了很多年,後來被人利用,認了假的許霜霜,不過你放心,我們已經把她轟出去了,那些傷害過你的人,全都被抓起來。

等你好了,我們就接你回家。”

聽到這些話,孟冉眼淚越來越多。

她不是賭徒的女兒,她的父母並冇有為了錢把她賣掉。m.

他們這些年一直都在找她。

這些年,一直積壓在心底的情緒終於繃不住了。

孟冉哭著說道:“原來我不是冇人要的小孩,我也有爸爸媽媽,他們也都很愛我的,對嗎?”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喉嚨有些堵塞。

他知道,孟冉在得知自己被人當作賭債賣給孟浩的時候,受了很大打擊。

她雖然嘴上不說,但這件事一直像一根刺一樣,紮進她心裡。

許言之心疼地幫她擦著眼淚。

柔聲安撫道:“對,你有個很愛你的爺爺,還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風流倜儻的哥哥,他們都很想你,等著你回家跟他們團圓。

哦,對了,你還有一個哥哥冇追到手的嫂子,是她剛纔提醒我,用這種方法喚醒你。

冉冉,哥哥冇你不行,我追老婆還都指著你呢,你要好好養好身體,幫我追你知意姐,好不好?”

聽到這些話,孟冉雖然眼含熱淚,但唇角卻微微彎了一下。

氣息虛弱道:“哥哥,我一定會讓知意姐當我嫂子的。”

許言之笑著拂了一下她的頭:“好,什麼都不要想了,你現在需要休息,等把病養好了,我們就回家。”

孟冉在許言之安撫下,睡著了。

搶救也在這一刻宣告成功。

許言之從搶救室出來以後,聲音疲憊道:“冉冉冇事了。

聽到這個,所有人全都激動地哭了。

韓知意走到許言之身邊,看著他有些疲憊的臉,還有那雙發紅的眼睛。

輕聲喊了一句,“許言之,你還好嗎?”

許言之一把將韓知意抱在懷裡,趴在她肩上,聲音裡透著疲憊過後的沙啞。

“知知,我們和好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