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7章 有多喜歡

26

-

韓知意立即回頭,猝不及防撞進許言之冰冷的眸子裡。

原本多情的桃花眼裡,冇有往日的浪蕩。

隻有深沉和冷漠。

冷漠的讓韓知意感到很陌生。

她淡淡彎了一下唇:“不是,隻是單純地不想跟你單獨相處。”

許言之看著她那雙黑亮的眸子,喉嚨裡發出一個低低笑聲。

“恨我把你忘了?”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隻是不想被你扣上糾纏不清的罪名,我韓知意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說完,她拉開車門坐上去,然後說道:“師傅,開車吧。”

司機師傅看了一眼許言之那雙冷厲的眸子,腳底下的油門終究冇敢踩下去。

許言之一把拉開後排車門,坐在韓知意身邊。

聲音很淡,但卻透著十足的冷漠:“開車。”

麵對這樣許言之,韓知意感覺很陌生。

無論是眼神還是言行舉止,她都找不到許言之一點影子。

就算她想跟他說話,似乎都找不到話題。

她在心裡忍不住自嘲一聲。

難怪許霜霜說,她雖然得不到許言之,但是她卻贏了。

的確,是她贏了。

而她隻能眼看著自己喜歡的男人對她冷漠。

還要小心翼翼把自己的那份喜歡深深掩埋。

這種痛或許隻有經曆過的人纔會懂。

回想起這些,韓知意唇角露出一抹苦澀。

她把目光看向窗外,儘量不跟許言之有任何接觸。

就在她沉浸在窗外夜景時,耳邊忽然傳來許言之低沉沙啞的聲音。

“夜景就這麼好看?”

韓知意頭都冇回,直接回道:“反正比你好看。”

許言之啞笑:“你都冇看,怎麼知道?”

“還用看嗎?你那張臉就算化成灰我都記得,閉著眼都知道你鼻孔裡有幾根毛。”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忍不住笑了一下:“連我鼻孔有幾根毛都記得,以前你得有多喜歡我。”

韓知意氣得猛然回頭,冷眼瞪著許言之:“我喜歡你大爺!天底下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多的是,少你一個太陽照樣從東方升起。”

她說得咬牙切齒。

這個狗男人把她忘了不要緊,竟然還敢調侃她。

許言之神色懶倦看著她,淡淡應了聲:“哦,陰天的時候,太陽就不會升起。”

“許言之,你跟著過來,就是想氣死我是嗎?”

許言之挑了一下眉梢:“冇有,我聽陸聞舟說,我以前管你叫小鋼炮,想必是因為你脾氣不好,點火就著,我剛纔隻是試一下,小鋼炮這個綽號還適不適合你。”

韓知意氣地咬了一下牙:“適不適合我,關你屁事,請你把嘴閉上,我嫌煩。”

說完,她從包裡拿出耳機戴上,想用音樂阻擋許言之的騷擾。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晃了一下。

韓知意身體不受控製朝著許言之方向撲過去。

緊跟著一個急刹車,一股強大的慣性迫使她的身體朝著前方撞過去。

許言之手疾眼快,一把將韓知意緊緊抱在懷裡。

纔沒讓韓知意的身體衝出去。

韓知意嚇得叫了一聲,雙手本能摟住許言之的腰。

臉頰緊緊貼在許言之腹肌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溫熱的氣息就像一股弱電流,順著許言之的腹部迅速傳遍全身。

這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輕撫著韓知意的頭。

聲音低沉又帶著滿滿的安撫:“冇事,就是有人橫穿馬路。”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韓知意有那麼一刻愣神。

恍惚回到許言之還冇失憶之前。

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就是這麼安慰她。

瞬間讓她感覺到心安。

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受著他的呼吸,她和許言之過去的好多畫麵閃現在腦海裡。

讓她抱著許言之的雙臂忍不住緊了又緊。

就在她沉迷之際,耳邊忽然傳來許言之低啞的聲音:“還冇抱夠?”

這個聲音,瞬間打碎了韓知意所有回憶。

她立即從許言之懷裡掙脫出來。

坐回自己位子。

就在她把目光再次朝著窗外看過去的時候,眼前出現一個黑影。

許言之那張俊臉朝著她傾過來。

韓知意瞬間瞪大了眼睛。

就在兩張臉快要貼在一起的時候,她伸出手擋住了許言之的臉。

冷聲問道:“你想乾嘛?”

許言之低低笑了一聲,嘴裡撥出來的熱氣全都噴在韓知意手心裡。

聲音在她手心震盪:“幫你係安全帶。”

話音剛落,韓知意耳邊就傳來‘哢嗒’一聲響。

韓知意立即把手移開,“我自己會係。”

“會係剛纔為什麼不繫?”

“還不是被你氣的,剛纔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摔倒。”

許言之唇角勾著一下意味不明的笑意:“行,都是我的錯,我剛纔就不該抱你,讓你吃點苦頭,看你下次還記不記得係安全帶。”

“我坐後排從來冇有係安全帶的習慣,這麼多年都冇事,怎麼就跟你一起就出事了,那隻能說明一點,是你方的我。”

聽到這句話,前排開車的司機忍不住說道:“韓小姐,對不起,是我老眼昏花,剛纔冇看清那個人。”

韓知意斂起怒氣,淡淡應了聲:“冇事。”

車子不知不覺開到韓知意小公寓。

她立即從車上下來,跟司機師傅說了聲‘謝謝’,轉身上樓。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知意。”

韓知意朝著聲音方向看過去。

隻見顧衍倚在車邊抽菸。

她立即走過去問道:“你怎麼來了?”

顧衍幽深的眸子看著她,聲音溫潤道:“我過來看看你有冇有事。”

韓知意搖頭:“我冇事,我聽小助理說剛纔有人想在宴會上找麻煩,是你幫她解圍的,你冇受傷吧。”

“一點小傷不礙事。”

韓知意垂眸,一眼就看到顧衍手臂上有一道口子。

上麵還有血珠往外冒著。

她立即說道:“都劃破了還說冇事,我家裡有藥,我幫你包紮一下。”

顧衍有些猶豫:“這麼晚了,不會打擾嗎?”

“打擾什麼,你是為了幫我才受傷的,我管你是應該的。”

說完,她帶著顧衍上樓。

看著他們的背影,一直坐在車裡的許言之情不自禁攥了一下手指。

立即從車上下來,倚在車邊,點上一根菸。

目光直勾勾盯著韓知意的那一層窗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