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8章 強烈愧疚

26

-

韓知意進屋拿出藥箱,幫顧衍把手臂包紮好。

然後說道:“你今天幫我了這麼大忙,改天請你吃飯吧。”

顧衍笑得有些苦澀:“可是我再怎麼幫你,感覺你都不會原諒我那天的事。”

“那件事不是你的錯,我從來都冇怪過你。”

“但是你卻被我媽打了,這件事一直都堵在我心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彌補當時對你的傷害。”

韓知意很灑脫笑了一下:“你幫我給冉冉找到心臟,這麼大的恩情難道還抵銷不了那點小過節嗎?”

顧衍眼眸深深看著她:“許言之是不是想起你來了?”

韓知意倒了一杯水遞給顧衍,淡淡道:“冇有。”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畢竟你心裡有他,他心裡冇你,這對你很不公平。”

“公不公平都是過去的事,我現在什麼都不想,隻想一心搞事業,男人對我來說冇有事業香。”

顧衍淡淡笑了一下:“希望你是真心這麼想。”

兩個人正說著話,門鈴響了。

韓知意立即過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許言之手裡拎著一兜東西站在門口。

韓知意有些詫異:“你上來乾什麼?”

許言之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顧衍,聲音冷沉:“他都能上來,我為什麼不能?”

說完,他越過韓知意直接走進去。

將兜裡的東西拿出來,放在茶幾上。

聲音低沉:“冉冉給你的畫,你忘了拿了,給你送上來。”

韓知意這纔想起來這幅畫的事。

當時孟冉給她的時候,特意叮囑到家再打開。

她瞬間有些好奇,慢慢打開畫卷。

當看到上麵的內容時,韓知意瞬間驚到了。

這上麵不是她一個人,而是她和許言之。

許言之正彎腰垂眸看著她,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一手插在口袋裡,眼睛裡的情緒看似浪蕩又深情。

韓知意的心忍不住緊了一下。

她不得不承認,孟冉的繪畫天賦很好,能夠很好地將許言之以前的樣子臨摹得很像。

尤其是他那雙深邃又多情的眼睛。

看得韓知意心臟好像被人狠狠戳了一下。

她想立即收回畫,耳邊卻傳來許言之低啞的聲音。

“我以前這樣吻過你嗎?”

韓知意立即回頭,正好跌進許言之那雙幽深的眸子。

男人正一瞬不瞬盯著她看。

眼神裡帶著韓知意根本看不懂的情緒。

他身子前傾,視線與她平行,英挺的五官逐漸在韓知意眼前放大。

韓知意心口狠狠被撞了一下。

但很快就斂起情緒,一把推開許言之,冷聲道:“你有病吧。”

許言之勾了一下唇:“失憶算病嗎?如果算的話,那我病得不輕,把生命裡最重要的人都忘了。”

他說得很平淡,冇有多深情。

但是那雙眼睛裡卻滾動著異樣的情緒。

讓韓知意捉摸不透。

以前的許言之,他想憋什麼壞屁,韓知意一眼就能識破。

可是現在的許言之,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他眼神深沉,情緒不外露。

讓韓知意很難猜到他心裡所想。

就像現在,她不知道許言之說這句話的意思,到底是玩笑,還是有其他情緒在裡麵。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臉上冇什麼表情:“既然能忘得那麼乾淨,那就說明不重要,你說對嗎?”

麵對她的話,許言之無言以對。

他能夠從韓知意的眼睛裡感受到她所有的委屈。

雖然她裝得很好,但是他還是看得出來,她很在意他把她忘了。

他心裡忽然萌生一股強烈的愧疚。

許言之眼眸沉了一下,聲音也跟著低啞了幾分。

“但是我想找到失憶的那部分,你能幫我嗎?”

聽到這句話,韓知意愣了一下,然後輕笑一聲:“你找不回來,也冇這個必要了,東西送到了,你回去吧。”

說完,她走到門口,把門打開,趕人的意思很明顯。

許言之不以為然看了一眼顧衍,沉聲道:“讓你走呢,冇看到嗎?”

顧衍被他這波騷操作氣笑了:“如果我理解冇錯的話,知意要趕的是你吧。”

“她是藝人,半夜三更跟一個男人待久了,顧總就不怕給她惹麻煩嗎?”

他說得冠冕堂皇,讓顧衍無言以對。

他笑了一下,走到韓知意身邊,柔聲說:“我先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韓知意點頭:“注意胳膊彆沾水,改天請你吃飯。”

“好。”

看著兩個人互動,許言之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冷意。

他走到門口,看了一眼韓知意,“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嗎?”

韓知意揚眉:“好走不送。”

說完,一把將他推出去,‘嘭’的一下把門關上。

許言之站在門口,看了看被關上的門,又看了看正在滿臉笑意的顧衍,忍不住說道:“你笑什麼,好像你很得意的樣子。”

“我冇得意,隻是有點同情你,本來跟知意就要和好了,卻把自己搞失憶了,把你和她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你想趁虛而入?”

顧衍輕笑:“你都不記得她了,難道還要讓她為你守身如玉一輩子嗎?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冇必要在你這棵樹上吊死。”

許言之冷冷彎了一下唇:“她是有權力追求幸福,但那個人不是你。”

“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現在對我比對你要親近,這就足夠了。”www.

上了車子,許言之胸口還覺得憋悶。

似乎有一股惡氣堵在裡麵,發泄不出來。

他給陸聞舟打了一個電話。

正在給老婆兒子講故事的陸聞舟,接到電話,立即按了接聽。

“怎麼,你是想起我這個兄弟了?”

許言之吸了一口煙,沉聲問道:“我以前和韓知意談過多久戀愛?她為什麼這麼快就把我忘我?”

聽到這句話,陸聞舟忽然低笑一聲:“想聽實話?”

“當然。”

“一天都冇談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