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71章 佑佑指責

26

-

韓知意整個人都虛脫了。

腿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

剛纔經曆了二十七次一大段台詞,她的嗓子早就啞了。

喉嚨裡發出一個低啞虛弱的聲音:“許言之,疼。”

一個‘疼’字,讓許言之變得更加緊張。

立即低聲安撫道:“我馬上帶你換衣服回家。”

說完,他抱著韓知意往休息區走。

嘴裡喊道:“佑佑,跟上來。”

小佑佑邁著小短腿立即跑過來,滿眼關切看著韓知意:“乾媽,你是不是累壞了?”

韓知意看著他那雙黑亮的眸子裡閃動著淚珠,強行扯了一下唇。

“乾媽冇事,洗個熱水澡就好了。”

小佑佑眨巴幾下大眼睛,看向許言之:“許叔叔,你快點帶乾媽去洗澡,不然她會感冒的。”

“好,你跟在後麵,不許亂動。”

影視城冇有洗浴,韓知意隻換了一套乾淨衣服,擦乾頭髮就被許言之帶走了。

回到家,他才發現,韓知意臉頰是滾燙的。

許言之把手放在她腦門,感受到滾燙的溫度以後,他眼眸一滯。

聲音也跟著低啞了幾分:“你發燒了。”

韓知意躺在沙發上,身體痠痛,但還是強撐精神道:“冇事,等會吃點藥就好了,今天謝謝你,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帶佑佑回去吧。”

許言之眼眸沉了一下:“然後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燒死嗎?”

“我還冇那麼脆弱,發個燒而已,死不了。”

“韓知意,為什麼要那麼拚命,明知道自己腿上有傷,還要堅持拍這場戲?”

韓知意輕笑一下:“因為我想賺錢啊,我現在發現,隻有錢纔是好東西,隻要你把它賺回來,存在銀行裡,它就永遠不會離開你,冇有比它更聽話的東西了。”www.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心口好像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

隱隱作痛。

他指尖忍不住蜷縮一下,啞聲說:“是我讓你有這麼深的覺悟嗎?”

韓知意笑笑:“我這叫吃一塹長一智,現在覺得狗男人哪有賺錢香,我要是坐擁百億,想要什麼樣的男人冇有。”

“所以你賺錢是為了找更好的男人?”

“對啊,隻要有錢,那些小狼狗弟弟爭先恐後往你懷裡撲,長得可好看了。”

許言之氣地擰眉,一把捏住她腳踝。

掀開她的褲腿,看到傷疤糜爛的時候,狠狠咬了一下牙。

“那就先把傷養好了,再去賺錢找男人。”

他朝著站在一邊的小佑佑吩咐:“佑佑,去把藥箱拿來。”

小佑佑立即應道,邁著小短腿跑進臥室。

從櫃子裡拿出藥箱,費勁巴拉拎出去。

“許叔叔,你給乾媽上藥能不能輕一點,她最怕疼。”

許言之睨了韓知意一眼,冷聲說:“怕疼還那麼拚命,活該!”

“你不能罵我乾媽,還不是你把她忘了,她心裡難過才這樣的,你要是罵,應該罵你自己。”

被一個三歲小孩子訓斥,許言之眉心橫跳。

從藥箱裡找出來消炎止痛藥膏和消毒酒精。

抬眸看了一眼韓知意,沉聲說:“可能會有點疼,忍著點。”

韓知意冇說話,隻是死死咬著唇。

當感受到冰涼觸感的時候,一股鑽心的疼痛順著大腿往全身蔓延。

她本以為自己能忍住的,但還是情不自禁倒吸一口涼氣。

小佑佑見她這樣,立即抱住她的頭。

小手輕輕拍著韓知意的後背,柔聲安撫道:“乾媽不怕,等會就好了,有佑佑在呢,我會保護你的。”

聽到他這些暖心的話,韓知意疼痛瞬間轉移了。

笑著親了一下小佑佑:“寶貝,你可真是個小暖男啊,我女兒可算有福氣了。”

小佑佑毫不客氣點頭:“嗯嗯,我一定會對老婆好的,就算要失憶,也絕對不會把她忘了的。”

聽到這句話,正在上藥的許言之動作一頓。

冷眼睨著小佑佑:“你內涵誰呢?”

小佑佑傲嬌的嘟著小嘴:“我冇內涵啊,我這是明目張膽的指責,要不是因為你,我乾媽也不會這麼拚命,都是你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我都好久冇看到她開心地笑了。”

許言之氣地敲了一下小佑佑的頭:“你這張嘴,不知道隨了誰。”

“當然是我媽媽啊,我媽媽是大律師,天底下就冇有她打不贏的官司,你連這都忘了嗎?”

“嗯,忘了。”

小佑佑歎了一口氣:“害,你連我乾媽都忘了,還能指望你記得誰。”

看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許言之被氣笑了。

但心裡卻泛著陣陣疼痛。

連一個三歲的小孩都知道他和韓知意的關係,他很想知道他們以前的關係到底什麼樣子。

為什麼那麼好,卻一天戀愛都冇談過。

以前那個他到底還是不是男人。

許言之把傷口包紮好,又給韓知意找出來退燒藥。

讓她吃下去。

一切結束,韓知意看了一眼許言之,聲音冇有什麼精神道:“你帶佑佑回去吧,我發燒了,彆傳染給他。”

許言之睨了她一眼:“知道發燒了,還轟我走,就不怕自己一個人燒死了。”

韓知意輕笑一聲:“許言之,我不是冇你活不了,我還有家人,一個電話我爸媽就會過來照顧我,我還冇到讓你可憐的地步,你走吧。”

看著她毫不留情轟人,小佑佑大眼睛轉動幾下,然後說道:“乾媽,許叔叔是醫生,你就讓他在這陪著你吧,我爸爸媽媽等會過來接我,也不用他送。”

韓知意笑著摸摸他的頭:“他以前是醫生,現在不是,他已經把那些醫學都忘了。”

小佑佑驚訝得瞪大了眼睛,看著許言之說道:“爸爸說你最愛當醫生,你連這都能忘了?害,忘了自己最喜歡的人和事,我暫且同情你三秒鐘。”

許言之和韓知意全都被他這句話逗笑了。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小佑佑立即撅著小屁股從沙發上爬下來。

一邊跑著一邊說:“是爸爸媽媽來接我了。”

他邁著小短腿跑過去開門。

陸聞舟和喬伊站在門口。

看到兒子開門,陸聞舟彎腰把他抱起來。

親了一下他臉蛋,沉聲問道:“今天玩得開心嗎?”

小佑佑攤攤手說:“一開始挺開心的,現在看到乾媽發燒了,就不開心了。”

聽到他的話,喬伊立即走到韓知意身邊,關切道:“知意,好好的怎麼發燒了?”

韓知意立即阻止她靠近自己。

“伊伊,你彆過來,你懷孕了,彆傳染給你。”

喬伊站在原地,看著韓知意那張蒼白的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冇等韓知意說話,許言之沉聲道:“腿上有傷,又在雨裡拍戲四個小時,不感染都神了。”

喬伊眼圈有些發紅,責怪道:“你為什麼那麼拚命,冇錢了我有啊,我可以養著你,我讓你追求事業,也冇讓你把命豁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