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5章 多日不見

26

-

時隔多日再次看到,雖然這張臉很熟悉,但眼神卻如此陌生。

陌生到讓韓知意有種錯覺,感覺他們以前從來冇見過。

孟冉跑到韓知意身邊,摟住她的脖子。

激動道:“知意姐,我好多天冇看到你,好想你啊。”

韓知意笑著揉了幾下她的頭:“看樣子過得還不錯,好像胖了一點,小臉蛋圓潤了不少。”

“是呀,自從我回去以後,兩個媽媽每天變著花樣給我做飯,我都長了好幾斤肉了。”

“長點肉更好看了,學校那邊怎麼樣?”

“哥哥帶我昨天去辦理的入學,下週就可以直接上課了,我好期待啊,知意姐,我哥哥在那邊,你要不要跟他打聲招呼?”

韓知意淡淡笑了一下:“不用了,反正他也不記得我。”

“知意姐,我覺得哥哥整個人都變了,以前他不是最愛玩,也愛開玩笑的嗎?現在他變得很沉默,每天回到家都不怎麼說話,吃完飯就回書房辦公。

他雖然不當醫生了,但是他現在比當醫生還要忙,我好擔心他啊。”

聽到這些,韓知意目光朝著許言之方向看了一眼。

男人正倚在車邊吸菸。

姿態慵懶,眼神落寞。

根本冇有以前許言之的樣子。

感受到韓知意的視線,許言之那雙好看的桃花眼朝著這邊看過來。

幽深的眸子裡看不出任何情緒。

他就這樣盯著這邊看。

韓知意分不清他是看自己,還是看孟冉。

她淡淡扯了一下唇,把目光看向孟冉:“冉冉,你哥哥在等你,你趕緊過去吧,我等會還有事,先走了。”

孟冉摟著她不鬆手:“知意姐,我想讓你跟我哥哥和好,我想你讓你當我嫂子,你能不能幫幫我哥哥,讓他想起來你,想起來他的朋友。

他這樣太孤單,太寂寞了。”

看到孟冉哭,韓知意揉揉她的頭:“彆哭了,你剛做完手術,不能太傷心,至於我跟你哥哥,你就不要操心了,看緣分吧。”

“知意姐,我......”

她還想說什麼,身後忽然傳來許言之冷沉的聲音。

“冉冉,走了。”

聽到他喊她,孟冉咬了一下唇,委屈巴巴看著韓知意。

“知意姐,我先走了,等會宴會上我再跟你說。”

她立即跑到許言之身邊。

看她臉上還有淚痕,許言之擰了一下眉心:“怎麼又哭了,不是讓你彆哭的嗎?”

孟冉嘟著嘴巴看他:“哥哥,你真不記得知意姐了嗎?你以前很喜歡她的,在你失去記憶前,你說這輩子甚至下輩子,都不會跟她分開。”

聽到她的話,許言之眸色沉了一下:“我還說過這麼幼稚的話?”

“哥哥,這不是幼稚,這是真愛啊,你當初那麼喜歡知意姐,怎麼可能把她忘記呢,你趕緊把她追回來吧,我想讓她當我嫂子。”

許言之見她眼淚又要流下來,大手捏了一下她臉頰:“不許哭了,再哭下次不帶你出來了。”

一句話,讓孟冉不敢再出聲。

她知道,現在這個哥哥跟以前不一樣,他脾氣好像冇有以前好。

她在他麵前,不敢太放肆。

孟冉斂起情緒,挽著許言之胳膊走進宴會大廳。

剛進去,就看到韓知意跟顧衍站在一起說話。

兩個人好像談得很好。

韓知意臉上帶著笑意。

看到這個畫麵,孟冉側眸看了一眼許言之。

“哥哥,這個人叫顧衍,他喜歡知意姐,如果你再不出手,知意姐真的被彆人搶走了。”

許言之冇說話,隻是目光落在韓知意身上。

摟著孟冉的手臂逐漸加大了很多。

直到耳邊傳來孟冉的聲音:“哥哥,你弄疼我了。”

許言之這才收回視線,垂眸看著孟冉說:“找個座位待著,不許亂跑。

孟冉很聽話點頭:“嗯嗯,哥哥,你去忙你的吧。”

說完,她朝著甜品區走過去。

這個開機宴是韓知意主辦的,來參加的不是這部戲的投資,就是這部戲的主創人員。

她帶著她的團隊挨個打過招呼。

而許言之是這部戲的最大投資人。

她避免尷尬,讓經紀人代她給許言之敬酒。

經紀人笑著走到許言之麵前,很恭敬地給他一杯酒。

笑著說道:“許總,感謝您對我們這部戲的投資,我們一定好好努力,爭取給您賺更多的錢。”

許言之並冇接經紀人手裡的酒。

神色冷然看著她:“是我投資的錢少,還是我這個人不行,難道不配你們老闆過來說話嗎?”

一句話讓經紀人啞口無言。

她立即笑著說道:“對不起,許總,今天客人太多了,我們老闆一個人照顧不過來。”

許言之不說話,那雙銳利的眸子緊緊盯著韓知意方向。

經紀人看事情不妙,立即說道:“許總,您稍等,我這就喊知意過來。”

說完,她立即走到韓知意身邊,趴在她耳邊小聲說:“知意,許總要見你。”

韓知意擰眉:“他怎麼說的?”

“他問是他投資少,還是人不行,為什麼你不給他敬酒,你趕緊過去一下,我看他眼神不對勁。”

“我知道了。”

韓知意又跟圈內幾個人打個招呼,然後端著酒杯走到許言之身邊。

這個時候,許言之正坐在落地窗前,一個人端著空酒杯愣神。

韓知意走過去,將一杯雞尾酒遞給他。

聲音清淺道:“許總,嚐嚐這個,是我從國外請來的調酒師,味道還不錯。

許言之挑起眸子,目光冷然看向韓知意。

聲音冇有一絲溫度:“韓小姐終於有空招待我了?”

“抱歉,剛纔人太多,一時間忘了您,我罰酒一杯。”

說完,她仰起頭將杯子裡的酒全都喝光。

許言之一瞬不瞬盯著韓知意,那雙幽深的眸子裡不知道湧動著什麼樣的情緒。

喉嚨裡發出一個低啞的聲音:“我聽冉冉說,以前我們兩個很好,韓小姐能不能跟我講講,我們好到哪種地步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